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开元通宝:星月数量繁复 背字因钱荒现身

http://www.shouxi.com 2019-05-30 12:13 华夏古泉 发表评论

开元通宝作为古泉的一个重要板块,版别众多。粗看满眼皆是开元通宝,细看却大有不同,另有一片天地。就刘征先生和张建忠先生合编的《开元泉谱》来看,开元通宝版别已超过2000种。依照一般的分类方法,开元通宝可从面文、背星月、背字、材质、缘郭等来大致划分。当然,因为开元通宝版别繁复,分类方法多样,并不止于上述的几种分类方法,这里只作简单的分类,在此希望能抛砖引玉。

面文

面文“开元通宝”四字,相传为当时给事中欧阳询所书,而后由于不同时代,不同地区铸造出现了相当多的版别。“開”字“門”的距离较宽,上开口,两脚未与内郭相连,留下相当窄的空间,“井”为升井,离内郭较“門”字的两脚离的远;“元”字首笔较短,第二笔上挑不明显,与后来出现左挑元、右挑元、双挑元及走字底四点不相连,成四撇状,最后一撇连捺,收笔上挑;“寳”字第二笔斜撇,“貝”字两横有到边和不到边之分。相对而言,“元”字的变化数量比其他三字要多。日本方面的学者对开元通宝作出了独特的分类,包括遒劲、容若和彪字等,给出了另一个思路。

开元通宝光背

星月

有称背星月的开元通宝多为中唐时期所铸,星月数量和位置繁复多样。背月有上月、下月、斜月、俯月、仰月等,月的形状也有多种变化,有的较直如杠,有的相对较弯。背星则有上星、下星、左星、右星、肩星等。还有多种的星月组合版本,如比较常见的月孕星。一般而言,背星月的开元通宝面文与光背开元通宝的面文比较,“開”字中“井”要更低,更靠近内郭;“元”字第一笔较长,第二笔上挑明显,“通”字中“甬”字的开口渐小,走字底由分离的四撇逐渐相连;“寳”字的宝盖头和中部出现了多种变化,“尔”字中的“小”渐变为三竖。虽然一般开元通宝星月都在背面,但面星的情况也不属少见,常见有通下星、宝下星和裆下星等。

开元通宝背月

背字

唐朝制钱不足,钱荒风潮终唐而不绝。会昌五年(845年)“淮南节度使李绅请天下以州名铸钱,京师为京,大小径寸,如开元通宝,交易禁用旧钱”。会昌六年(846年),武宗诏令各州铸造钱背加铸州名的开元通宝,因钱铸于会昌年,后人称“会昌开元”。会昌开元面文多以长通宝或缩宝两个版别出现,其它面文量较少;会昌开元各州名的背字一般比较固定,但偶尔也会出现倒字、卧字甚至在其它位置上;面背时有出现星、月、云、箭等纹,以及叠字、双字、面无文等现象。

开元通宝背字

下面附有会昌开元的简单统计表。

材质

就材质而言,开元通宝的材质也是相当多样的,有金、银、鎏金、鎏银、铜、铅、玳瑁等。最常见的当然是铜质的开元通宝了,然而在铜质的开元通宝中又因部分开元通宝含铁,可以再细分出带磁性的开元通宝。

开元通宝创通宝钱之先河,作为唐朝组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了解唐朝文化生活的一个独特的窗口,一直是古泉研究的热点,考古发掘活动仍在继续,专家学者及广大泉友研究也未曾停步,相信不久的将来开元通宝的版别还会不断增加,而古泉历经千年所带来的信息也终将被我们所看到。

参考书目:
  1.《开元通宝》,宋许生,2013年06月第一版
  2.《开元通宝谱》,刘征、张建忠,2003年11月
  3.《中国古钱币目录》,古泉,1998年04月第一版

声明:本文作者读犊,“华夏古泉网”授权转载,钱币图片来源为首席收藏数据库。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