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雕绝技:一元菊花纹仅微米 熊猫金币显黑白

http://www.shouxi.com 2017-10-06 08:48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一刀一凿刻出来的感情,是计算机永远无法替代和拥有的。

手工雕刻,是在坚硬钢模的方寸之间,直接用凿子和刀子手雕图案,图案最低处不及一根发丝,堪称造币制模工艺中的一门绝活。而这门在中国流传发展已有八十年的绝技,诞生于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前身为上海造币厂,也是老上海人俗称的“六一四厂”。

尽管与大众间始终隔着一层神秘面纱,但老百姓每天都在使用上币公司制造的产品。曾经“开遍”中华大地的第四套人民币一元“牡丹”硬币、目前第五套人民币一元“菊花”硬币都在这里诞生。更鲜有人知的是,上币公司的手雕技艺不仅在2007年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至今活跃于流通币、纪念币的模具制作“一线舞台”。

手雕技艺传承人之一的方茂森说,“尽管流通币模具以机器雕刻为主,但手雕仍是一道必备工序,对造币模具修整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让生产出来的一枚枚硬币图案栩栩如生,更为生动活泼。同时,纯手雕纪念章也在近年来成为收藏市场的新宠,焕发着独特的艺术魅力”。

手雕揭秘 一元币菊花纹最低处仅四五微米

苏州河畔,一座欧式古典主义风格的大楼见证了上海百年沧桑,也见证了近代中国造币发展史。1920年,由上海银行公会提议,经北洋政府财政部批准,上海造币有限公司的前身——上海造币厂在上海光复西路17号破土动工。日前,记者经过严格的身份审核,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进这座神秘的“造币王国”。

\
手雕师用工具一刀一凿刻出来的感情,是计算机永远无法替代和拥有的

据介绍,从1955年以来,上海造币有限公司一直承担着人民币流通硬币的生产任务。这里制造的第四套人民币一元“牡丹”硬币曾经“开遍”中华大地,如今第五套人民币一元“菊花”硬币也是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之一。

对造币而言,雕琢的功夫一大半要用在模具的制作上。在全球造币业大踏步迈入数字化制模时代的今天,上币公司也紧随世界潮流。据介绍,目前所有的流通币模具都采用机器雕刻,这不仅缩短了模具制作的周期,改善了操作人员的作业环境,更使模具雕刻参数有了广泛的数理依据,拥有了更为严密的过程控制,为生产精品奠定了扎实的根基。

但手雕这一传统技艺并没有“退居”到博物馆,而仍然活跃在“一线舞台”。方茂森向记者透露,手雕依然是造币模具制作工艺中一道重要工序。“流通币的模具在雕刻、翻压过程中,有时会出现一些瑕疵,必须通过手雕的修整,有时仅用 ‘几笔’,就能让图案在硬币上显得灵动活泼起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今天,正是经过精湛的手雕技艺修整,才能保证让每一个模具制造出一枚枚精致的“菊花”硬币。

对钱币模具进行修整,需要雕刻者极好的耐心和高超的技艺。“一般流通币上雕刻图案最低的地方只有四五微米,即四五丝,最高也只有8丝”,这是什么概念呢?方茂森作了一个类比,“人的头发是7丝,这意味着图案最低处不及一根发丝的高度”。可见,雕刻力度的掌握是以“微米”来计算的,如果修得太浅缺乏层次感,如果深了则比例不对,但修模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如果修坏了模具就算报废,很可能会影响整个生产任务的进度,“严重的话就算事故了”。

对于钱币的手雕者来说,评价手雕技艺的基本功是否“合格”,就要看是否能独立完成修模。“如果修坏掉一次,师傅就很难再把这项任务交给学徒了”,方茂森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修模时承受的巨大压力。

镜霜面折射让金币熊猫有了黑白纹

方茂森不仅是上币手雕技艺的传承者,在设计纪念章方面也颇有造诣,他见证、亲历并参与设计了上币公司生产的众多大铜章,以其精美绝伦的设计制作工艺,成为中国钱币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张亮丽“名片”。

