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历代农民起义军铸币:因陋就简 自成体系

http://www.shouxi.com 2017-12-01 10:00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北宋应感通宝(首席收藏配图)

元朝天佑通宝(首席收藏配图)

“被压迫阶级的存在就是每一个以阶级对抗为基础的社会的必要条件。因此,被压迫阶级的解放必然意味着新社会的建立。要使被压迫阶级能够解放自己,就必须使既得的生产力和现存的社会关系不再继续并存。在一切生产工具中,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

中国从殷商末期起,就有了被压迫阶级群起反抗的端倪,直到晚清,数千年中,大大小小,此起彼伏的奴隶起义,农民起义,几乎没有停止过。农民大起义稍有规模的,时间持久的,为了昭示存在,宣扬理念,支持军饷,都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铸造自己的明片——钱币。然而有了钱,并不一定都能立足脚跟,取得政权;取得政权也不一定能够巩固政权,这就是农民阶级的历史局限性使然……而透过起义军钱币的铸造、流通、毁灭及遗存,或可窥视朝代更替所引发的生产关系的调整,以及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升。

农民起义军铸币,反映了图存、发展、壮大的客观需要

可以说,起义军需要生存,就需要铸钱。遗存于今,是历史的传承;湮没于尘,是历史的不幸;偶然的再现,是历史的必然。

打家劫舍与铸钱筹饷都是解决生存的需要。从草寇而进化为起义军是有觉悟分子(军队中的军师——政委)疏导的结果。农民起义军得到群众拥护的程度,直接决定和影响着起义军队伍的生死存亡。隋末李密领导的瓦岗寨起义实际是,占山为王。以“杨广无道,天下共讨”为口号。但正义的旗帜,难以完全掩盖自我野心和欲望,虽建魏国,年号永平,但终显短暂,难逃覆灭。用货币名称表达政治主张是发展壮大的需要。

各类通宝,各自表达了不同时代的政治诉求。如,年号“应运”,带有唯心主义色彩,而“应感”则是借助上天支持的期盼。“龙凤”没有离开历代帝王的造神理念,而“天佑”,同样把自身的艰苦努力,放在护佑于天的无奈地位。借助上天之名,而不直接表述政治理念,实为策略需要。

农民起义军铸钱的一般特征

1、精粗不一,因陋就简

农民起义军一般没有巩固的根据地,缺乏较成熟的铸钱技术力量。为取得初步信誉和宣传政治主张,初期铸币往往大于折挡的一般标准,通常为纪念性或少数将领持有的标记性。清末浙江金钱会赵起所铸金钱义记,见有多版,精粗不一。而且材质多泛,青红混杂。这一定与游走多方,就地取材有关。元末陈友谅所铸大义通宝铸工粗泛,铜质不精。太平天国小钱早期所铸天国,直径仅20毫米,厚度1毫米,重量不足2克。

2、折当失准,自成体系

以元末张士诚铸币为例。同元顺帝至正铸钱分析。存在既相似又相别的不协调性。至正通宝小平钱一般直径23-24毫米,而几乎同时的天佑通宝小平钱直径均在25毫米以上。背五天佑40毫米以上,比背五的至正通宝大1-2毫米。或为争得群众喜闻乐见而所为。同样的现象,闯王和大西王所铸永昌通宝和大顺通宝也比末期崇祯通宝大1-2毫米,而且厚度一般在1.5毫米以上。所见义军铸钱,比较成熟或成体系的,首推元末各路义军铸币,其次清末太平天国。

农民起义军铸币数量和质量由其规模和势力所决定

凡持续时间长,活动范围广,影响力巨大的铸币量较多,类别较全,文字统一,形制规范。太平天国铸币趋于正规化、系列化、标准化,则是因为其占领长江以南大半个中国,持续了六年之久。之所以尚未发现北宋末年起义军铸币,最直接的社会原因是北宋历朝铸币甚丰。从宋太宗起,每年铸钱80万贯,到宋神宗时,则达506万贯。流通量过大,几乎失去了再铸新钱的客观可能性。而元末、明末起义军铸币数量不多,遗存更少,大概缘于没有取得相对巩固的政权。

起义军铸币存世量,受其政治主张及与后继政权对立的程度所制约。农民起义军铸币的遗存,受制于毁灭性、利用性和兼容性。带有其自身政治性质所决定的命运的特殊性。

而其与当时对立政权的不可调和性,又严重制约了铸币(名片)存世的容忍性和容纳性。政治性质对立严重的,往往深恶痛绝,清除流毒,销毁殆尽。所以太平天国铸币铸量虽然稍多,但集中销毁比例过大,存世量较少。

“农民起义往往被封建地主豪强利用,作为改朝换代的工具。”贵族豪强掠夺起义军斗争成果后的铸币,往往带有部分继承性的色彩。因为他们往往要利用前期的政治纲领和政治口号,吸引一部或大部群众的心理诉求和良好愿望,以维持夺取政权初创时期的政治统治和行政管理。其实,宋代钱币中有许多年号难对应,形制不同类的铸币疑品,也不是没有起义军铸币的可能性。(北泉轩)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