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盘前国民政府的彩票陷阱 逆产珠宝摇钻石

http://www.shouxi.com 2019-01-11 08:58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1948年12月举行发售逆产珠宝券开奖仪式

1948年12月10日,天津路2号的中央储蓄会大楼( 现光大银行),正进行一场开奖。两个圆滚滚的球状摇奖机,一大一小。它与1982年6月在延安剧场举行的“文革”后首次开奖的摇奖机一样。延安剧场使用的,从仓库里翻出的它,是否为当年的旧物?只不过,在延安剧场摇奖的是女模特,穿着时兴的羊毛衫;而民国的摇奖人,穿白色长衫或西装革履,全是上海男人。不知为什么,西装革履却戴了白袖套;一个西装的上袋还插着钢笔。

\
逆产彩票

开奖奖券名为“中央信托局主办逆产钻宝义卖券”。主办者中央信托局名列“四行(中央、中国、交通、中国农民)两局(中央信托局、邮政储金汇业局)一库(中央合作金库)”,为国民政府直接经营。理事长孔祥熙,局长叶琢堂。大楼业主中央储蓄会的500万元基金,就由中央信托局所拨。

说这开奖别样,一是内容。凡购买中央储蓄会发行的“逆产钻宝义卖券CHINA STATE JEWELRY LOTTERY 60万张”,就可参加开奖。每张金圆五角,此为第一期。

\
天津路2号原中央储蓄会大楼( 现光大银行)

奖券题目中的“逆产”为何?还记得《茶馆》里秦二爷的台词么:“日本人在这儿,说什么合作,把我的工厂就合作过去了。咱们的政府回来了,工厂也不知怎么又变成了逆产。”显然,逆产是指背叛国家者的产业,汉奸的家当。

1945年10月,国民政府成立上海区敌伪产业处理局,后扩为苏浙皖区敌伪产业处理局逆产组;组长是军统经济研究室主任邓葆光。傅锡宝时任逆产组保管科长,负责保管不下数千件的珠宝首饰,还有古玩字画。据他回忆,“其中有四件金银钻宝估价都在百两黄金以上。一件是邵式军的100克拉独立大别针,周围由六十粒小钻石镶嵌,中间是独立大钻石;第二件是盛老三的独立大钻戒,在100克拉以上;第三件是周佛海的翡翠项链;第四件是鸦片大王盛老三的全套金制烟具:金烟灯、金烟枪、金痰盂、金烟缸。所有金银珠宝,都经军统局请珠宝商人、专家按黄金价值估价,登记入册,总值万两黄金以上。”

开奖时放入刻有数字的号码珠后,关紧盖子。前三圈,后三圈。拉闸,放一颗号码珠,出一个号码;直到出齐6位,诞生中奖号。奖品120个,奖品总值金圆12万,头奖约合珠宝价值金圆1万元。按11月22日上海等七城市黄金存兑规定:黄金1两等于金圆券1000元,但须另存金圆券1000元才能兑换。

\
主持开奖的工作人员

第二个不同是开奖的时机。1948年9月24日,华东野战军攻克济南揭开决战序幕,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阶段。秋光里的解放区,占全国总面积24.5%和总人口的35.3%,军队已达280万。12月1日,中央银行将第一批黄金200余万两和银币1000万元悄悄运往台湾。此时发彩票摇奖,是还想在崩盘前再捞一把。

这年8月19日,国民政府宣布“币制改革”,推出金圆券。只不过短短数月,金圆券就已贬值。11月9日,上海米价暴涨至每石1800元。到开奖十多天后的12月23日,发生了上海市民为争购黄金死7人、伤45人的惨剧。

再说中央信托局的逆产钻宝,蒋介石还惦记着。1949年叫蒋经国到上海,企图运台。4月,珠宝装六大皮箱准备空运香港。当时,负责逆产的是中央信托局局长刘攻芸和总秘书沈冠亚。傅锡宝说,“沈冠亚立即写了一个函呈给刘攻芸,说明李代总统曾经三令五申,在和谈期间所有一切金银贵重物资都不得南运,此项珠宝价值颇巨,是否暂时停运。刘攻芸当即批示‘缓办’。”

上海解放后,未运走的逆产钻宝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接收。

声明:本文原创为袁念琪,转载自“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