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张秀青:波澜壮阔的格局 一生一心的藏家

http://www.shouxi.com 2020-05-28 14:43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作为业界最具口碑的钱币门户,首席收藏一直注重纯粹钱币收藏家交流、分享、学术交流。今天,首席收藏贵宾会员喀人(台湾资深钱币收藏家林宪璋先生,著有《边境瑰宝-新疆金银币全图典》等),在首席收藏论坛先后发布《从未有的境界………,张秀青先生(上) 壮阔的收藏格局》、《从未有的境界………,张秀青先生(下)一生一心的藏家》,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以丰富的珍品图片、详细的递藏故事和细腻的笔触和情感,纪念钱币收藏第一大家张秀青先生。以下为帖子原文(略有调整):

1941-2011.5.28,今日是张秀青逝世第十年,茲以本篇纪念钱币第一大藏家。

壮阔的收藏格局

一级品:35枚

山东足纹壹两,浙江23年七钱二,奉天壹两,京局原铸两套,陕西七钱二,湖南七钱二,奉天省造七钱二,广东反版七钱二,国父18年奥地利正面壹圆,国父15年大嘉禾壹圆……共三十五枚。

二-三级品:超过30枚

湖北本省七钱二,上海壹两,上海县平正壹两,浙江魏碑体七钱二,大尾龙壹圆,张作霖十五年壹圆,国父18年地球壹圆,袁世凯开国壹圆,二十一年金本位壹圆四种齿边, 北洋一两,户部一两……总数三十多枚。

中国银币一级品总共不到30个品种,张氏一人就拥有35枚,钱币的收藏领域里,从来没有一位藏家能收藏到如此规模与境界,他将中国机制银币的珍稀品的收集极限,放大到前人无法想象的数量与内容,也造成了后继者难以企及的绝望,他的收藏不仅是数字上的突破,更将银币品相的美与艺术重新作了一个定义,他是……张秀青。

两代收藏

张秀青先生于1941年出生台北,受其父亲张添根收藏古董的影响,张秀青与其两兄弟也自小喜好艺术与古董,台北鸿禧美术馆就是张家两代累积收藏的精华。自高中时期起,张秀青就开始收藏中国古董银币,对钱币的喜好,可以用热爱来形容,纵使在2002年,其家族拥有的企业集团一夕崩解,鸿禧美术馆藏品被迫出售或拍卖,张先生在最艰难之际,依然不愿出售他的钱币。

素以骨董收藏闻名的陈得福博士与笔者曾聊及此事,当时他已与曹兴诚先生购入不少鸿禧美术馆的珍藏,他感叹独独钱币类无法攻克,甚为憾事。

为何第一?

如果你问钱币界的人,谁是中国银币第一藏家?几乎每个人都会回答:张秀青先生。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探究何以张氏是第一藏家?我们可以从收藏难度最高的一级品来分析,30-50年代的老上海时期,要称得上大藏家,至少要拥有三枚名品:广东反版七钱三,湖北本省七钱二,浙江魏碑体七钱二,这些当年的名珍从现在角度来看仅属二级品,难度不算高;但在信息与地理不发达的时代确是如此,到了80年代中外藏家辈出,如果没有3-5枚一级品很难被认同为一流藏家。而今日的标准虽略有折衷,但是至少2-3枚一级品是起码门坎。

\
\
\
\

缺三少四

张秀青先生的一级品的藏品非常丰富,可说是空前绝后,与其讨论张秀青有那些一级品,不如看他这一生缺少那些一级品;张氏一生只缺三枚清代大珍,分别是:云南庚戌春季造七钱二分,贵州黔宝双龙壹两,天津凤前龙后壹圆。而他的收藏,更可怕的成就是,除了孤品以外,几乎所有一级大珍都有复品;张氏缺少的复品的一级品也只有四枚,仅广东寿字壹两,浙江 23年七钱二,福建官局七钱二,中外通宝壹两等四枚。试想,连一级品都只有四个品种没有复品,这是个甚么样的收藏力度啊!

