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大货币绘出绚烂世界史 与宗教信仰关系密切

http://www.shouxi.com 2017-05-17 07:44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国博大英展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热度有增无减。作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展览之一,虽说每件珍宝都各有特色,无奈数量太多,一圈挤下来,估计只是匆匆记住了最耀眼的那几件明星文物,如“大洪水”记录板、刘易斯棋子等。在这场漂洋过海,讲述200万年历史的展览中,有着被称为“货币”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文物,同样值得人们期待。

在大英展的100件文物中,与货币相关的文物占了8件,可见其价值之高与意义之重大。它们各自背负着不同的使命,表现着不同的主题,讲述着自己与当时全球货币体系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它们并不是完全独立的,这些文物之间相互联系,共同构筑起一个从货币角度去阐述的世界史。

\

克罗伊斯金币

\

在货币诞生之前,人们通常采取以物易物的交换方式,但这种方式会引起诸多不便,极大地阻碍贸易的进行。随着帝国的不断扩张,世界各国拥有越来越复杂的经济制度和国际贸易网络,尤其是跨界贸易的产生推动了对货币的需求。

在公元前6世纪,尽管对货币有着强烈的需求,但是当时的帝国无不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准确了解某一枚货币的成分及价值?

\

吕底亚最早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让国家来做担保,由国家组织铸造完全值得信任的,具有固定重量且价值值得信赖的纯金与纯银货币。有了国家的担保,人们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耽误时间去检验金属的纯度,大大增加了货币流通的效率,使吕底亚一跃成为当时世界最强大的国家。

\

吕底亚国王克罗伊斯创造了世界上第一种值得信任的货币,金本位也始于此。很快它的使用范围就超出了吕底亚的国界,并为其它文明所吸收。

这枚刻有对峙中的狮子与公牛的“克罗伊斯金币”暗示着最重要的信息:信任是一切货币流通的关键,货币的诞生为统治者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政治影响力——经济实力。货币因帝国而生,帝国因货币而盛。

亚历山大银币

\

如果你在大英展中观察到某个硬币上刻着一位年轻男子的头像,而这个英俊男子的头上居然带着一个公羊角,恭喜你!你找到了赫赫有名的亚历山大大帝。

公羊角代表着宙斯与阿蒙神的结合体,宙斯是希腊神,阿蒙神则是埃及神,头戴公羊角表明亚历山大统治着希腊与埃及,以及反映出他既是人又是神的身份。亚历山大大帝建立起来的马其顿国在公元前3世纪平息了雅典与其它希腊城市的反叛,打败了庞大的波斯帝国,其领土包括埃及、中东、中亚、直达印度,几乎与中国接壤,因此把他看作世界上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也绝对不为过。

但你若是以为这枚钱币是亚历山大大帝为自己的帝国铸造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枚银币的出土地是土耳其的拉普塞基,历史上这里属于色雷斯王国的领域。当时色雷斯王国的领袖是谁?是亚历山大大帝的手下利西马科斯将军。在钱币的背面,雅典娜女神的旁边,你能找到他的名字。

这一有趣的发现涉及到一个更有意义的问题,当时的统治者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权威烙印在臣民的头脑里?显然图像比文字要有效得多,而人人皆有并广泛流通的货币更是最有效的载体。

利西马科斯王在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统治色雷斯,在钱币上刻有亚历山大大帝的头像无疑是为了证明与宣传自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合法继任者。利用前人成就及使用过世领导人的画像最早就是从这枚小小的“亚历山大银币”开始的。

这样的做法有没有让你觉得似曾相识?我们的100元人民币上就印有毛主席的头像,一美金上印着的则是美国首任总统、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二战后英国和法国的政治家也总会援引丘吉尔和戴高乐的话。伟大的统治者会为国家带来稳定的氛围,也让群众更容易对现任统治者产生信任。或许只有等我们看到这枚意义重大的货币时,才会发现这种含蓄又有效的政治手段,原来已经流行了两千多年。

鸠摩罗笈多一世金币/阿卜杜勒·马利克金币

在大英展中,第39件文物“鸠摩罗笈多一世金币”和第43件文物“阿卜杜勒·马利克金币”共同讲述了宗教与政治如何通过货币达到对统治者权威最有力的宣传效果。

\

印度的笈多王朝始于公元4世纪,很快便以北印度为中心迅速扩张,成为该地区的超级势力,不仅占据印度次大陆的大部分领土,其至可以比肩当时强大的东罗马帝国。面对日益扩张的帝国版图,如何让国土内操持不同语言来自不同地区的人们感受到统治者的威严?毫无疑问,他们再一次使用图像的优势,并且利用货币作为媒介。

鸠摩罗是印度教主神湿婆的儿子,是战神的代表。把鸠摩罗刻在货币上能让硬币持用者意识到国王与鸠摩罗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们的君主受到神的恩宠。一直到今天,英国的每一枚便士都宣称英女王承受上帝恩典,其作用与这枚来自印度的硬币本质相同。

