探究咸丰钱的魅力 精美工艺与混乱滥铸并行

http://www.shouxi.com 2019-06-11 11:23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咸丰通宝多年来都是古钱中格外受人喜爱的藏品,热度经久不衰。人们也许不由会问,咸丰钱究竟有何魅力,这些年来竟然让人对它痴情不改,以致历久弥新而成为钱币市场上的显贵。

清朝的咸丰时期与西汉的王莽时期是我国钱币史上两个十分类似的时期。这两个时期,币制出奇的混乱,咸丰和王莽在币制方面的种种举措,总体上是失败的,但这两个时期所铸造的钱币却又是精品迭出,成为我国钱币铸造史上的艳丽篇章。当钱币学家和收藏家为这些钱币啧啧称奇喜不胜收的时候,历史学家却在为这一怪异的现象费尽心机。历史的魅力也许正在于此,越是怪异、越是费解的东西,往往越能激发人们探究的兴趣。本文就咸丰钱币的情况作一点介绍和分析。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中国的失败而告终,我国由此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1851年1月,太平天国革命在广西桂平暴发。而此时距离第二次鸦片战争不过近10年时间。咸丰皇帝恰是在这个时候即位登基的。内忧外患、危机四伏、财政枯竭是咸丰一上台便面临的尴尬局面。铸钱成为咸丰应对困局的当务之急。从清初开始,钱币的铸造一直比较规范有序,嘉庆之后,钱币铸造开始出现减重和滥造的现象。

咸丰在即位之初(1851年),并不敢轻易造次,铸行的仅是咸丰通宝制钱(小平钱)。到了咸丰三年(1853年),由于太平天国运动迅速发展,使得清政府“饷需支绌,东南道路梗阻,滇铜不至”,财政上的窟窿越来越大,咸丰这才在某些官员的怂恿下,迫不得已将宝押在大钱的铸行上。由于上马匆促,一哄而起,铸造的钱局又多达28个,咸丰大钱的铸行情况极其混乱复杂。其主要表现在如下几方面:一是币值复杂,计有制钱、当四、当五、当八、当十、当二十、当三十、当四十、当五十、当八十、当百、当二百、当三百、当四百、当五百、当千等达16种之多。二是重量变化大,不断减重而导致轻重倒置,有当五十的大于当百的,当百的重于当千的。三是币名复杂,一般“通宝”为小平钱,当百以下为重宝,当百以上为“元宝”,但有的省局不受约束,任意决定。四是币材复杂,有青铜、黄铜、红铜、紫铜、铁、铅等等。

咸丰当政11年,所铸行的钱币的版别,超过清朝其他皇帝的总和,是我国历史上任何一个皇帝所无法比拟的。仅马定祥老先生编写的《咸丰泉汇》一书,就收集了不同版别的咸丰钱达4000余种。如此众多的不同版别的咸丰钱对于后世的钱币收藏家来说,也许是一桩天大的幸事,为他们提供了宽广的搜寻和收藏的空间,但对于当时的百姓来讲,无疑是一场灾难。滥铸大钱的直接结果是大钱严重贬值。

有的大钱开铸仅五个月,便不得不停铸。到1859年,除咸丰当十外,其余大钱全部停铸。关于当时滥铸钱币的混乱情况,咸丰时人黄钧宰在《金壶遁墨》中曾有生动的描述。咸丰五年(1855年)的秋天,黄钧宰经过清江,听到车声辚辚而来,走近一看,车上装满了制钱(小平钱)。他不解地问:“这么多钱运去做什么?”推车的人回答:“运到钱局去改铸大钱。”至于改铸大钱的原因,推车的人说得很直白,是由于财政困难,军费不足,官府经费缺乏来源,毁了制钱改铸当十大钱,“计除工资,十还可赢利四五,为何不铸呢?”这年冬天,他又一次经过清江,“又闻车声辚辚然来”,一看,这回车上运的全是大钱。他不由问:“运大钱做什么?”回答是改铸小平钱。当他问到将大钱改铸小钱的原因时,推车的半是无奈半是嘲笑地摇摇头说:现在大钱不值钱了。当十大钱只值一二文。将大钱改铸为制钱,减轻钱的重量,再掺杂一些铅砂,“计除工费,一可化三四,则何为而不铸!”大钱的贬值简直惊人,短短几个月时间,其价值便十之去八。