凤前龙后,庚戌春季,黔宝双龙

而他这一生缺少那些一级品,其实都有机会获得。例如“天津凤前龙后壹圆”与“云南庚戌春季造七钱二分”,这两枚珍品各自在1992及2002年这两年,张秀青先生曾有机会取得,但前者仍有争议(注),张先生个人并不认同;后者张秀青在02年又因身体因素所以放弃。至于另一枚“贵州黔宝双龙壹两”则早在91年古德曼拍卖中,协商让与刘改造先生。“看坏、健康、谦让”是张氏此生缺少天津凤前龙后,云南庚戌春季与贵州黔宝双龙这三枚重要珍品的原因。

在全世界银币的收藏历史里,能像张氏一人将自己国家的钱币,收藏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应该少有人能出其右,唯一有相似垄断规模的藏家,可能只有英国币大藏家Murdoch。

\
\

尊重同期、提携后进

百年来,拥有十枚一级大珍的藏家,仅耿爱德,古德曼及伊莱三人。而张秀青先生一人却超过了这三位大藏家的总和,连收藏难度如此之高的一级品都有这样的深广度,而且截取了”品相之王伊莱”与”品种大家古德曼”各自的优点,使其收藏品相与品种兼具,由此可知张氏的藏品有多么惊人。张秀青藏品虽然非常壮观但收藏的气度却非常宽大,对珍稀钱币绝不会刚愎硬要,同期相熟的藏家若有必取之品,他也总能协商相让,绝计不会为了争抢拍品去破坏藏谊。例如1991年古德曼拍卖中,礼让给另位大藏家刘改造的广东寿字阴蝠与贵州黔宝双龙壹两,都是张氏一生缺少且喜爱的大珍。晚年对年轻后进也多有关注提携,一听到有年轻藏家能进阶到一级品,总是特别的关心(注一)。甚至于会主动退佣给币商或代理人,提醒他们别再加价,让年轻人能多参与。虽然我们都知道张先生的好意,最后都还是变成币商的超额利润。

风格干净

张先生的藏品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品相极佳,这在较不重视品相的上个世纪是很先进的眼光,这应跟家族是古董收藏世家有关,张氏的收藏除了综合品种大家古德曼与品相之王伊莱的精品外,他自己收罗的钱币也都是精挑细选,而且只要品相达到他的要求,就算是已经有复品的品种,他也尽量纳入收藏,不仅一,二级品连一般五,六级的样币也是如此。此外他的银币还有个特别之处,就是干净。看张秀青的钱币无论深Tone,还是浅色Tone都是非常干净均匀的氧化,由干净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形塑出张秀青如此截然不同的收藏水平。

最喜爱的钱币?

很多人常喜欢问:你最喜爱那枚钱币?其实这是一个很外行的问题,收藏钱币的人很难有最终之爱,因为收藏无止境,永远追求下一个真爱。比较准确的说法是特别看重的钱币是哪几个?张秀青收藏逾40年,从未说过哪一枚币是他的最爱,只有生前曾跟陈吉茂曾提起,他很喜欢上海壹两的图案设计,但也仅止于对图像设计的喜好,并非真正的最爱,张秀青本人也从没有所谓的币王,币后的排序,最多仅能从他开价最高的三枚钱币,来分析张氏对其生平最看重的钱币为何。从张氏所有钱币的开价即可看出,有三枚币是他心中重中之重,一个是05年底成交460万的寿字壹两阳蝠,一个是07年开价1000万2010年成交1030万的京原铸局庚子一套,还有07年开价1250万2011年以1610万成交的奉天癸卯一两。