\
镜霜面折射让金币熊猫有了黑白纹

其中,世界五大投资金币之一的熊猫金币的诞生地就是上币厂。从1982年发行至今,中国的“大熊猫”享誉海内外。“我们也是五大投资金币中唯一每年变换主题图案的金币”,方茂森回忆,1978年4月25日,印制管理局向上币公司下达试制新中国第一套“北京风景名胜”纪念金章的任务。1979年春节前夕,央行在香港发行了这套金章,这是我国准备发行贵金属纪念币的预演,小试牛刀,即大获成功。是年,央行正式发行了由上币公司制造的新中国第一套“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纪念金币,标志着中国现代贵金属纪念币翻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

在与外商的会晤交往中,一则重要信息引起了央行领导的重视,世界上有些国家发行一种图案不变、不限国家地区销售、不限量发行、又不会造成国际黄金市场正常交易波动的投资金币。经过考察确定,我国发行投资金币是可行的,图案采用最能代表中国形象的“国宝”熊猫,经央行批准,这一重任交给了上币公司。

接到任务后,上币公司设计出多种样式的图稿,当时方茂森也参与了设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何在金币上表现出熊猫的黑白二色,曾一度困扰着研制人员。经过反复琢磨、多次试验,决定熊猫浮雕采用“凹刻法”,即把熊猫形象上的黑色部分如眼睛、耳朵、四肢等都凹刻处理成和底平面同样的高度。在模具研磨处理时,创造性地采用了“平底镜面浮雕喷砂”工艺,熊猫形象中的黑色部分由于与底平面同样高度,研磨后形成镜面,而熊猫身体的其它部位则采用喷砂处理,形成霜面。在一定光线的折射下,镜面得到的是黑色,霜面得到的是白色,这样就很自然地产生了熊猫形象的黑白二色,巧妙地解决了困扰多时的工艺难题。自此,熊猫金币源源不断地从上币公司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自1982年正式发行熊猫金币以来,上币公司此后每年都生产熊猫贵金属纪念币,而且数量越来越大,品种越来越多,从未间断。

传承创新 刀功、凿功成就上币绝技

手工模具雕刻曾是钱币制造领域的扛鼎技艺。早期制造钱币的模具全是靠雕刻家直接在模具材料上一下一下雕凿而成。清末民初,随着西方手工雕刻模具技术传入中国,中国技师逐渐接触并学习西方的手雕方法。

始建于1920年的上海造币厂,汇聚着当时全国最顶尖的优秀手工雕刻人才,也是国民政府时期唯一的国家造币企业。技师们在运用手雕技艺的过程中,逐渐尝试“中西贯通”。

事实上,当时手雕技艺有两派,一中一西,各有千秋。所谓“中”,以上世纪50年代初上海造币厂的陶秉麒技师的民间技法“凿子功”为代表。陶技师是当时上海滩有名的用凿子雕刻模具的陶氏三兄弟之一,他的手雕采用传统的我国银楼用凿子加工首饰及徽章厂用凿子雕模的方法。

另一“西”派,则以上海造币厂的技师董益谦的西洋技法“刀子功”为代表,董技师是意大利雕刻专家的嫡传弟子,吸取了西方国家用刀子刻模的方法。

经过这两条脉络的“老法师”悉心教授与传承,如今这门手雕技艺的两位传承人——方茂森、黄坚,既能用“刀子功”表现其软、柔的特点,又能用“凿子功”发挥其硬、挺的风格,形成了上币公司独特的手雕绝技。

每日练到深夜内心充满激情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学艺时,除完成本职工作,方茂森每天就是在师父指导下“练功”。当时,老一代的手雕“老法师”有的离开造币厂,有的即将退休,手雕技艺面临严重的“断层”。为了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具有美术功底、勤奋踏实的方茂森脱颖而出,被企业选中,“领导要求我尽最大的努力、最快的速度跟随陶师傅学手雕技艺”。

从坯料锻打,到锉成型,到淬火,道道工序都得要学,还要学会钳工的基本功。“5点后厂里基本没人了,我吃完饭就继续在厂里做一些手雕习作,一般做到晚上10点,整理东西回家。雕刻时整个环境安静得一支铅笔掉下都能听见,但我内心充满激情和欢喜,看着自己的作品一天天饱满起来,那种成就感很难用言语形容”。