“阿卜杜勒·马利克金币”于公元701年(另一说公元711年)铸造于叙利亚大马士革,这枚金币是伊斯兰教在大马士革崛起最重要的证据。在公元635年,大马士革被穆斯林军队占领,尽管当时表面上还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罗马大城市,但本质上已经成为伊斯兰帝国的首都。

\

展出的“阿卜杜勒·马利克金币”共有两枚,第一枚上刻着阿卜杜勒·马利克本人的头像,阿卜杜勒·马利克是第九代哈里发,被看作穆罕默德之后最伟大的穆斯林领袖。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短短几年之后,刻着他头像的货币消失了,并在公元697年被第二枚货币取代,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头像,说明当时的统治者摒弃了“亚历山大银币”开启的利用统治者头像作为政治宣传手段的方式;硬币上的内容代之以《古兰经》的经文,而且还是现存最古老的《古兰经》经文,这一改变暗示了很关键的一点:在伊斯兰国家,宗教的凝聚力比单个统治者要有力的多,并且这枚金币说明了帝国的统治力量不是君主,而是真主。联想到当今在伊斯兰世界中,打着真主名义进行各种活动的例子彼彼皆是。宗教力量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容小觑。

八里尔银币

\

如果你问起16-19世纪当时世界的VISA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八里尔银币”。与第一次全球性的货币流通紧密相关的八里尔银币,在全世界经济体系上起到的作用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

在大英展里,有一件文物跟“八里尔银币”相关,那就是一枚别致的印加金羊驼。

在西班牙殖民者将马带去美洲大陆之前,本地的印加驼被用于驮载货物,虽然羊驼在印加文明中起到不小的作用,但它们既无法用于战争,也不能被骑乘。与马强大的战斗力相比,美洲驼显得脆弱不堪。

最初是印加帝国的金砖传说吸引了西班牙人的到来,却没想到他们在这里找到了世界上储量最大的银矿,至此开启了遍布全球的白银时代。

“八里尔银币”是这次西班牙征服印加帝国的直接产物,它是第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货币,于16世纪70年代首次铸造后,在短短几十年内就传遍了亚洲、欧洲、非洲和美洲,所建立起来的全球优势一直持续到19世纪。回看历史不难发现,正是美洲的白银帮助西班牙国王成为了欧洲最有实力的统治者,白银贸易不仅集中在欧洲,西班牙同样在亚洲建立起以菲律宾、马尼拉为中心的贸易帝国。

在这之后不久,大量八里尔银币传入中国,破坏了明朝原有的经济体系。在当时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地方能够逃脱八里尔银币那无处不在的影响。无论哪个国家,大家都在使用八里尔银币,这种现象预示了现代世界的到来。

马尼拉钱币

\

发现于尼日利亚的“马尼拉钱币”讲述了一个让人绝望的故事:劣迹斑斑的奴隶贸易。 16世纪早期,花50个马尼拉钱币可以买一个非洲奴隶。在当时,马尼拉主要在欧洲制作,用作与西非商人交换物品与人质。这枚“马尼拉钱币”的发现地尼日利亚在当时就是一个主要的奴隶贸易中心,用于处置敌方战俘以增加经济收入,后来发展出令人痛心的三角贸易。

小小一枚“马尼拉钱币”,却承载了整个奴隶制贸易的黑暗岁月,从18世纪开始,主张废除奴隶贸易运动终于获得广泛支持,然而一直到19世纪中后期,北美洲的奴隶制度才算彻底根除。现在,这枚“马尼拉钱币”作为文物的一员静静地躺在柜子中,然而其身后背负着多少黑人奴隶的生命,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殖民地银行纸币

自从在宋朝诞生了最早的纸币“交子”后,纸币在人类货币史上成为新主角。然而大英展里这张印刷于英国伦敦,发行于毛里求斯的“殖民地银行纸币”,所叙述的更多是关于全球化下强势国家对弱势国家的重大经济影响。

1810年,英国从法国手中夺取了毛里求斯,顺理成章地将自己的货币体系推行至当地,不料在之后不久的1847年,由于深受英国金融危机的影响,再加上国际糖价下跌,毛里求斯爆发了更严重的经济危机。

就像上文讲述“克罗伊斯金币”时所提到的,即使是自身有价值的金币,作为流通货币时也需要国家出面作担保,对于既可以是一张废纸,又可以买下贵重物品的各国纸币,如何做到国家间的平衡与博弈更是在新世纪里不得不正视的难题。

信用卡

最后一个单元里,展出了人类最新的货币形式:电子货币“信用卡”。信用卡的诞生使得银行借贷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再是贵族的特权,被看作数百万人经济自由的象征。信用卡的主导国是美国。全球第一张通用借记卡是在1950年诞生的大莱卡,之后在1958年,首张名符其实的信用卡问世。

\

信用卡是超越国界的产物,上文提及的货币无不带着鲜明的国家色彩,但信用卡的设计没有反映任何统治者或国家,倒是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宗教性。

卡的正面中部是一道红色回纹装饰,说明由伊斯兰银行签发,持卡者必须遵循伊斯兰教义。在20世纪自由经济贸易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宗教色彩变淡,而如今,这一不可忽略的因素又在这张诞生于21世纪的信用卡上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印记。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莫迪)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