\
\

三大名币竞逐天价

在此特别注明交易时间的原因,系2005-11年正是银币大多头的时间,几乎年年都有一倍涨幅,必须把时间参数加入,不能仅单看成交价。从2005年寿字成交460万来看,前一年2004华辰拍卖鸿禧的大清短须龙壹圆仅成交100万,2006诚轩的湖南喜顿七钱二则是236万,同样是张秀青的一级品,但寿字却有二到四倍如此倍数的价差。而京局庚子原铸一套也是如此,07即开价1000万,当时笔者曾出价750万仍未成交,这1000万的价格迟至2010年,市场大多头时才真实成交,可见张秀青有多看中这套有编号的样币。虽然这1000万的价格,同年依然低于再次成交的寿字壹两的1200万。至于奉天壹两,2007年张秀青便开价1250万,到了2011年以1610万成交至今依然是中国钱币成交的最高价,虽然外传在15年同一枚寿字壹两第四度成交是1800万,但多方查证实际价格应未超过奉天壹两。

3.5倍变35%

奉天壹两、寿字壹两、京局原铸,这三项钱币价格互有领先,每次的成交都是屡创纪录,也是至2017年为止,钱币收藏唯三成交超过千万RMB的钱币。单从价格高低来看三者差异不大,只不过这价差不仅有交易时间差,更有次数差的问题,但如果把时间,回推到张秀青取得这三枚钱币时的成本来看,就有些值得讨论的有趣现象。张氏取得这三枚币是在1989与1991年,寿字壹两、京局原铸一套是89年购自伊莱藏品,均为5万美元。奉天壹两则于91年古德曼拍卖成交18.7万美元,当时奉天的价差高达约3.5倍。但张氏在收藏了多年后,07年庚子与奉天开价却仅剩35%的差异;寿字因是05年未涨价前成交的价格,故无法比较,但若从它是04年短须龙的四倍,06年湖南喜顿七钱二拍卖的两倍价,到了2010年同一枚寿字再次成交,与奉天壹两的价差却又仅仅是35%。

从3.5倍变35%的价差,这个经过二十年的价格分析来看,成本高低并不是张秀青看重的考虑(注二),更不完全是开价的考虑。

\
\

下篇一生一心的藏家

京局,奉天,寿字

奉天壹两、寿字壹两、京局原铸,从张氏开价即可看出,这三项银币可能是他心中至要,但要比较这三个钱币,何者为张秀青最看重的收藏,则有些困难。藏家对收藏品的重视与价值认知,随着时间的转移以及藏品的积累,也会有所变化,我们无法追证,张氏在拥有多年之后为何有此变化? 可能是京局有后铸需是原厂且成套才显其重,奉天虽是孤品但品相相对较差,寿字双龙献寿占尽独特优势,但存世数量比前者多,各有其强也各显其弱。又或许这三个重要的藏品,原本对张秀青本无任何太大的差别,也许只是市场习惯有高低,世俗喜欢争排名所致吧。一但到了这个级别的一级品,任何比较是没有意义的,取决存乎藏家一心。张秀青应该就是存乎一心的藏家吧。

藏家与商家

张秀青先生一人能收藏到如此境界,除了他个人热爱外,还有不可或缺的是钱识的独卓。他对钱币的辨别能力,在当时是少有人匹敌,对自己藏品的格局也是脉络清晰,分析银币的优劣好坏更是有自我定见。鸿禧美术馆的银币绝不是完全依赖代理人搜罗而成;能名留青史的大藏家,鲜少毫无眼力仅依赖个别币商或单一代理人,就能成就大格局,这点跟某些书籍或文章,所提老上海时期的大藏家如李伟先、王亢元等人不同。当然,平心而论老上海时期的大藏家,绝非全如某著作描述的,全靠马定祥、丁福保等币商成就收藏。需知,藏家靠藏品累积定位,商家靠藏家成就生意。这是基本之道,毋庸也无须混淆。

