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学文:太平关方槽来自赣税 乾隆时期已存在

http://www.shouxi.com 2020-07-14 09:54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首席收藏讯 作为业界最有口碑的钱币门户,首席收藏论坛一直注重纯粹钱币收藏家交流、分享、学术交流。近日,业界资深金银锭专家Stephen(戴学文)在首席收藏论坛发布原创帖子,通过详细内容,介绍了鲜为人知的太平关方槽锭相关知识,以下为《其实,太平关方槽,是来自于赣税》原文(略有调整):

\
\

有一种太平关方槽,迟至近年才现身,其铸造时间,多在道光前后,器型、戳印有一定的规律,应是一种长期发展下所形成的固定类型,并非临时或偶然的情况下产生。不过,由于欠缺明确文字记载,外界对其背景存有不同看法。

从器型、戳印与存世期间,配合各地方槽演进过程,并参照史料的相关描述,这种方槽显系出自江西,为广东太平关抽收的赣税。

何以见得?这必须从历史背景从头说起。

明宣德四年(1429),始建常关,又称户关或钞关,最初仅漷县、临清、济宁、徐州、淮安、扬州、上新河七处,除部分易名、取消之外,陆续又增设了九江、金沙关、崇文门、芜湖与正阳(凤阳)关等。明代常关时有兴废,至清代仍维持运作者,仅临清、淮安、扬州、北新、九江与芜湖九个。

清代常关,是在明代的基础上继续发展。顺治年间增至17个,但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对于明代常关分布偏重大运河沿线,长江下游一带,仅有九江与芜湖两处的情形做出政策调整。为了开拓南方商道与商品流通,户部将明末以来,横跨广东、江西的梅岭两侧的许多地方性税口予以整合,提升成为两个常关。一为广东南雄附近的太平关;另一是江西南安附近的赣关。前者,地位相形重要。

太平关、赣关在设立后,虽分别位于广东、江西境内,但仍保有先前在梅岭周边要隘所设关卡,除了在各自省境对往来客商抽税之外,仍存在著以往跨省征收的作法,并维持了相当长的期间。

对于这种现象,在太平关的太平桥税则中有相关规定。“赣税”,直接被当作其正税的一部份。税则同时又规定,除了户部饷银与船料加抽两种之外,还有赣税加增一项,每正税一两抽银二钱。

太平桥,于康熙九年又整併了原本各自独立的遇仙桥、浛光厂税务,但这两桥税则原本并无抽收赣税之规定,此后仍各自为政,直到雍正七年户部出面决定;遇仙桥适用太平桥税则,仍征赣税,浛光厂仍照其旧则,亦即不征赣税。【注7】

广东太平桥抽收赣税,这种延续自明末的做法,是户部在中央税收获得保障下,保留了跨越粤赣两省边境税口并允许继续运作的结果。另一方面,随著商道的延伸,又添设了新关口。在江西境内,尽管已有九江常关,九江附近商道又设关征收商税【注8】。此一新关口,应即咸丰三年遭太平军占领以后就未再重启、扼守通往长江中游与粤东通道的江西太平关。

由于税收来自粤赣两地,广东太平关的税银,按理,应该存在广东与广西两种形式。

其中,所抽收的赣税,不仅是来自江西,相关实物也是属于当时的江西器型。《银谱》对于乾隆初年九江大锭的描述:“式亦方长,中间狭小,两头高,边细,系到心,而蜂窝深”,基本上,正适用于这种太平关方槽上。

太平关方槽,重十两左右,其器型,与早期九江大锭如出一辙。因此,大概在乾隆时期就已存在,并且同样是从明末清初的江西方槽演变而来的。

清初,江西方槽出现了浇铸与倾铸两种发展路线,太平关方槽是了倾铸,特征是表面隐约可见自然形成的圆丝,因未经倾晃,宝脸与周边结合一体。这大致也是《银谱》所描述早期九江大锭所具有的特征,倒是九江大锭,在稍后反而从倾铸转为浇铸,宝脸形成镜面,与周边衔接处总会出现缝隙。在铸造方法上,太平关方槽保留了更多早期特色,