在手雕生涯的起步十年间,从最初雕刻数字开始,到英文字母,再到动物、人物,方茂森此后创作了一系列币章的手雕代表作。

每一刀的感情机器无法模仿

“手雕技艺永远不会过时,因为手雕的痕迹是机雕难以模仿,每一刀的感情是计算机无法预测、可控的,难以被机器模仿”,上币公司正高级工艺美术师、首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专家人才库专家罗永辉说,手雕有其特点,也有其局限。手雕是在钢料上按一比一原大雕刻,过小规格或过于复杂的花纹都会给雕刻带来很大的困难,同样情况下,机雕的优势在于靠模浮雕可以放大好几倍,用大比例雕刻机雕刻,浮雕甚至可以放大十几倍,小规格的或复杂的花纹经过放大,操作变得很容易,缩小后又会变得非常精细。手雕是直接雕刻金属,只能做减法,不能做加法。假如减法做过了头想改回来,就会很麻烦。或者想临时改变图案,改变位置,改变形态,也都不太可能。而用油泥或雕塑泥这样的软材料做浮雕,就没有这样的烦恼,添加随意,削减自如。

罗永辉说:“手雕技艺永不过时,但手雕作品需要推陈出新”,罗永辉说,“做雕刻机难以做出来的作品,彰显手雕作品的特色,需要新一代手雕技师推陈出新,最终用作品让世人领略手雕的艺术魅力”。

新生代作品凸显保留痕迹

不同于许多非遗项目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上币公司的手雕技艺已经具备一支年轻的后备队伍,而这得益于对手雕技艺的重视和未雨绸缪。

2005,方茂森就向上币公司打出报告,希望公司能培育一支年轻的手雕技师队伍,传承手雕技艺。“培养一个能独立完成手雕作品的技师周期很长,至少需要5年以上”。对此,上币公司领导十分重视,搭建平台。通过报名筛选方式,从首批企业报名的20多位员工中挑选出6名具有美术基础和专业技能的年轻人,作为后备力量进行系统培训,并邀请手雕的老技师们对其系统训练、辅导。

经过多年磨练,如今已有5名35岁以下青年手雕师能够独立创作手雕作品。按照公司要求,手雕师必须每年设计、雕刻一套纪念章作品,题材自选,以鼓励手雕师能够推陈出新。这些新生代的手雕师告诉记者,如今的手雕作品会凸显保留手雕的刻凿痕迹,“手雕技艺越高超,这些痕迹就越有感染力,会越看越有‘味道’,这是机雕无法做到的”。

市场趋势 “小众”纪念章不断升温

记者了解到,近两年来,纪念章的收藏热度悄然蹿升。上币公司出品的纪念章、大铜章,通常销售当天就售罄。世博方形磨漆大铜章、兔年生肖高浮雕彩色银盘、老上海风情系列手雕铜章、石库门大铜章、广寒情韵彩色纪念银章等等,都成为收藏市场上的新宠。其中,一枚发行价仅为110元的生肖虎大铜章,13年后价格上升近百倍,而且在市场上“一枚难求”,成为大铜章中的“猴票”。

由于大铜章没有面值,过去一直无缘进入热门藏品行列,近两年来却逐渐引发了大众对大铜章收藏的关注,将其视为收藏品中的“潜力股”。对于出自“名厂名家”的纪念章、大铜章,更是有一批拥趸。罗永辉告诉记者,一枚纪念章是否受到欢迎,有许多综合因素,无论是手雕还是机雕,最终呈现出的艺术性、所选题材、设计师、雕刻师、出品厂家等等,都会影响市场反应。不过毋庸置疑,目前还属“小众”的纪念章收藏市场正在不断升温,收藏客的年龄段也集中在中老年人。或许有一天,收藏纪念章会成为年轻一代的时尚爱好,而手雕作品也会在发挥余地更大的纪念章中风光无限。

(新闻晚报 陈珍妮)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