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双看货币造假:世上没有两张一样的钞票

http://www.shouxi.com 2019-10-17 09:53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电影《无双》海报

世界上没有两张完全一样的钞票,如果有,那么其中一张一定是假的。周润发、郭富城两位天王巨星领衔主演的电影《无双》,就讲述了一个才华横溢的落魄画家,以集团化的模式,专业从事假美金制作,在全球交易获利。警方在侦破过程中,通过郭富城饰演的李问的个人叙述,慢慢向观众解开整个故事的谜团。这部电影,既包含了警匪、枪战、悬疑、爱情等各类元素,同时也对印钞的环节有着比较详细的描述,可算是一部比较另类的金融题材电影。所谓“无双”之意,贯穿于全局的多个维度,李问和周润发饰演的吴复生,是一个真实一个虚构的“画家”,张静初饰演的阮文和冯文娟饰演的吴秀清,是拥有相同容貌的两个人,而假美钞如何骗过验钞机,成为“真”美钞,则是影片中讲述的另一种“无双”。

印钞环节都是真的吗?

\

一般而言,印制一张钞票,需要钞版、印钞纸、印钞机和油墨这几样东西。说说简单,但要得到其中任何一样东西,难度都无异于登天。影片中的李问,是一个擅长模仿版画的画家,无论多么细致的版画,如电影中提到那幅德国画家丢勒的铜版画《死神、骑士与魔鬼》,李问就能仿的以假乱真,如同复印机里出来一般。这项技能就是制作出钞版不可缺少的。100元富兰克林头像的美钞,真正的钞版当然是在美国的印钞机构,那么仿制工作只能根据正版美钞,放大后根据画面重新绘制,然后通过制版师制作电板来完成。有人或许会说,难道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复印机扫描仪来做不行吗?

影片也交代了,再好的机器,扫描出来都会带有“摩尔纹”,也就是我们拿手机翻拍电脑显示器,照片中呈现的不规则干扰条纹。所以只能是重新绘图和制版。印钞纸本身就包含许多防伪元素,比如水印等等,且属于严格管控的品种,只有少数专门的钞纸厂来生产。影片中,水印问题通过传统中国画的揭裱技艺得到了解决,无酸纸则通过一家印制电话黄页的公司,借口开展慈善事业,为非洲儿童印制书籍,采购到了数十吨。

印钞机必须采用凹版印刷机,他们一伙人跑到了波兰,花了点小钱,拍卖当地印刷厂报废机器运回香港,在一个隐蔽的山区废弃工厂里重新组装维修后使用。最后是变色油墨,百元美钞右下角的100数字,是变色油墨印制的,能从绿色变成棕色,还会折射出闪闪发亮的效果。这种油墨是专利,一开始他们是明火执仗地持枪抢劫,但是数量不够,最后李问从一辆跑车的车漆得到了线索,油墨的专利,曾经转让于这家跑车公司,于是根据车漆,不断调配,终于搞定了变色油墨的问题。经过这一系列运作,印出来的钞票,可以轻易瞒过验钞机,只有少数“业内人士”才能辨别。纵观全剧,整个制作假美金环节,纸张、机器、油墨都是真的,只有钞版是“无双”,哪怕仿的一模一样,也只能说是100%的“逼真”。

什么是钞票的灵魂?

\
美国钞票公司钢雕钞版,银行博物馆藏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制作钞票的核心技术在于钞版。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钞版都是最“性命交关”的机密,常人想看上一眼钞版,几乎是不可能的。会制板的技术人员,在一个国家也是凤毛麟角的高级人才。目前大多数国家纸币上,运用的是钢雕刻版凹印技术,即在钢板上刻图案,做成钞版,印刷出来的纸币,画面生动,油墨凹凸立体,极难仿造。所以李问和团伙中的制版师傅“鑫叔”,就是当仁不让的关键人物。钢雕刻钞版这项技术传入中国,可以上溯到晚清时期。

