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民国国徽:鲁迅参与设计 汇聚十二章精髓

http://www.shouxi.com 2018-11-03 08:39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1912年2月,鲁迅应蔡元培之请来到南京,当上了临时政府教育部的国家干部。5月,教育部迁北京,鲁迅随往。8月,鲁迅任北洋政府教育部佥事,兼第一科科长,具体负责文化、艺术方面的管理工作(佥事相当于今天的正处级,干了十几年后,依然正处级的鲁迅才正式挥别官场)。8月28日,鲁迅与同僚兼好友钱稻孙、许寿裳完成了袁世凯总统府交办的一项大事——为北洋政府设计国徽。

\
\

三个年轻海龟捣鼓了一阵子,后由钱稻孙绘制图案,鲁迅撰写说明。1913年2月《教育部编纂处月刊》刊登了国徽图案和说明文字《致国务院国徽拟图说明书》。钱稻孙也是浙江人。其父钱恂是清末的外交家;其母即大名鼎鼎的单士厘——我国最早走出国门并出版国外游记的知识女性(钱姓名人里,钱玄同是其叔父,钱三强、钱仲联是其堂弟)。钱稻孙日伪时期做到北大校长,大节有亏,后来很少被人提起。关于这个国徽,钱稻孙曾云:当时的图案设计虽不甚美善,但周树人的一手古文则为教育部诸人所赞叹。

鲁迅这篇为人赞叹的《致国务院国徽拟图说明书》不长,录后(文章确实“古文”得很,惜时者略过可也):

“谨按西国国徽,由来甚久,其勾萌在个人,而曼衍以赅一国。昔者希腊武人,蒙盾赴战,自择所好,作绘于盾,以示区别。降至罗马,相承不绝。迨十字军兴,聚列国之士而成师,惧其杂糅不可辨析,则各以一队长官之盾徽为识,由此张大,用于一家,更进而用于一族,更进而用于一国。故权舆之象,率为名氏,表个人也;或为十字,重宗教也。及为国徽,亦依史实,因是仍多十字,或摹盾形,复作衮冕旗帜之属,以为藻饰。虽有新造之国,初制徽识,每不能出其环中,盖文献限之矣。

今中华民国,已定嘉禾为国徽,而图象简质,宜求辅佐,俾足以方驾他徽,无虑朴素。惟历史殊特,异乎欧西,彼所尚者,此不能用。自应远据前史,更立新图,鎬有本柢,庶几有当。考诸载籍,源之古者,莫如龙。然已横受抵排,不容作绘。更思其次,则有十二章。上见于《书》,其源亦远。汉唐以来,说经者曰:日月星辰,取其照临也;山,取其镇也;龙,取其变也;华虫,取其文也;宗彝,取其孝也;藻,取其洁也;火,取其明也。粉米,取其养也;黼,取其断也;黻,取其辨也。美德之最,莫不赅备。今即从其说,相度其宜,会合错综,拟为中华民国徽识。作绘之法,为嘉禾在干中,是为中心。嘉禾之状,取诸汉“五瑞图”石刻。干者,所以拟盾也。干后为黼,上缀粉米。黼上为日,其下为山。然因山作真形,虑无所置,则结缕成篆文,而以黻充其隙际。黼之左右,为龙与华虫,各持宗彝。龙复有火丽其身,月属于角。华虫则其咮衔藻,其首戴星。凡此造作改为,皆所以求合度而图调和。国徽大体,似已略具。复作五穗嘉禾简徽一枚,于不求繁缛时用之。又曲线式双穗嘉禾简徽一枚,于笺纸之属用之。倘更得深于绘事者,别施釆色,令其象更美且优,则庶几可以表华国之令德,而弘施于天下已。”

文章大概的意思,前一段简介国徽由来——“西国”的纹章与国徽;后一段主张国徽应有中国特色,“龙”因清亡而“横受抵排”不能再用,取其次则以“十二章”为最宜,并说明“十二章”国徽图案的设计思想。