此外,太平关方槽的戳印规矩,同样也受到清初江西方槽之影响。除了跟随改用戳印取代刻字之外,也同样在上、右、左相同的三个位置加盖戳印。分别为“太平关”、“年分”、“匠名”。其中的“年分”,是取代了方槽原有的“五十两”,应是受乾隆四十一年户部对于各省税银要求“添錾年月”之影响而来【注9】。

不过赣税,占广东太平关税收的比重不大,其他部分是来自本省。由于太平关,向由两广总督兼管,并非户部直辖,因此,按照惯例,抽收自广东的关税收入,应是比照省方官槽样式铸造交解户部。这也解释了长期以来看,何以广东太平关历来税收与存世实物数量不成比例的问题。

在器型沿革上。太平关方槽面凹、有边,两较高,中央低,面大于底、拱背的器型,不仅是源自江西早期,也曾是明末清初两广、福建等省所共通,不过,两广随后就演变成为锭面饱满、无边,亦即一般常见两广的形式,福建则走向更为方正的格局。《银谱》正好见证了这场器型演变。

九江大锭器型在乾隆初年出现时,方槽在两广、福建分别演变成为《银谱》笔下的“广东大锭”与“福建大锭”,明显与江西九江大锭不同。此刻,各省方槽基本上已完成转型,彼此分道扬镳。太平关方槽与九江大锭所代表的器型,已是当时江西九江一带的特色,也是清代江西除了方宝之外的两大方槽系统之一。

另一江西太平关,位于江南通往南京、赣州的要道之上,抽收商税,至于是否具有常关地位,及其归属问题等,至今不详。但,因其地理位置极具战略价值,太平军于咸丰三年军佔领后、即遣将镇守,作为扼守长江、保卫天京的屏障【注10】,此后,太平关才停止税关的运作。由于多年战争蹂躏,腹地残破荒芜,商旅迴避,咸丰八年清军收复【注11】之后,始终并未复原,以致徒留关名。至于其与广东太平关,或者与赣税之间的关係,则有待日后釐清。

目前有多件太平关方槽存世,连同近年被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保管的同类实物,铸行期间,已可大致掌握。其中最重要的时间下限,目前所见最晚者是咸丰三年。虽然终清之世,广东太平关税务始终运作,但太平关赣税收入,正好是停止于咸丰三年,即九江、赣南,以及另一江西太平关被太平军攻陷之时,这也坐实了广东太平关方槽应是来自赣税的观点。

存世实物类型

注1. 道光七年/太平关/大顺号记(华夏拍卖);

注2. 道光十年/太平关/大兴店记(中国银锭图录);

注3. 道光十年/太平关/大顺号记(诚轩拍卖);

注4. 咸丰元年/太平关/盛昌号记(同2);

注5. 咸丰元年/太平关/大兴店记号(方伟);

注6. 咸丰三年/太平关/保元店号记(同2);

注7. 户科题本,关税:乾隆 杨永斌题奏。转引自何本方,“清代(1840年以前)户部诸关税务制度及其改革”,《清史研究》,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

注8. 范毅军,《传统市镇与区域发展》,页11,联经出版事业公司, 2005年;

注9. 清史, 食货志二:“乾隆四十一年,户部奏准各直省解京银两,无论元宝小锭,必錾州县年月,及银匠姓名…”;

注10. “太平天国建都天京,近畿以芜湖为屏障,以东、西梁山为锁钥我,尤以太平关为关键。”参阅:罗玺纲,《太平天国史》,卷六十九,传第二十八:杨辅清、侯裕田、洪全福;

注11. 郭廷以,《太平天国史事日志》,页555以下。上海书店,1986。

声明:本文摘录自2020年新版《方槽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戴学文)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