譬如施嘉干先生,他能在近代机制币的信息尚未明朗的1949年代,就能完成《中国近代铸币汇考》一书,比张璜的《中国银元及银两目录》,还早了32年。施氏对机制币的收藏的深度与知识,在当时绝对是海上第一。只可惜一般人对他的成就着墨无多,从他在海内外数十载的收藏历程,以及系列性的完整藏品来看,绝非靠单一代理人(注三)能完成,这点也跟耿爱德颇为类似。

他和他的代理人

若提到代理人或币商的协助,那张秀青收藏的历程可分三个阶段;

早期至1970年代多来自于张璜先生,包括了贵州黔宝与安徽二十三、陕西等。

中期至80年代初则是李振兴先生,著名的有陕西与湖南喜顿。

后期由84年至90年代末,才是陈吉茂先生,最有名的除了Goodman的拍卖外,就属89年伊莱的所有中国机制币藏品。

张秀青与这三个不同时期的币商,除非币商病故或转行,几乎都是单一深入的往来,从无更换。

张秀青先生与陈吉茂的往来,即因上任币商李氏转行离境,80年代初识时,陈吉茂主力是古钱,银币生意只是初试啼声,而当时张秀青已经是一位泉龄20年,拥有陕西,湖南,黔宝十六年……等近十枚一级大珍品的大藏家了。旧时,大家都以员外称呼张先生,但这位张员外是有底有料的真员外,可不是现在常在拍卖会任由币商摆布,高调当冤大头的阿炮……

\

藏家的眼力

过往,泉界常有一个似是而非论点,约莫是”藏家的眼力泉识远不如币商”,其实这并不尽然,泉识与眼力跟买家商家无关。会有这样的观点,个人以为除了藏家本身较低调外,话语权又多在商家身上,才有此不合逻辑的说法。当然,藏家新进旧出,常有刚入门的新手出现,也是造成藏家平均程度较弱的原因,而币商通常更迭较不频繁。但这是基数的不同,是数学问题,不能混为一谈。此外,投资、投机买家的短暂杀进杀出,也是造成误解的主因之一。

之前常听到,有些人认为耿爱德泉识眼力不济,才会在老上海时期买到一些当时臆造钱币,衍生老外不懂中国币等等武断说法,甚至用耿氏离华前请马定祥检视所有藏品,来推论马氏肯定比耿氏眼力高,又或老外不比老中,藏家不如商家…等等不科学推证。

超前的泉识

须知,当时的假币就连本地藏家商家也纷纷中招,马氏亦无幸免,他也是在多层探访后方可确定,这是币商优势,信息不对称所致,也是马定祥的用心与小心,并非全然泉识与眼力的明显差异。而张秀青先生不仅有超前的品相观念,对钱币真伪与知识也有很自信的独立判断,如著名黎元洪开国纪念七钱二与天津凤前龙后,这两枚迄今仍有争议的名币,纵使马定祥,张璜看真,加上往来极深的陈吉茂力荐,三大币商有两位是熟悉的代理人,张秀青仍然坚持自己的判断,成为90年代唯二被鸿禧拒绝的钱币。由此可见张是的眼力与泉识绝非等闲,也证明鸿禧美术馆的钱币,能达此等前所未有的收藏格局,更是张秀青四十多年收藏恒毅力的展现。

难以企及的收藏

但在今日,要说张秀青不懂钱币,仅靠币商搜罗而成,这是很大的误会。尤其还有一个更是污辱的说法是:大藏家能有大格局的收藏,只因为有钱……

我们无法追证张秀青先生的心路历程,但透过他毕生藏品的壮大规模,与超前的品相格局来看,张秀青40多年的收藏,在大珍一级品龙洋的数量竟超过耿爱德、古德曼、伊莱三人的总和,达到三十余枚。三十枚以上的一级大珍龙洋是个甚么样的概念?一般藏家可能很难理解,但如果从老上海时期的大家,从马定祥、王亢元、李伟先、施嘉干这几人不计品相,费心搜罗都只有个位数的一级大珍,连李伟先与施嘉干也不过六枚跟八枚,而马定祥跟王亢元则仅有三枚的一级品成绩。如此相较,即可知张秀青这样的成就是如何旷古铄金,甚而造成后继者难以企及的绝望。

