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说钱:自相矛盾且始终笼罩在迷雾中辽钱

http://www.shouxi.com 2020-01-29 10:17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此前介绍过了“国宝帮”臆造辽金钱币行骗的故事,他们之所以主要选择辽金钱币,特别是辽代钱币造假,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有关辽代钱币的文献资料多言语不详,且自相矛盾,始终笼罩在迷雾中一般。

这是由于《辽史》这一研究辽钱最重要的文献依据,因为编撰的时间太短,内容过于简单、粗糙而造成的。因此,在说有如迷雾中的“辽钱”之前,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辽史》。

\
《辽史》

《辽史》是传统的“二十四史”之一,由元朝丞相脱脱组织众人仅仅用了11个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仓促编成的。书中很多内容都记载的非常简单,有关铸钱的史料不但稀少,而且前后矛盾,错误百出。

例如:辽道宗耶律洪基曾经铸造了5种年号钱,但是《辽史》中只记载了4个,即:“道宗之世,钱有四等:曰咸雍、曰太康、曰大安、曰寿隆,皆因改元易名。”这里不但将最早的“清宁通宝”给遗漏了,而且还将年号大康误记作“太康”、寿昌错记成了“寿隆”。

因为文献记载的不够准确,就给造假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因此,研究辽代的钱币,既不能不查看《辽史》,也不能完全根据《辽史》中的记载,而是需要针对钱币实物进行分析,并结合辽朝的历史发展做综合的判断。

下面,我就结合契丹(辽)建国的历史,将契丹(辽)铸币的概况做一简单介绍。

建立辽朝的契丹人,原属于东胡的一支。“契丹”这一名称,最早见于作为“二十四史”之一的《魏书》。北魏初期的时候,契丹人游牧于辽河的支流西拉木仑河一带。贞观年间归附唐朝,唐太宗李世民设立松漠都督府,下辖十个州,管辖契丹各个部落。

五代后梁的时候,契丹迭剌部的首领耶律阿保机,合并其它部落,在汉人的辅佐之下,于公元916年称帝,建元神册,国号“契丹”,定都上京,又称临潢府,位于今天内蒙古巴林左旗附近。历史上称耶律阿保机为辽太祖。他创立文字,制定官制,初步具备了国家的体制。

耶律阿保机的第二个年号为天赞(926-938),铸造了“天赞通宝”钱,这是辽代最早的年号钱。在宋代洪遵的《泉志》中有记载,因为制作风格与一般的辽钱有异,最初曾经被质疑。直到1994年内蒙古林西一处辽代的窖藏发现1枚之后,才确定“天赞通宝”确实有过铸造。

天显元年(926)七月辽太祖去世,第二年他的儿子耶律德光继位,称太宗。但是,他没有改元,而是继续沿用了天显年号。

天显十一年(936)后唐的石敬瑭为了求得契丹的支持,将燕云十六州献给了辽太宗。从此,中原从战略上丧失了防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关隘。辽朝因为并入了大量的汉人,建立了“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的北面官、南面官制度。这样在总体上,辽朝就创建了一个将游牧的草原文化与定居的农耕文化统一为一个国家的新的政权形式,这实际上就是现代“一国两制”最原始的版本。

会同九年(946)太宗耶律德光灭后晋,第二年(947)改国号为“辽”。他铸造了两种年号钱,第一种是“天显通宝”,铜质粗糙,书法粗劣。第二种是“会同通宝”。《辽史》中虽然没有记载,但是有实物。

辽国的第三位皇帝是辽世宗耶律阮,文献中虽然没有记载他曾经铸造过钱,但是20世纪50年代发现了他的年号钱“天禄通宝”,被收入了《古钱大辞典》。

第四位是辽穆宗耶律璟,《泉志》中收录有一枚他的年号钱“应历通宝”,字体、铸工和天显通宝一样,都非常粗糙。1988年内蒙古哲里木盟一处窖藏中发现1枚。

第五位是辽景宗耶律贤,《辽史·食货志下》记载:“景宗以旧钱不足于用,始铸乾亨新钱,钱用流布”。但是,目前所见到的乾亨通宝钱,都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所铸,多出土于岭南一带。因此《辽史》记载的景宗铸造乾亨钱可能有误。另外,文献中虽然没有铸造“保宁通宝”钱的记载,但是有实物传世。

