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CS学术论文推荐:解读二战纸币留下的谜团

http://www.shouxi.com 2019-03-05 08:17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首席收藏讯 第六届香港国际钱币联合展销会(HKCS)将于2019年3月29日-31日在香港美丽华酒店18层举行,全球推广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目前,展商宣传手册已经印制完成,并随着SBP、SPINK等图录一同分送到藏家们的手中。展商手册中除了各大钱币品牌的广告外,还有数篇重量级钱币专家撰写的学术论文,其中由Gilbert Chang撰写的《二战纸币的追思》,详细讲诉了二战期间的纸钞藏品,以下为稿件原文。

作为钱币圈的一员,最令人振奋的地方便是,你从不能预知下一件藏品的故事,正如《阿甘正传》中“人生就像一盒朱古力”的“朱古力哲学”。有一天,一位藏家朋友展示了一枚有趣的旧纸币,问我是否认得,并请我帮忙解读它的来龙去脉。从事纸币研究又略通网络“侦察”的我,简直无法拒绝这个请求。

这便是那枚纸币:

\
图1:二战期间日本帝国政府发行10先令纸币“Short Snorter”

首先,我们可以辨认它的基本特徵:一枚1942-45年间日本侵略者发行的10先令。二战时期,日本占领了东南亚许多国家,包括几乎所有的太平洋岛屿,并在这些地方发行自己的纸钞,也就是如今藏家口中的“日治纸钞”(Japanese Invasion Money),或简称JIM。图中纸钞印有冠字O,由此可知它是在大洋洲流通的。

这枚钞票的独一无二之处是上面的手写字样,人们将这种带手写痕迹的战时钞称作“Short Snorters”。摘引迈克尔-马罗塔(Michael Marotta)在《钱币学家》杂志(The Numismatist)中的定义:“Short Snorters是战时和/或战区内流通的纸币,并带有朋友或战友的签署。”它们如同二战期间的即兴剪贴簿,纪念著特定的事件、地点、人物和日期。留下签名的可能是老乡、同一部队的战友,或者仅仅是在酒吧里一起喝过酒的大兵。这些签名纸币,如同现时的Facebook帖子或主页。

由于二战军人总是随身携带Short Snorters,所以它们的品相通常极差。这些纸币曾穿梭于战地之间,经历不同气候的洗礼,甚至可能被海水浸泡过。有时,参与战斗的男女兵会将多枚签名纸币粘成一迭当作“回忆录”,纪念同袍浴血奋战过的多个领土。作为藏家,如果你见到一枚崭新未流通的Short Snorter,可千万要小心。

我们手中的这枚纸币遍身污渍,有许多摺痕,上缘还有不少撕裂,很可能是长期在钱包中遭受摩擦和多次放入拿出而造成。因为这些瑕疵,它的品相只能达到VF。另外要提醒的是,二战期间圆珠笔尚未发明,人们多用钢笔,而这枚纸币上文字的褪色程度和笔画宽度与钢笔字特点一致。由这两点推断,它极可能是一枚真钞。

接下来,我们细读手写文字——第一条綫索是顶端中部的“Souvenir from NG”(来自NG的纪念)。由于这枚纸币在大洋洲流通,那么“NG”则有可能是指太平洋上的某个岛屿。纵观太平洋上的岛屿名,“New Guinea”(新几内亚)显然符合这一条件。接下来,在纸币左侧中部,我们又能辨识出“NSW”,这个缩写代表“New South Wales”,即澳大利亚南威尔士。交叉对比二战历史,1943年,在布莱米将军(General Thomas Blamey)的率领下,澳军在代号“车轮”的行动中曾守卫新几内亚,数次成功抵抗日军袭击。如此一来,我们便知道了签署纸币的地点。

另一个谜团便是找出留下字迹的人。纸币上有两组数字,左侧的是QX54229,右侧的是93944,都是参战士兵的编号。编号下面还签有姓名,却难以辨认,所以我们只能靠这两组数字来追踪。如前所述,这枚纸币在大洋洲流通,那么签名人极有可能来自澳大利亚。将这两组数字输入澳大利亚国家档案文件中搜索,我们惊喜地发现,这两个编号确实存在,并属于威克利(Weakley)姐弟。

\
图2:纸币上两组军人编号仍清晰可读,下方的人名却难以辨识

有了资料的辅助,我们再仔细分辨下方姓名,就能认出左侧的是“F Sgt Weakley B.”,“F Sgt”是“Flight Sergeant”(飞行员中士)的缩写;右侧的是“Weakley BC”。国家档案中的人名,与纸币上的编号对上了。

两姐弟的资料,读来更为引人入胜。姐姐贝蒂(Betty)和弟弟伯纳德(Bernard)均于1920年代出生于澳大利亚昆士兰一个名为Muttaburra的小镇。两人都曾从军出战,贝蒂是一名飞行员中士,参军时刚满19岁。

伯纳德则在姐姐入伍之后两年,也是大约19岁的时候,参加了陆军,并极有可能在1943年中被派遣到新几内亚。伯纳德加入的是情报解码部,很有可能是一名解密员。

根据两人的出生年月,我们知道贝蒂是伯纳德的姐姐。继续深挖两人家乡的医院记录,我们发现Muttaburra镇还有另外一位姓威克利的男子,名为查尔斯-威克利(Charles Weakley),或许是两人的父亲。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在战争中幸存下来了吗?

我们知道伯纳德挺过了硝烟。他于1988年去世,享年64岁。只可惜我们找不到战后关于贝蒂的记录,起码网上没有蛛丝马迹。如果她还活著,现在该有97岁了。

\
图3:中士伯纳德-查尔斯-威克利QX54229

所以,这两个签名人确确实实存在过。钢笔字所写的内容被一一证实,伯纳德当时可能就在新几内亚,随手拿起一张日本发行的10先令和姐姐一起留下了字迹。这枚Short Snorter,真品无疑。

谜团就此解开。这便是收藏的终极奥义——解读人物,提炼故事,走进那段战火纷飞的历史,其过程是如此令人欲罢不能。我时常在想,他们一起签下这枚纸币的时候,都聊了些什么?许多问题和想法在我脑中闪过。我不由得敬佩这些19岁便捨身入伍,保家卫国的战士。我们19岁时,又在做些什么呢?

作者简介:Gilbert Chang醉心收藏英联邦纸钞、日治纸钞、法国纸钞和钱币学书籍,拥有并管理马来西亚吉隆坡的alphaNumis 钱纸币艺廊暨图书馆。他是国际钞票协会(IBNS)的终身会员(LM-233)、马来西亚钱币学会(MNS)执行委员会成员、美国钱币协会(ANA)的白金会员和纸币收藏家协会(the Paper Money Collectors Society)成员。Gilbert荣获美国钱币学会的钱币学文凭及美国专业钱币学家工会(Professional Numismatist Guild USA)的钱币学证书,并持有经济学学士学位(澳洲)及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英国)。他还是一名信息技术专业人士,曾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等多个领域有长达29年的工作经验。

声明:首席收藏(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香港国际钱币联合展销会|HKCS.com Gilbert Chang)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