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维特设计金本位三鸟 参与建造上海造币厂

http://www.shouxi.com 2016-05-03 09:50 中国钱币博物馆 发表评论

民国时期的机制币中,如孙像船洋、孙像三鸟金本位等银币均是如今钱币藏家竞逐的对象,而关于这些钱币的设计师克里夫-赫维特(Clifford Hewitt)的生平,人们却知之甚少,甚至连当时上海中央造币厂的官方记载,对该设计师的描述也十分之少。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这段历史并没有就此尘封,借助众多国内外的书籍杂刊零星记载,我们便可以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历史故事。

\
克里夫-赫维特(Clifford Hewitt)

克里夫-赫维特(Clifford Hewitt)生于1869年,曾为马尼拉造币厂开工时设计过纪念章。1920年,上海造币厂开始筹建,赫维特接到中国政府邀聘时系担任费城造币厂总机械工程师(Chief Mechanical Engineer)。对于他来说,已届中年却必须举家迁居言语不通的陌生国家应聘是个困难的抉择。然而赫氏考虑后毅然决定赴华,为中国在上海建立一座现代化的造币厂。

\
赫维特所遗留“金本位币壹圆”原设计未被采用部分草稿

除了规划新厂外,赫氏也参与币制改革及新币设计方面工作,因此亦与著名的费城造币厂总雕刻师辛诺克(John R. Sinnock)有密切往来,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即金本位币的试制。根据赫维特说:金本位币壹圆原本设计与后来之量产船洋相似,惟国民政府以青天白日为国民党徽,欲将之镂刻于币面,因此加上旭日与海鸥;又因财政部要求将金本位字样标示其上,故再将海鸥移到水面。

这段回忆表明,船洋各式币问世之顺序,恰与原始设计构思相反!另半毫镍币系由其设计,所有币模均在费城造币厂雕刻试制后,再送交上海中央造币厂。赫维特亦曾于民国二十一年率同技师温宗禹博士(化验师,麻省理工学院毕业)、黄福祥(熔炼师,加州大学毕业)、钟望荣(铸造师,耶鲁大学毕业)三人赴美国费城造币厂学习考察。

又据辛诺克在1931年(民国二十年)11月10日致赫氏函件所称:“金本位币壹圆及半圆币模已于数周前运出,半毫及贰仙者亦于11月5日交运。另有四分之一仙者,因体积太小无法雕成,请剔除之……”。

\
用来做标准的孙中山先生半身肖像

赫维特还有一项作品即民国十九年之“中央造币厂工竣纪念章”,这枚正面为国父孙中山先生侧面肖像、背面为帆船旭日的纪念章,在人像右下之英文缩写“CH”,就是赫维特之名。此章有银质与铜镀银两种。赫氏前后在中国居留时间为十年左右,在民国二十二年四月于银本位币船洋正式开铸后解约离职,改聘另一美国人葛莱德博士替代。当时原厂长郭承恩辞职,由卢学溥继任,或许与此人事异动有关。

综合上述资料,赫氏对上海中央造币厂之兴建与我国废两改元前之新币设计贡献良多,甚至于还可以称得上船洋的设计者;虽然众人皆知船洋正面肖像是采用民国十八年五国比稿中的意大利版,但背面帆船完全不同,其与赫氏设计十九年之“工竣纪念章”则非常相近,把这项荣衔挂在赫维特名下并无不当。

遗憾的是文献记录上却很少出现,在感觉上多少有点委屈,可能是工程师出身,不是长袖善舞型人物;加以当时因预算殊多窒碍,业务呈现半停顿状态,故未受重视。而中国近代机制币大师耿爱德此段时期也在上海,按理必定相识,但令人疑惑的是耿氏著述中从未提到赫氏,使人怀疑两者是否曾有过节才会遭到刻意之漠视。

如其他从事币模设计工作的人士一样,赫维特也保有许多个人收藏。这些老上海中央造币厂试制金本位币时所用的照片、草图、文件与各式样币,曾于1968及1971年两次在美国集币协会(ANA)大会中展示,部分也刊载1971年12月之COINage杂志。这批包括金本位币壹圆铜质试制币、金本位币半毫试制币、船洋三鸟壹圆铜质试制币、二十二年船洋壹圆铜质试制币、工竣纪念章等样币的藏品,在1975年8月ANA拍卖会中,被一位钱商以美金五千元买下后,捐赠给设在纽约市的美国集币学会(ANS)博物馆。

2003年3月24日,赫维特的孙子罗伯赫维特夫妇自美国加州来华旅游时,还至上海访问他祖父参与筹建的造币厂,受厂方亲切的接待,此刻恰为现恢复旧名的上海造币厂开铸七十年。(《中国钱币》孙浩)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