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胜利女神" 浅谈法农业信贷银行发展

http://www.shouxi.com 2017-12-01 09:49 发表评论

收藏钱币、币章,仅仅靠喜欢、了解一枚钱币是远远不够的,而更需要的是了解与它有关的一段历史,只有这样才能使人更好得了理解其中更深层的含义。对于钱币收藏爱好者来说,欧洲钱币向来充满了历史及文艺气息,近日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微信公众号发布姜建清专栏,以胜利女神纪念章为基础,回眸了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发展与兼并之路,以下为《“胜利女神”的失败?》全文:

来自法国的东方殖民地银行

法国东方汇理银行成立100周年(1875-1975)纪念铜章

东方汇理银行曾是全球最著名的殖民地银行,在亚洲的中国、印度、印度支那、非洲和拉丁美洲都留下了它的足迹,它在一些国家的“作用”和“影响力”曾远远超出金融的范畴。近代我国民主主义革命先驱孙中山也曾与这家银行打过交道。文首题图的这方大铜章,系1975年由法国造币厂为法国东方汇理银行(Banque de l’Indochine et de Suez)成立100周年而发行的,铜章直径90毫米,重344克。铜章的一面是地球仪图案、1975年及法国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的法文名称;另一面则密密麻麻地罗列着东方汇理银行各家分行的成立期(如法国-1875;印度支那-1875),下方环绕着一百周年(1875-1975)及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名称。铜章边圈上有发行年份和巴黎造币厂Horn of Plenty(Paris Mint)的字样(参见文末币章收藏鉴赏秘诀)。此铜章的设计者是法国著名的雕塑家、币章刻模和黄金设计艺术大师艾伯特·德·杰格(Albert de Jaeger,1908-1992)。艾伯特出生在法国鲁贝的一个从15世纪起就闻名的古老家庭。早年他就沉醉于艺术并参加雕塑的夜校课程,以后获得过当地、巴黎及法国的艺术奖。1935年他因币章刻模艺术获得罗马艺术大奖殊荣。1945年他成为法国和德国艺术工作室的顾问。他一生在币章方面的成就,奠定了顶尖艺术家的地位。

自19世纪起,法国成为了继英帝国后的又一世界殖民大国。1919年至1939年间,法国的殖民帝国急剧扩大,包括法国本土、法国主权下的土地总面积达到1289.8万平方公里,占当时世界陆地面积的8.6%。金融是推行殖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东方汇理银行是法国在东方的殖民地银行,成立该行的目的在于开拓印度支那及远东殖民地的金融业务。1875年1月21日该行正式开业,总行设在法国巴黎,东方汇理银行系法商印度支那银行的中文名称。该行原为私营股份有限公司,由巴黎贴现银行、巴黎荷兰银行和法国工商信贷银行等参加投资,1931年控股方银行与法国政府达成协议,改为官商(官1 商3)合办银行,1948年法国政府退出股份,该行又成为私营商业银行。该行开办时资本800万法郎﹐1931年增至1.2亿法郎﹐法政府新加入官股2000万法郎,并派董事参加管理。

东方汇理银行发行的纸币

19世纪末法国侵占印度支那﹐授予东方汇理银行在当地发行钞票﹑代理国库的特权,使该行拥有很大的金融势力。1888年东方汇理银行将业务扩展到中国,其在中国的业务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中日甲午战争后,它的活动范围扩大到中国各地。1894年开设香港分行,1899年开设上海分行,后又陆续在广州﹑汉口﹑沈阳、北京﹑天津﹑湛江、 蒙自、昆明开设分行。1911年至1914年在上海公共租界外滩29号建造大楼(现光大银行上海分行址)。它在华业务主要为吸收存款、发行纸币、办理放款和贴现、经营国际汇兑和投资。东方汇理银行曾与中国北洋政府成立中法合办的中法实业银行。该行经手中国对法国的战争赔款,办理北洋政府的对外借款。1911年和1913年,它代表法国垄断资本参加四国银行团和五国银行团,承贷川汉﹑粤汉铁路借款和善后大借款,在后一项借款中,它承贷741万镑,取得和其他四国银行共同保管中国盐税的权利。

