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锭上的璧山:至德二年建成 因四山如璧得名

http://www.shouxi.com 2017-11-07 07:32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收藏川锭的人们懂得用五味杂陈形容人生,因为懂得川锭是每个人心中固守的乡愁。在每个川人的记忆里,土墙下的院坝,方桌上的农家菜,这种味觉记忆熟悉而顽固。小时候不懂事,总是向往外面的味道,年岁渐长,始明白这才是记忆深处最向往最热爱的团圆味道。初写璧山县时,一直无法落笔,想表达的情愫太多太杂。璧山县,我的半个故乡,曾经小学时代一到暑假就会向往的地方,那里前前后后有我十年的青葱岁月,都说初恋是美好的,而故乡记忆是最无法释怀的。璧山县丁家镇,有我走过的乡间泥泞小路,夕阳下的奔跑,是我缅怀的青春。每次写到这里,总会神伤,曾经乡下岁月陪伴在身边的亲人,很多已不在世上,假如再次回到璧山,也找不回曾经的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我们都善于用川锭来缩短他乡与故乡的距离,甚至是生离与死别的鸿沟,于是,我开始寄情于川锭,努力的寻找川锭上的璧山县。此刻,关于璧山县的记忆愈发清晰了。

壁山建县建于唐至德二年(757),至乾隆年间,“壁山”改为“璧山”,究其原因,是“昔人云四山如璧,又云山出白石,明润如玉,故名璧山。”,2014年这里改设为璧山区。

璧山县丁家镇,成渝高速公路过了白市驿和青?,再向西去不远,就到这里了。说小也不小的璧山一个镇,甚至比很多渝东南的县城都繁华,但姓丁的人儿却不多,姓肖和姓曾的倒是寻常见。站在高速路边的坡顶上远眺,周边也可见璧山四周如璧般的青山逶迤起伏,足下还有许多圆溜溜的山丘四散开去,衔接了远山。那山底的沟谷,泥泞的乡间机耕道蜿蜒其间。

顺着沟谷的公路往前,进去街区。一踏上青石板铺就的街面,浓浓的乡情就如水般漾开了我颤动不已的心房。哦,丁家老街,你依旧是我儿时随着外婆赶场记忆中的旧模样!

只是那青色的条石,却没了当初尖利的棱,看上去细腻、柔滑,中间一条浅浅的凹道,在阳光下,泛出些许的亮光,它们一块紧衔一块,静谧地延伸过去,不像远处成渝高速路那般整齐、张扬,而是给人一种宁静从容的感觉。

街道很窄,三五米宽。两边的青瓦房呈“一”字排开,颇有气势。壁墙多用褐色的木板搭建而成,表现出典型的川东民居风格,历经百年风雨的侵蚀,早褪去了昔日的华彩,不过却显出另一种厚重朴实的美感。

记忆里逢“四七十”是赶集日,而如今我们当街过下,阳光里,却没了声息,早不见当初摩肩接踵的赶集人。屋檐下,几个老太太悠闲的玩着麻将,几个老大爷呷着茶水。他们埋怨说,姑娘嫁走了,儿女买房到附近的新车站或璧山县城去了,孙子们也不愿意到老街来耍了。耄耋之年的老人编者手里的箩筐,一声叹息,祖祖辈辈都是做篾匠的,独生子却放弃了家传祖业,外出打工出去了。

唯一让老人们高兴的是,古朴自然的老街,今年春吸引了很多慕名而来的重庆城里人,四川美术学院的一群学生也背着画夹兴致勃勃而来,在此写生了一个星期。

如果华年的流逝吞食了这已苍老的丁家老街,但我坚信,老街的风采,已留在了那群风华正茂的学生们的画册中和我的记忆深处,并被装帧成一幅最精美的风情画。

家,生命开始的地方,人的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在同一屋檐下,生火,做饭,用亲情凝聚家庭,慰藉家人,而平淡无奇的璧山县川锭,盛满了我的眷念,更折射出游子的期望。人们成长,相爱,别离,团聚,家常美味,也是人生百味。不仅如此,也许,随着时光的流逝,这条丁家镇的寻常老街,早晚会被淹没于时代的喧嚣,但是它永远在我心底里埋藏,我的童年,记忆深处里随着外婆去老街赶场,浓浓的川味,不忍遗忘。(川锭博物馆 安宁)

部分璧山地名川锭小品

一 用途税银

兴隆号 璧山县 二十八年地丁匠

二 年度税银

二十六年匠 璧山县 兴隆号
三十一年匠 璧山县 兴隆号

三 留存银

璧山县
璧山县 璧山县

四 商锭

吉星长 璧山 吉星长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