辽朝历经世宗、穆宗、景宗三朝,至乾亨四年(982)景宗病逝,子耶律隆绪即位,是第六位皇帝,称辽圣宗,年仅十二岁,由太后摄政,她就是辽国历史上著名的萧太后。

\
统和元宝

第二年(983)辽圣宗改元统和,又将国号从“辽”改称“契丹”。澶渊之盟就是萧太后摄政时期签订的。圣宗在位49年,是契丹的全盛时期。铸有“统和通宝”,《辽史》中没有记载,但有实物出土。另外,《辽史》记载圣宗“兼铸太平钱,新旧互用”。因太平钱传世较多,种类繁杂,到底哪种太平钱可以系之于辽代?因为没有出土钱币可资参考,还不能确定。

太平十一年(1031)圣宗死后,子耶律宗真即位,这是辽国第七位皇帝,称为兴宗,他基本上维持了国势的强盛,铸造有“重熙通宝”钱,《泉志》中有记载。

《辽史》记载,重熙二十二年(1054)兴宗于长春州(吉林农安县)置钱帛司,负责造币。近年在河北滦县也发现有辽代的造币遗址,证明辽国铸钱并不限于一处,轻薄的版式可能是地方钱炉铸造的。

兴宗殁后,子耶律洪基继位,是第八位皇帝,称道宗,于咸雍二年(1066)又将国号改回“辽”。道宗十分钦慕汉文化,实行十年改元之制,在位48年,共用了五个年号,每个年号都铸造了钱币。这明显是受宋朝影响。道宗一朝48年间所铸造钱币的数量,超过了此前诸朝的总和,说明当时辽朝货币经济较此前已有很大的发展,对货币的需求较为强烈。

\
重熙通宝、大康元宝

辽国因为长期处于和平的环境之中,奢侈、享乐之风日益兴盛。道宗后期国势急转直下,内有权臣跋扈,外则强敌压境,宫中更是奢侈无度,政治日趋腐败。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形势下,道宗死后,由他的孙子耶律延禧继位,称天祚帝,他是辽代最后一位皇帝,铸造了乾统、天庆两种年号钱。保大五年(1125)天祚帝被金军俘获,辽国灭亡。

除了以上所介绍的年号钱之外,辽代还铸造了几种非年号钱以及契丹文钱,数量都非常少。

辽代从太祖建年号开始,到天祚帝共有22个年号。《辽史·食货志》记载的年号钱有:乾亨、太平、咸雍、大康、大安、寿隆(寿昌)、乾统、天庆共8种;《泉志》另外记有:天赞、应历、重熙、清宁4种,两书合计共有12种。实际上辽代铸造了13种年号钱,因为大康年号有元宝和通宝两种。

\
天庆元宝

契丹本是游牧民族,建国之初虽然就铸造了天赞通宝等年号钱,这主要是政治上的需要,而不是为了流通。因此数量都很少,也不是每个年号都铸。当时的贸易形式主要是以物易物,多以布帛为等价物,如953年北宋使臣胡峤记述上京还是:“交易无钱而用布”。偶尔使用的都是从中原输入的钱币,这从辽代窖藏中大量为唐宋钱币就可以得到证明。

在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面对突然增加的一大批使用货币的汉人,契丹统治者采取了“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的北面官、南面官制度,社会经济始终维持“蕃牧汉耕”的二元状态。于是从辽兴宗才开始设立钱帛司,大量铸造钱币。流通钱币中,都用汉文而不铸契丹文,正说明主要是供汉人使用的。

总体上说,辽代的货币经济是比较落后的,甚至到了天祚帝保大五年(1123)亡国之际,交易和支付还有用牲畜的,这说明契丹人一直维持着实物经济的生活。

造假者最善于浑水摸鱼,他们利用辽钱铸造技术粗糙,拙而不秀的特点,以及《辽史》记载上的简陋、缺失以及相互矛盾之处,伪造了早期的年号钱。更有甚者干脆补铸齐了所有年号的金银铜三种材质的钱币。可笑的是造假者不知道,那时根本不可能出现金银币,一看便知都是伪造的。但是,造假者的这种行为,更加加重了辽钱的混乱,给辽钱笼罩上了一层迷雾。因此,收藏研究辽钱的人,特别是初学者,一定要谨防上当受骗。

声明:本文作者王永生,“永生说钱”微信公众号授权转载。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