1902年建成的位于武汉的原东方汇理银行

东方汇理银行代表法国政府,在法属殖民地地区发行货币,由东方汇理银行发行的越南纸币,在中国被称之为“安南纸”、“西贡纸”或“西币”。法国人规定,凡在广东一带与法殖民当局发生的一切财政税收、经济往来和钱银收付,一律以该币为准,商民交纳的各项税款、罚款、公用事业费等须交纳“西贡纸”。法殖民当局给为其服务的机构拨发的经费、工资,均是按该币来拨发。该币还大量流入中国西南地区﹐一度成为云南省的通货。从宣统元年至1937年的二十多年,云南全省货值中,锡的总值每年都占百分之七十以上,东方汇理银行以云南为中心,操纵云南同各地锡的贸易和金融,从中掠夺了巨额利润。它还以办理押汇为手段,取得云南出口锡的外汇。据日本东亚研究所调查,1936年东方汇理银行在华吸收存款约1800万美元﹐占其全行存款的 40%;在华分支行8个,占其全行机构的30%。抗日战争期间,该行将民国政府统治下的昆明分行清理停业,因法国维希政府的关系,它在日军占领区的分行仍继续营业。1949年后,东方汇理银行在中国大陆的分行先后停业,但作为“指定银行”代理中国银行买卖外汇,代办国外汇兑业务,1955年停业清理。其上海分行的业务延续到1956年,转为东方汇理银行清理处。有关资产和负债在1980年和1981年分别结清。1982年,东方汇理银行重回中国大陆,设立深圳分行,1991年重设上海分行,1994年设广州分行。

1912年建成的位于天津的原东方汇理银行

东方汇理银行在东方的势力和影响极大。1911年11月21日,孙中山从伦敦来到巴黎,在紧张的3天行程中,他访问了东方汇理银行。该行接待孙中山的西蒙经理(Stanislas Simon)的会谈记录里,留下了孙中山对东方汇理银行的种种期望。然而,西蒙拒绝了孙中山要求对临时政府贷款的要求,绝不同意放弃对中国海关控制权,以及改变中国人感到耻辱的关税担保贷款而改用矿权或土地抵押。孙中山希望法国对俄日欺凌中国的行为施加压力,也表达了对西方列强通过融资控制中国财政和海关的担忧,当然得到了不置可否的回答。孙中山满怀希望而来,却带着失望离开了东方汇理总部大楼,他对革命执著使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他没有想到的是东方汇理银行和其他列强的银行,对“扶不上墙”的清皇朝倍感失望后,转而扶持袁世凯,法国积极促成四国银行巨额贷款给袁世凯,并希望借助袁世凯来控制中国局势,以维护法国在华利益。

二次世界大战硝烟散去,许多东方国家纷纷独立,东方汇理殖民地银行的地位不复存在,因此业务重点开始从印度支那和中国转向本国、非洲和南美洲。1975年该行与苏伊士集团下属联合矿业银行(Banque de Suez et de l’Union des Mines)合并,改称为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成为法国第七大商业银行。苏伊士集团于1858年为建设和经营苏伊士运河而建立,初称苏伊士运河公司。1875年埃及总督将其名下44%的苏伊士运河公司股份出让给英国政府。1959年创建苏伊士财务公司,1966年将财务公司更名为苏伊士联合矿产银行。1974年苏伊士集团投资了东方汇理银行,将其与联合矿产银行合并为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页首一百周年大铜章发行时恰逢1975年,铜章上记载了新银行——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的名称。1982年东方汇理银行也成为法国银行国有化五家银行之一(巴黎国民银行、里昂信贷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巴黎荷兰银行、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可见其地位显赫。这五家银行当时在法国银行业占据了绝对垄断的地位,掌握了全社会90%的存款和80%的贷款份额。1997年5月,在苏伊士集团退出投资后,“法国东方汇理苏伊士银行”更名为“法国东方汇理银行”。作为一家国际性银行,其业务范围包括商业银行业务,金融、经纪、保险、股票发行,以资产为基础的融资和私人银行业务。东方汇理银行曾成功地为一些大型项目提供融资服务,如英吉利海峡跨海隧道工程、欧洲迪斯尼乐园、香港大老山隧道。东方汇理银行曾是世界五大船舶融资银行之一。在中国改革开放后20余年,东方汇理银行在中国金融市场上也非常活跃。