“十二章”到底是什么

“十二章”古已有之,归时下十分红火的“国学”管。“十二章”,这个排序紧贴老大“龙”之后的老二究竟是个什么东东呢?它包括缺一不可的12件玩意: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 鲁迅在说明书中写道:“日、月、星辰,取其照临也;山,取其镇也;龙,取其变也;华虫,取其文也;宗彝,取其孝也;藻,取其洁也;火,取其明也。粉米,取其养也;黼,取其断也;黻,取其辨也。美德之最,莫不赅备。”也就是说,世间的顶级美德全部包含在这些看似简单图形之中啦。

\

重要的是,“十二章”包含了至善至美的帝德,象征皇帝是大地的主宰,其权力“如天地之大,万物涵复载之中,如日月之明,八方照临之内”。往早里说,“十二章”可以上推至“三皇五帝”时代,最早的记载见于《尚书》,作为帝王、百官的服饰纹样确立于东汉初年,只有皇帝可用十二章的法令出台于唐代,此后直至明清前后沿用近两千年。

十二章在皇帝“衮冕”上的位置是有具体规定的,当然不同时期会有调整。明代的十二章十分醒目。下图为明代宗朱祁钰的画像,两肩织日、月,背织星辰、群山,两袖饰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六种纹饰分别列于前后襟团龙两侧,十二章一目了然。

为了“永远遵循我朝满洲先正之遗风”(乾隆语),清代废止了汉族的冠服制度,简单地说,人们俗称皇帝穿的“龙袍”,清朝的与明朝的就完全是两码事。但“十二章”这个东西因为实在太好,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只是在清代皇帝的“朝服”、“吉服”上比较含蓄,所占面积相对很小,不费点劲还真找不到它们。下面我们以乾隆皇帝“蓝缂丝彩云金龙纹单朝服”(祭祀时穿)为例,将躲猫猫的“十二章”一一标出。

\
\

就在十二章国徽设计完成之前不久,1912年7月,袁世凯公布了《勋章令》,规定大勋章为最高级别勋章,大总统当然佩戴外,可由大总统特赠外国元首。大勋章与前朝的“大宝章”一样,也是外缘锐角三重,皆八出,中圆,绘十二章。实际上,大勋章直接拷贝了清朝没怎么用的“大宝章”,除了重新命名外,几乎没有任何改动。

\

再认识一下几位民国大总统,仔细看看他们佩戴的十二章大勋章:

\

1914年6月,北洋政府政事堂礼制馆颁布《祭祀冠服制》、《祭祀冠服图》,具体规定了各式人等的祭祀冠服,分大总统、一至五等六种级别。其他暂且不表,还是说说与主题有关的“十二章”。这里出现了一个新词“团”,团是由十二章部件组合成的圆形图案。大总统,以十二章为一团,衣绣十二团;一等特任官,以九章(无日、月、星辰)为一团,衣绣九团;二等简任官,以七章(宗彝、华虫、黼、黻、火、粉米、藻)为一团,衣绣七团;三等荐任官,以五章(宗彝、黼、黻、粉米、藻)为一团,衣绣五团;四等委任官以三章(黼、黻、粉米)为一团,衣绣三团;五等士庶,不加绣。

大总统祭服上十二章的团,与总统大勋章十二章如出一辙,走的是同一路线。九章、七章、五章、三章不过是递减的十二章。

“大总统之祭服胸前有绣章,特从圆领”。大总统祭服最明显的特征一是圆领,二是胸口有一团十二章,除大总统外没有第二人如此打扮。抓住这个要害,认错老袁的尴尬就可以避免了。左图袁世凯躲在人堆里照样一逮一个准。右图张作霖摄于当上陆海军大元帅之后,实际上的国家一把手,大总统祭服当然穿得。张作霖这张颇显苗条的照片,让我们看清了大总统祭服的实况,前五团、两肩各一团,加上背后的五团,合计十二章十二团。

\

这套十二章祭祀冠服一直用到北洋覆灭才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在教育部任佥事的鲁迅属荐任官,十来年多次例行公事参加祭孔,他所穿祭服属为第三等,以宗彝、黼、黻、粉米、藻等五章为一团,肩两团,背三团,衣绣共五团。三等荐任官祭服、绣章。

\

1916年6月,经不住皇帝梦折腾的袁世凯一命呜呼,北洋政府遵其“葬吾洹上”的遗愿,历时两年多、耗资70余万银元,在今河南省安阳市洹水河畔建起了占地140亩的“袁林”(国家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袁林”有一个别处看不到的独特景观——照壁、铁门、围栏、石柱处处都是 “十二章”。前面已经用过的是墓园铁门上巨大的十二章总统大徽章。或许,这个符号与帝王挨得最近,曾经的部下们才选定它陪伴袁世凯到永远。