1909年清政府为统一币制,决定发行“大清银行兑换券”,彼时美国已经采用最先进的钢雕版凹印技术来印制纸币,当时的摄政王载沣,便重金礼品美国雕刻师海趣来华,任印制局技师长,设计制作钞票,并带徒授艺。大清银行兑换券成为中国第一张采用此项技术印刷的纸币,只是清政府气数将尽,纸币未及普遍流通,辛亥革命的枪声已经打响。但是这项技术已经在华开枝散叶,后来新中国的纸币雕刻师的技能,也都是这样代代相传下来的。

1949年前许多商业银行具备发钞权,为了保证货币信用,仿制伪钞,他们便委托全球最厉害的美国钞票公司(American Bank Note Company)代为印制,沧海桑田,留下来许多钞版档案。其实我不明白一家印钞票的公司为何会倒闭,反正上世纪90年代美国钞票股票公司居然真的破产了。这批曾经印制中国纸币的钞版也被作为资产进行公开拍卖,几经辗转,最后为银行博物馆所收藏。这批资料一共800多块,既有头像、风景的局部雕刻,也有图案完整的成品钞版,蔚然大观。据前来鉴定这批文物的印钞厂老专家描述,刻制一个头像,或者一个风景建筑的图案,当年完全需要纯手工,一个资深的技师,眼睛上夹个放大镜,需要连续刻半年以上才能完成,一旦失误,则前功尽弃。所以,钞版真的是一张纸币的灵魂所在,银行博物馆将其视作“镇馆之宝”,亦是当之无愧的。

纸币是如何防伪的?

\

影片的结尾弹出几行字幕,大意说从2013年起,美钞的防伪技术已经超过100多项,已经不可能再进行仿制了。其实货币从诞生之日起,真假货币的“魔道”之争一直如影随形,并不断推动印钞科技的进步。中国古代,印制货币或者票据的板子,主要是木雕刻版。木版雕刻从唐宋开始就广泛运用书籍印刷,电影无双的英文名“ProjectGutenberg”(古登堡计划),古登堡就是西方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人,导演也蕴含着“复印”这样的概念在里面。除了版子,中国传统货币防伪主要靠纸张和印章的组合。比如元代的“至元通行宝钞”,明代的“大明通行宝钞”,由专门的官方发行机构承印,用桑树皮造纸,票面上除了各类花纹,还要盖上大大的官印。

清代的纸币“大清宝钞”、“户部官票”,加入了以“千字文”为基础的编码系统,而且增加了骑缝章、花押等用于比对真假的元素。在第一次土地革命时期,根据地的金融业也曾发行货币,并采用特殊的防伪技术。1932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纸币随之流通发行,但很快出现了伪钞。因为苏区纸币受制于条件,设计制作较为简陋,易于造假。为了防伪,时任行长毛泽民甚至从羊毛烧焦的味道得到灵感,在印钞纸张中,加入少量羊毛纤维,只需用烘烤就能鉴别真假,堪称另类的防伪高招。随着时代进步,人民币的防伪性能也日益提高,从第一套人民币的暗记,第二套开始采用水印,第三套的完全自主设计生产,到现在第五套人民币已经综合运用了钢雕刻版凹印、微缩文字、变色油墨、水印、半开窗金属线、隐形面额、阴阳图案互补等各类防伪技术综合运用,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的防伪水平,与美钞的大部分常规防伪要素相类似。而纸币中隐藏的更多的防伪秘密和细节,是不可能全部向公众透露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部分心怀不轨的“画家”们,再去钻其中的空子。

钞票有真假,人心分善恶,世事如白云,斯须为苍狗。假钞只是线索,“技术流”地分析假钞制作过程,或许只是笔者身为一个金融历史工作者特定的观看角度。从更深一层看,影片真正讲的是人心。一系列扑朔迷离的情节和人物关系背后,影片点出了,虽然有的时候,假的比真的还要好还要真,但假的毕竟就是假的,世界上没有两张一样的钞票,人也只有真正的自己才是唯一,此之谓“无双”。

注:本文作者许斌,转载自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