以农为本,两行归农

法国金融业在世界金融史上一度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随着美国“巨无霸”式银行的崛起,以及英国、德国、荷兰等欧洲国家金融的快速发展,法国作为金融大国的优势似乎不那么明显了。面对欧洲市场的激烈竞争及跨国兼并,实行国有金融体制的法国银行业,也日渐感到国有银行缺乏竞争力,同时面临巨额亏损的压力。法国右翼政府上台后,认为法国经济增长情况不佳是由于国有经济不良的经营机制,所以致力于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国有商业银行被私有化的结局在所难免。

1994年东方汇理银行出现了巨额亏损,为摆脱经营困境,其向当时法国实力最强的银行之一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伸出了橄榄枝。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欣然接受了,1995年全资收购了当时在法国国内排名第l2位的法国东方汇理银行,苏伊士集团退出。这是一场互惠的联姻,双方实力此后都有了飞跃,东方汇理在国际业务方面有丰富经验,海外网点众多,在65个国家中设有240多个分支机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因此国际业务实力大增。东方汇理银行虽然变成了附属行,但由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将原有的国际业务全部转入了该行,其国际网点和经营能力得以增强。收购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总资本增加到259亿美元,远远超过了其欧洲的竞争对手,按资本实力成为世界第四大银行,资产总值达到4570亿美元。新银行名称最初改为法国农业信贷印支苏伊士银行(Crédit Agricole Indosuez),以后又两度更名。2001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上市。2002年12月,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又与法国巴黎银行对阵,支付了约165亿美元购买法国里昂信贷银行的控股权。法国农业信贷持股65%,其余35%则由里昂员工及管理层持有。尽管优雅的巴黎银行家们一直都在暗暗窃笑着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执行官们,作为一家主要为法国农民和工匠服务的大型相互式银行,“他们的服饰乡村气息浓重”,“而且他们的领带经常与衬衫不相配。想与他们谈成生意,你得在一场历时四小时的盛宴上,不停地吃、不停地喝”,但在实力面前,傲慢的巴黎银行家们还是失败了。

然而,收购获胜的农业信贷银行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面临着为收回收购成本及重建投资者信心的沉重负担。不仅有外患还有内忧,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一些区域行也反对收购里昂信贷银行,他们担心收购后里昂信贷银行与他们机构有重合、业务有竞争,也担心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原有的相互式架构会改变。区域行中一些人甚至轻蔑地将里昂信贷银行比作是“一个昂贵的芭蕾舞演员”。

这是1976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马耶纳省银行发行的方形大铜章。铜章的设计极具美感。铜章的一面是法国司农业的女神像,她手持麦穗,背景也是庄稼的隐约图案,铜章的另一面上方是牛和马图案,下方是羊和猪图案,谷穗围绕着中间广告文字——“法国的农业信贷银行为您提供”,具象地反映了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经营对象和重点。

不久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对收购后的东方汇理银行和法国里昂信贷银行旗下的企业金融与投行部门进行整合,将其作为农业信贷集团成员。两家银行的企业金融和投行部无论在法国还是全球,都是业内翘楚,两者合并后成立了新的东方汇理银行(Calyon),名称中CA为农业信贷首个字母,LY为里昂。新东方汇理银行的资本金为60.56亿欧元,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3万名员工,业务范围包括投行、股票经纪、衍生工具、固定收益市场和结构性融资。新东方汇理银行旗下拥有里昂证券和盛富证券,里昂证券负责亚洲证券业务,总部在香港;盛富证券负责欧洲证券业务,总部在巴黎。2010年2月6日,为进一步统一法国农业信贷品牌。东方汇理银行(Calyon)被改名为法国农业信贷企业与投资银行(Credit Agricole Corporate And Investment Bank)。百年老店东方汇理银行的英文品牌终于烟消云散。

有教堂的地方,就有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机构

法国是一个农业的大国,高度重视农业和农业金融。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原是法国互助合作性质的农业信贷机构,脱胎于十九世纪末——1885年2月23日,在法国汝拉省的一个小村庄,由五个农民自发而成的基层地方信用社,为解决短期资金周转问题而成立的互助合作型银行,亦是受欧洲互助合作运动思想的影响,目的是依靠集体的力量使单户农民可以购买更大型的生产工具如牛和犁。团结互助、邻里关系和重视信誉成为这类小型金融机构的基石。