咸丰滥铸大钱,完全是饮鸩止渴、自毁长城,走向了“利民生而济时艰”的反面。严重的通货膨胀,迫使人民群起抵制大钱。当百以上的大钱仅铸行了五个月,便不得不停用回收,当五十以上的大钱铸行不久也告作废,市面上仅剩当十钱尚在流通。而当十铁钱只限在北京城里流通,咸丰七年(1857年)正月初十,社会上一句当十铁钱将停用的谣言,便使其“一日顿废”。北京的商人一起拒收,甚至不惜采取关门罢市的措施。官府上门逐户威逼利诱,并无人搭理。官府责令官营银号以白银收买当十铁钱,也于事无济。最后只有当十铜钱沿用下来。

咸丰铸钱犹如王莽的币制改革一样,最后演变为彻底的闹剧,以失败而告终。但形式、币制、材质众多的咸丰钱却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遗产。特别是在咸丰钱开铸之初,由于朝廷的重视和各钱局的比攀,确也造出了一批精品,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

福建的宝福局是当时所有钱局中最早开铸咸丰大钱的,其所铸的咸丰大钱材质好、钱体大、设计精美、形式多样,是所有咸丰大钱中的佼佼者。在嘉德2009秋拍中成为古钱王的背大清一百咸丰通宝就是由宝福局铸造的。这枚咸丰通宝集国号(大清)、年号(咸丰)、纪局(宝福)、纪值(壹百)于一身,其钱文为宝福局所特有的山谷体,娟美隽秀,浑然天成,钱体形制大而厚重,制作十分精湛。1998年它刚刚进入钱币市场的时候,久在深闺人不识,一时未被看重,但然后在1999年4月的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第五届钱币拍卖会上,便以25万元的巨价落槌,可谓是峥嵘初露。

不少咸丰大钱的钱文还延请名家书写,或秀丽隽美,或雄劲苍逸,艺术风格各成体系,为咸丰钱增色不少。咸丰当五百、当千两种大钱便是由兵部左侍、书法家赵文恪书写。著名书法家钱币收藏家戴熙也曾为咸丰钱书写过钱文。马定祥所著《咸丰泉记》、华光谱编撰的《中国古钱大集》、李金编著的《全彩中国古钱录》等书,都曾刊有戴书的咸丰重宝。

咸丰钱以其版式繁多,而且精品迭出,一个多世纪来一直成为钱币收藏者追捧的对象。自咸丰后期,就有人关注咸丰钱的版别,清末时就有不少钱币收藏家编写咸丰钱专辑,到民国时咸丰钱的收藏进入高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在国内及东南亚刮起一股“咸丰钱旋风”,近年来咸丰钱又受到日本、韩国钱币爱好者的追捧,特别是极具特色的宝福局及新疆各局的咸丰钱最为热门。

不过,笔者以为,咸丰钱之所以受到热捧,更重要的原因不在咸丰钱自身,而在于咸丰钱之外。咸丰钱可谓是我国圆形方孔钱回光返照般的最后的辉煌。咸丰钱之后,随着铜元的崛起,圆形方孔钱迅速衰落,在经历了同治钱和光绪钱之后,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在我国行用了二千多年的圆形方孔钱如果将它按时间顺序编纂起来的话,实际是一部生动形象的中国社会的发展史。

它记载了我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繁荣和辉煌,也记载了我国历史上曾经经历过的曲折和磨难;它记载了我国人民在二千多年的风雨中曾经有过的喜怒哀乐,也记载了我国人民对于自然、社会、人生的不懈探索……因此,完全可以说,圆形方孔钱已经成为我国人民心中的图腾,已经成为我国人民心中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一旦圆形方孔钱要离我们远去的话,不免让人怅然若失。在圆形方孔钱行将谢幕的时候,版别众多、精品迭现的咸丰钱的出现,自然而然成为人们藉此凭吊圆形方孔钱的偶像,咸丰钱收藏热和研究热的兴起,这无疑是一条十分重要的原因。而设计精美、铸造精湛的背大清一百咸丰通宝,几乎集中了我国古代钱币的精华,其结果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短短数年之间便成为身价昂贵的古钱王。

声明:本文作者:汪锡鹏,转载自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