\

1927年9月26日,陆海军大元帅的张作霖下令“制定大元帅旗”。大元帅旗是在国旗五色旗靠旗杆一侧上方的白色方块中嵌入“十二章”,按国际惯例,这个“十二章”采用国徽最宜,但张作霖搬到旗子上的却是总统大勋章上的十二章。

\

西方纹章学理念对十二章国徽的影响

现在回到鲁迅的十二章国徽上来。很明显,十二章国徽与拷贝自清代大宝章的总统大勋章走的完全是两条路线。

\

我们不妨解析一下国徽十二章的构成。首先,十二章之外增加了新元素——绘有“嘉禾”的“干”占据了图案中心位置。其次,对原有的十二章“相度其宜,会合错综”,“龙”和“华虫”被突出为主角,“龙”戴“月”,披“火”;“华虫”衔“藻”,以“星辰”作冠;“宗彝”则化作它们对饮的酒杯。“粉米”是“黼”的装饰,饰带飘舞成“山”。富有创意的“造作改为”,将分散呆板的构件打造成的和谐灵动的整体。为“求合度而图调和”,设计者对传统十二章进行了全方位的解构与重组,一个全新的十二章呈现在人们目前。

\
\

国徽的概念自“欧西”舶来。我们不难发现,国徽十二章在形式上借鉴了西方纹章学的理念。西方纹章自问世起便依靠盾牌为核心图案,其他部件皆附属之。“干者,所以拟盾也”,国徽十二章有鉴于此,隆重推出中国盾牌“干”,并以“取诸汉五瑞图石刻”的“嘉禾”作为“干”的主要纹饰,一并构成图案中心。西方纹章又有“扶盾者”(扶持护卫盾牌者),人物、动物或传说神兽皆可充之,膺、狮等尤为常见。国徽十二章的“龙”与“华虫”正饰演了西方纹章中不可或缺的“扶盾者”角色。另外构成“山”的饰带虽说“结缕成篆文”,展现方式却完全是西式的。

中西合璧,将西方的纹章学与中国国学结合起来,用新理念诠释旧宝贝(十二章一个没漏),鲁迅他们设计的十二章国徽也该算“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范例了。

十二章国徽:民国正儿八经使用15年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愿意相信十二章国徽根本没有正式使用,或者即便使用为期亦很短暂。一种想当然的理由是“当局认为带有帝王色彩”,且不说国徽所用十二章与封建帝后原无干系,就是完全照搬清朝皇帝“大宝章”的总统大勋章,当局又何曾吱过一声?因受“北洋”牵连而被漠视的十二章国徽,毫无疑义,是1913年至1928年正儿八经使用了15年的国徽。

\

上面一份档案是1913年11月27日北京政府外交部总长孙宝琦签发的外交部训令:“令驻朝鲜总领事富士英民国国徽前由教育部绘具式样及图说(鲁迅们所为——笔者注),送经国务会议决定,交由本部遵照办理,当将原定图样暨说明书函寄天津造币厂代铸模型,现在此项模型亦已制齐送交到部,查驻外使领各馆门首均应悬挂国徽以壮观瞻,仰即按照第一图放大仿造悬挂门首,至尺寸大小应以馆屋高低为断。合于前项图样八份暨说明书一册邮寄,令仰该总领事遵照办理,此令。”

\

档案说明了十二章国徽“式样及图说”教育部绘具,国务会议决定,外交部遵照办理的流程,及1913年底驻外各使领馆奉令“悬挂国徽以壮观瞻”的情况。十二章国徽合乎程序的实际使用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

\

1923年,天津造币厂试铸了一批金银币,该币图案即采用十二章国徽图,民间误以“华虫”为“凤”,称之为“龙凤币”。

\
\

十二章国徽图案出现在首饰盒上。

\

这是1928年11月16日民国驻新加坡领事馆出具的华侨回国证明,证明的文头图案是十二章国徽。此时距张学良的东北易帜仅剩一个半月,十二章国徽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本文转载自“网易号” 编辑:安梁)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