随着信用社的增多,1920年8月在法国地方信贷互助合作银行和地区信贷金库的基础上,建立了“国家农业信贷管理局”,首次有了全国性机构。1926年改名为“国家农业信贷金库”,这也被视作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创立年。国家农业信贷金库是官方机构,是联系国家和农业互助信贷组织的桥梁,受法国农业部和财政经济部的双重领导。当时为了满足公共服务目的,法国政府意图利用法国农业信贷的机构做房屋按揭。因此,法国信贷银行设立了很多网点,开始向公共吸收存款。法国农业信贷中央机构和地方信贷互助合作银行之间有一个协议,约定了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政府即公营部门不干预其经营,由地方信用合作银行自主决定其盈利目标和方式。法国农业信贷金库的结构呈金字塔形,底层是3009个地方金库,中间是94个区域金库(每省1个),上层即国家农业信贷金库。1947年“国家农业信贷金库”改称“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成为法国的半官方专业银行,总行设在首都巴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是一家在金融、商业和法律上统一但决策分散的集团,集团的结构非常独特,2573个地方互助合作银行-信用社构成了集团的基石,这些地方互助合作银行拥有39家地区性银行的全部表决权,并持有大部分股权,39家地区性银行又控制着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公司55%股权。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掌握着地区银行25%的股权。农业信贷银行的中央银行机构是集团管理和监督的核心。但这一架构由于利益的多样性,带来决策的不可预见性。尤其是外部投资者觉得难以理解那些区域行作出决定的方式,一家法国银行的主席曾讽刺地评论“简直就像在研究化石”。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为推动法国农业的产业化、电气化、现代化作出重要贡献,该银行是法国地方政府尤其是乡村政府主要的信贷合作对象。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位于各地的分行每年用于支持地方公共投资的信贷资金为近40亿欧元,其中30%的资金被用于人口少于5000人的市镇地区,对农村发放贷款完全按照市场化的盈利原则,遵循审慎独立的私人商业银行运作方式,由地方信贷互助合作银行自主决定其盈利目标和方式。农业信贷银行的市场份额已占法国农业信贷的85%,银行储蓄的21%,在法国可以说“有教堂的地方就有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从零售银行收入来看,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在欧洲排名第一,并成为瑞士排名第三、卢森堡排名第五的私人银行。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基层农业信贷合作社纪念铜章。铜章一面中央是太阳、谷穗和土地的图案,周边是法国农业部的文字。铜章另一面为提着农产品的一对农民夫妇,以及周边文字“互助合作信贷”。铜章有设计者签名

法国农业信贷合作互助区域银行纪念铜章

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农业信贷银行的业务范围逐步多元化,不仅从事农业金融,还介入中小企业融资、租赁、保险、资产管理、私人银行、房地产、私募基金等市场。虽然直至1979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才在芝加哥开设了第一家海外代表处,但收购了东方汇理和里昂信贷银行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又成为一家有广泛国际网络的跨国银行,其业务包括投资银行、保险业务、庞大的法国零售银行体系以及在意大利和希腊的强大的零售银行。成为崛起的又一个国际金融巨头。

“金融版图”扩张的亢奋

欧洲人对其文化的起源地希腊怀有深厚的情结,法国银行的眼睛一直盯着欧洲南部,觊觎该地的金融高回报。屡战屡胜、踌躇满志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于2006年收购了成立于1907年、拥有300多家分支机构的希腊商业银行(Banque Emporiki),并获得该行约67%的股份,此收购成为希腊历史上最大的银行私有化案。继续挥师南下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于2007年2月出价60亿欧元,从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 Paulo)手中购下意大利两家区域性银行——加里帕尔马银行(Cassa di Risparmio di Parma e Piacenza, Cariparma)和佛里乌利亚德里亚人民银行(Banca Popolare FriulAdria)。前者在意大利拥有约300家分支机构,后者拥有150余家。 2007年法国农业信贷以8.09亿欧元的价格收购西班牙Bankinter银行14.99%的股份。2007年法国农业信贷旗下的瑞士子公司全面收购隶属于加拿大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Canada)的巴哈马分支(National Bank of Canada (International)。同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又想以58亿英镑价格并购英国第七大上市银行联盟——李斯特(A&L)银行,但惜败于出价65亿英镑的桑坦德银行。

