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荣与曾俊臣:旧中国最大盐业运输商传奇

http://www.shouxi.com 2018-01-09 10:28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很幸运我们在四川省人物志找到了"复兴荣"盐号的踪迹,基本符合我们之前对他的判断,但是要了解复兴榮盐号就必须从他的老板曾俊臣说起。曾俊臣,族名臣勋,字俊臣,号正然。生于1888年9月6日(清光绪十四年八月初一),威远县人。出身于破落商人家庭。9岁入自流井盐场当学徒,逐渐精通井、枧、灶等项业务,因其能说会算,20岁即由老板派驻泸州作庄客,为井灶采购粮食。已能独当一面。

复兴荣与曾俊臣:旧中国最大盐业运输商传奇
四川人物志

曾俊臣

1912年,曾俊臣辞去庄客,在泸州城自营“荣记”粮店。在癸丑之战中,泸州城经常被围,粮价暴涨,粮店生意兴隆,不期年即集资万两有余。1914年,曾俊臣独资开设“大餐楼”餐馆,时称泸州之最,也为驻军、商会、地方文人聚会之所。1920年,曾俊臣与胡绍章合资开办“复兴榮”盐号,设分号于重庆,转而从事盐业运输。1922年,曾俊臣受"税西恒"倡导实业救国思想的影响,与温筱泉、梁云程、谌焕云等人集资兴建泸县济和水力发电厂,由其出任首席董事,税西恒、骆敬瞻负责施工建造。经近3年努力,正式发电,成为四川第一座水力发电厂。

税西恒

1924年,曾俊臣将复兴荣总号迁至重庆,锐意经营,因其颇善交际,精明过人,翌年被同业推举为重庆盐帮公所会长。其时,刘湘占据重庆,盐税为其筹集军饷的一项庞大收入,商人要在此立足,也需利用军阀势力以保持其经销特权,故彼此互相利用,各有所图。曾俊臣为笼络地方权贵,常与四川盐运使陈国栋以及主管地方财政、税收、军需的甘绩镛、唐华、刘航琛诸人交往频繁。并暗中以重金贿赂或拉其入股;刘湘所需军饷,曾俊臣竭力为其筹垫,从而深获各方信任。到1928年,曾俊臣经营楚岸(指由渝运销湖北)盐额,先后已达300余载(一载为9.36万斤),成为“旧中国最大的盐业运输商”。

曾俊臣故居

1930年,王缵绪兼任四川盐运使,敲诈重庆盐帮期票10余万元,反诬盐商行贿。曾俊臣代表重庆盐帮向刘湘如实禀明实情,因而开罪于王。不久,王故意卡住重庆盐帮300余载食盐无法运销川外。半年之间,仅复兴荣竟亏损达30余万元,导致其破产。次年,曾俊臣出任潘昌献的复楚盐号宜昌、沙市分号经理。继后又在重庆开办富丰盐号,经营小量楚岸盐额。此问为曾俊臣经商生涯中最为萧条的时期。

盐商

1935年,四川省政府为增加财源,采取公开承召鸦片烟商,给予经营特权。曾俊臣亟欲东山再起,认准“鸦片生意一本万利,大有搞头”,乃约万县大烟商石竹轩,李春江(不久出任四川禁烟督办公署署长)合资30万元,开办“鑫记”土行(取“三金合一”之意)。石任董事长,曾任总经理,以李春江、甘绩镛为后台,专营鸦片外销。在川滇黔各产区设店收购,集中于重庆加工,再运至汉口、宜昌、沙市一带销售。次年,烟土新货上市,市而价低,曾俊臣通过其后台李春江掌握重要商业数据后,认定“产不足销,一定看涨”,遂大量买进囤存;同时又以重金贿赂二十一军财政处长唐华,得知烟土即将增税,故又采取抢先预缴完税款,因而逃得税利达三四十万元。同年底烟价暴涨,曾俊臣乘机将大量购存烟土抛售,获得“连续半月有余的每天十万元之巨和空前暴利”。因此鑫记依靠资金雄厚,官商勾结,从1年几百担、千余担做到几千担,最多时达一两万担,账面总金额达二三千万元。鑫记经营两年多,获暴利达200万元,曾俊臣由是被推举为重庆特业(指烟土行业)公会会长。

1937年,省府实行鸦片“统收统销”,由官方垄断经营,鑫记随之停业。不久因官营招致各方反对,遂又改为私营。次年,曾俊臣与川西财阀周云章、江津大烟商王政平等10余家土行合组为“庆康”土行,扩大经营范围。为笼络权贵寻求靠山,曾俊臣特意从自流井聘来名厨,每日备办珍馐异馔,伴以娼优,供其享乐。当时四川禁烟署长张静愚以及国民党军政大员贺国光(后出任四川禁烟善后督办)、徐源泉、夏斗寅等常为庆康座上客。故曾俊臣经营特业,可谓得心应手,先后在省内外发展了40余处分庄,当时“四川烟商,以庆康为大,所囤之烟,以庆康最多”,几乎垄断了西南烟土行业,获利甚巨。到1939年,最大烟土外销市场汉口沦陷,国民政府下令烟土冻结,不准承运,加之股东间意见分歧,庆康至此收手。曾俊臣前后经营鸦片四五年,共获暴利达五六百万元之巨,时人称其为“鸦片大王”。

四川金堂县禁烟查缉处税票

1938年春,重庆市面香烟奇缺,价格颇高,曾俊臣遂与邓起人、李懋卿等集资10万元、开办蜀益烟草公司,生产主力舰牌、金钱牌香烟,月产200余箱,因其价廉物美,曾畅销一时。不久,外省大烟厂相继迁渝,加之英美洋烟充斥市场,竞争激烈,致使蜀益连年亏损,经营逐年萎缩。在经营烟草工业同时,曾俊臣还投机债券、金融市场,先后购买国民政府发行的“美金公债”、“美金储蓄券”60万元,黄金储券数千两,待债券行情上涨时,及时抛出,获得暴利。抗战胜利后,曾俊臣又以500万元顶进重庆胜利银行,自任总经理,此间又先后购置大量田产和房地产业,自以为“从此可以稳坐钓鱼台,一生享用不尽”。但皆因时局动荡,物价飞涨,货币贬值。1948年后,曾俊臣所经营的蜀益烟草公司、重庆胜利银行等相继倒闭破产。

1950年后,曾俊臣被吸收加入重庆市工商联。1964年,病逝于重庆。(来源:川锭博物馆 作者:深圳客)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