一生一心

如此难得成就的张先生一生只钟爱银币,从没有转换收藏,甚至连同类型的古钱、铜元、纸钞也从不分心参与。完全专注于金银币,张秀青不仅一生专注,还维持一贯低调,张的后代也没有为其着书立传,拉朋结伴的将张秀青塑造成百年泉坛第一人。张秀青除了在鸿禧美术馆书上简单的序言,并未在他的收藏集中留下只字片语。他选择让钱币本身说话,让品相传达表情,用前所未有的银币规模批注他一生的收藏。这种低调的作风,却成就最高的收藏。我想,这也许才是真藏家的风范。

\
\

张秀青的收藏履历里有几个重要的里程碑:

1970-80年:张璜的提供与让售,如陜西喜顿七钱二。

1984年:以破湖南七钱二的新天价,获新疆省造七钱二首破4万美金。

1989年:再以破 SUNGAREI新天价,拍得奉天省造七钱二。

1989年:Eli Wallitt全部藏品,其中包含台湾大清国宝,京局庚子一套等。

1991年:Irving Goodman最具代表的奉天癸卯壹两。首破15万美金。

张秀青的收藏,不仅影响了整个钱币市场,由于其高档的银币依然很丰富,以其对机制金银币的知识与对市场的熟稔,更会影响整个中国银币未来的收藏方向。尤其在一级品银币的范畴,由于自2006年起迄今的几波银币大涨,在一级品的部份仍未实际的反映其价值。但伴随着收藏水平与知识的提升,相信未来大珍的身价,也会渐渐反应。

张秀青的藏品自2004年起,仅是以点放式的出品方式出现在拍卖会,或私下成交,每一次的出现都是一次记录:

2004年大清短须龙壹圆约100万人民币成交;

2005年广东寿字壹两约460万人民币成交;

2006年湖南省喜顿七钱二约236万人民币成交;

2007年湖北本省七钱二约437万人民币成交;

2009年四川楷书七钱二约550万人民币成交;

2010年浙江楷书七钱二约650万人民币成交;

2010年京局庚子一套约1030万人民币成交;

2010年广东寿字壹两约1200万人民币成交;

2011年奉天癸卯壹两约1610万人民币成交;

2015年广东寿字壹两约1400万人民币成交;

2016年吉林厂平壹两约700万人民币成交。

上述价格,因汇率与佣金因素,可能与买受人支付实际金额略有差异。

本文写于2017年,因故延迟至今时发表,今年2020也是张秀青逝世第十年。

(注):天津凤前龙后壹圆原马定祥旧藏,1992年陈吉茂携回欲售予鸿禧美术馆,但张秀青认为此币疑点甚多,且形制有异,目的不明,故未购入。并以”鸟前蛇后”戏称之。

(注一):张秀青言谈幽默,对后进藏家常以特色绰号昵称之。例如:用做电子的,母仔儿,来称呼我两位同期台北藏友,而习以”设计师”作为我的代称,因为张一直误以为我是建筑设计师,时日一久,就改不过来了。

(注二):张秀青对代理人心胸极为宽大,1991年奉天壹两成交了17.6万美金,是同级拍品的四倍,对于如此的结果,张仅对全权运筹的陈吉茂说了:”死囝仔!拿我拳头去敲石狮”,并未多加责难。之后2011此币再度以第一高价成交,为鼓励年轻藏家,主动退佣一成给藏家。

(注三):施嘉干,李伟先,王亢元三人最终还捐献所有藏品,三人珍品架构了上海博物馆的钱币馆,相比同期某人东藏西藏,还编出大珍弄丢故事;这三位无私大家的情操可高多了。

声明:首席收藏(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喀人)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