上方的白铜章是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发行的“胜利女神”章,章重118克,直径68毫米。铜章设计者签名Gloria。银章的一面是胜利女神像,她的形象是长着一对翅膀,身材健美,宛如从天徜徉而下,衣袂飘然。银章另一面为农业信贷银行徽志CA。“胜利女神”像是卢浮宫三件“镇宫之宝”之一,于1863年发现于希腊萨莫色雷斯岛,开始寻找到的是碎块,后经多年修复才得以重新站立起来,但仍然缺头并少一臂。雕像作者及创作年代至今没有最后定论,但大多数意见认为是创作于公元前200年左右,是小亚细亚的统治者德梅特里奥斯一世为纪念他在海战中打败托勒密王国的舰队而创作的。雕像的构思十分新颖,底座被设计成战船的船头,胜利女神犹如从天而降,在船头引导着舰队乘风破浪冲向前方,她所到之处胜利也接踵而至。塑像既表现了海战的背景,又传达了胜利的主题。是否也象征着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国际化扩张的思路?

为增强在欧洲私人银行业务影响力,并跻身卢森堡国内资产管理排名前五的私人银行之列,2008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卢森堡子行又收购瑞士萨拉兴银行(Bank Sarasin)的欧洲分部。同年农业信贷银行图谋收购法国兴业银行但未成功,但最终在2009年1月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还是同意合并资产管理部门,成立了欧洲第四大、全球第九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高达8,270亿美元(6,380亿欧元)。这个新公司包含农业信贷的全部资产管理事业,以及兴业银行的欧洲、亚洲资产管理部门和兴业旗下的美国事业TCW公司20%股份。农业信贷银行占有合并后新公司70%股权。兴业银行持有余下30%股权 。

“胜利女神”败相初现

一路斩关夺将、旗开得胜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万万没有想到危机的悄然来临。甚至当胜利者的笑声还没有落地,欧洲金融危机的暴风已经袭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在2011年也出现了巨额亏损,为自救只能断臂。无奈下其宣称将在全球裁员2350人,关闭在21个国家的业务,旨在能够进一步将关注的焦点放在国内生产总值共计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85%的32个国家上。

为满足巴塞尔III对偿付能力更为严格的要求,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自2010年起三年内向美国BlueMontain基金转让了一系列衍生产品等资产价值达140亿欧元,并计划退出匈牙利市场。前文谈及的中信证券收购东方汇理旗下的里昂证券也终于尘埃落地。里昂证券在亚洲拥有44亿美元资产,却在2011年给股东带来1000万美元的亏损,灰心丧气的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在亚洲的退出,却给中信集团带来了机遇,中信证券收购里昂证券全部股权,开始向国际投行的方向进军。相反的是,但在希腊吐出还是含着希腊商业银行这颗苦果,法国农业信贷处于两难之中。收购时信心满满的时任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EO曾宣称“这笔交易非常划算”,6年后这笔当初看来不错的交易却使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卷入了超级风暴的中心。2011年陷入泥潭的法国农业信贷不得以宣布,将继续收购希腊商业银行剩余的4%股份而将持股增达100%,当年希腊商业银行的风险敞口达245亿欧元,居希腊外商银行之首。希腊商业银行给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造成了24亿欧元的亏损额。虽然希腊贷款只占法国农信集团贷款承诺额的3%,但这些贷款至少相当法国民间跨境债权的40%。希腊若退出欧元区,法国农业信贷可能要付出高达60亿欧元的代价。三十六计走为上计,2012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决定断臂求生,决定以1欧元的价格将希腊商业银行出售给希腊阿尔法银行(Alpha Bank),并承诺在出售之前会对希腊商业银行进行资本重组,增资至28.5亿欧元。整场收购鸡飞蛋打。

灾难并未过去,自2009年10月希腊债务危机爆发至2012年上半年,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股价大跌了78%。其他法国银行的状况也半斤八两。欧洲银行表现如此羸弱背后更深刻的原因是银行业问题与政府债务问题的纠缠与循环。加之欧洲经济、金融的高度融合,希腊、意大利等国银行业的危机,直接牵涉至法国银行业。尤其是意大利的银行不良贷款问题成为欧盟最焦头烂额的问题。一些欧洲国家的银行体系已经越来越离不开欧洲央行的输血了。而欧洲央行的救援行为也不为欧元区国家普遍认同。自身的资本尚不充足的法国银行业,如何能安然拔出其在“欧猪国”的泥足呢?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奠基人——法国汝拉省五个农民,在九泉之下怎能想到他们的继承人将互助合作金融概念延伸到欧元区了呢?(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姜建清)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