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钱月报:齐六字刀126万成交 孤品花钱展出

http://www.shouxi.com 2019-07-30 09:11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首席收藏讯 北京时间7月30日消息,进入7月后全国天气酷热,但这并未影响藏友的收藏热情,钱币市场热度不减,内地春拍于7月完美收官,网络专场同样有声有色,线上及线下多场拍卖会精品频出。7月初一场钱币艺术沙龙如期举行,众多稀见孤品花钱展出,也吸引了众多钱币收藏爱好者关注。而虚假钱币骗卖的再现,也再次为钱币收藏初学者敲响了警钟。

一、线下拍卖

西泠印社

\

杭州西泠2019年春拍于7月8日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举行,全场545件拍品,成交482件,成交率88%,成交额23018400元。其中多枚古钱拍出不错价格,战国六字刀齐返邦长大刀126.5万成交、清咸丰宝安当五十木质钱样86.25万成交、南宋慈明万年背清雅宫钱57.5万成交。

日本环球

\

环球拍卖2019年7月线下钱币专场#17于东京时间7月20日-21日举行。本场共2211件拍品,中国古钱部分,咸丰宝济当百,钱文高挺,钱体完整,穿口平整,908560日元成交,约合5.8万人民币;安阳之大刀背草,较为少见,钱体工整,576160日元成交,约合3.8万人民币;雍正通宝乾隆通宝瓢箪型花钱,造型优美,品种少见,332400日元成交,约合2.1万人民币。

二、网络竞投

\

网络竞投部分,同样有不少引人关注的拍品现身。华夏评级-80的圣宋元宝通宝手篆书,少见版别,钱体完整,57630元;一刀平五千,钱文高挺清晰,51980元;洪武通宝背五福37290元;大观通宝折十24860元;华夏评级-85的淳祐通宝当百22600元;建炎重宝14125元。

清钱部分最受关注,咸丰宝泉当五百,不均匀绿锈,包浆熟美,34465元;咸丰宝德当百29380元;咸丰宝福五十边计重27685元;咸丰叶尔羌当百16385元;雍正通宝宝南17515元;嘉庆通宝宝直折二试铸28815元。寓意美好、题材出众的花钱同样是热门品种,一品当朝连升三级花钱15255元;状元及第一品当朝背福花钱8814元;一本万利顺风大吉花钱5876元。

三、业界动态

孤品花钱亮相钱币艺术沙龙

\
\
\

2019年北京华夏古泉夏季古泉交流会将于7月6日-7日举行,期间除了交易交流外,由中国民俗钱币学会组织的钱币艺术沙龙暨藏品展将同步举行,届时众多精美、少见的民俗花钱将纷纷亮相。

本次展览以各品类民俗钱的代表性珍品、逸品、孤品展示为特色,不但展示珍品实物,还配合拓片和题跋,旨在展现钱币的历史脉络和它背后的文化精神。重点钱币均有学者的详细考证,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考证还是学者们用毛笔亲自书写,与钱币互为印证,相得益彰。

虚假拍卖骗局再现 古币估价110万

\
中国银行云南丽江福慧支行老人汇款现场

钱币收藏骗局屡现不止,此前众多媒体已经连续曝光,但这样的现象却没有就此停止,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迹象。根据中国银行介绍,2019年某日上午,一位老人走进云南丽江福慧支行要求办理现金汇款业务。大堂经理经初步询问,了解到是个人向公司的境内汇款,于是准备好业务单据和填单模版,指导老人填写汇款申请书。

填写之前,老人拿出了一张盖有公章和印有指纹的文件。大堂经理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一份合作协议,甲方为“广东XX珍宝博物馆有限公司”、乙方为“彭X兴”(老人姓名)。仔细阅读该协议,大堂经理随即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对方是公司却用个人账户收款?于是向老人详细询问真实交易背景。

老人称,自己前几日在百度上看到有关古钱币交易的信息,刚好自己手上也有类似的古钱币,于是打电话跟对方联系。在对方的邀请下,老人独自花费数千元带着自家祖上遗留下来的几枚清代银币前往广州,实地参观了协议上署名的珍宝博物馆公司。参观后,老人认为这个由政府批准的博物馆项目确实不错,于是向对方出示了自己带去的古钱币。对方看后,告知老人所持古钱币价值人民币110万元,公司可帮老人代为销售。老人信以为真,于是便当场缴纳了2,000元定金,将自己的古钱币交给了对方,并签订了钱币代销服务协议,约定3日内缴纳合作尾款人民币30000元。

鉴于此,工作人员立即将诸多疑点告知老人。老人半信半疑地拨通对方电话询问为何要将资金汇到个人账户,对方回答收款人为公司财务。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老人又接连向对方提出了多个问题,对方的回答逐渐暴露出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且一再强调让老人直接汇款至该账户,当发现有银行人员在旁边后便迅速挂断了电话。终于,老人意识到自己是被诈骗了,于是在工作人员建议下马上向公安机关报了警。在等待警务人员的过程中,老人对工作人员连声道谢,感谢工作人员为其保住了养老钱。

四、观点解读

揭秘18世纪南海沉船

1、为什么16世纪-18世纪明、清时代是白银输入,黄金是输出?

明末清初中南美洲的白银飘洋过海,换取了中国制造的茶,生丝,黄金和瓷器。等等。万曆九年(1581年)张居正的白银赋税金融改革(一条鞭法)后,从此,白银在中国找到了安生立命之停泊地。因贸易顺差,白银供应量增加,以致于民间买卖以银为本位或以银折算铜钱。因之银之需求量大,金银比价约在1:8-10之间。但在同一时代欧洲,日本等国实行金本位,银本位或秤量货币,加上政府发行金币定位货币,为了稳定金的货量需求大,金价就高。故在欧洲及日本金银之比价均维持稳定在1:14-15之间。

所以,有这样的金银价之差距,双方贸易就有利润的可能。因此就有白银入,黄金出之交易,当然了,这不是绝对性,有时候世局混乱,风灾地震,黄金金价就高,例如1779(乾隆44年),中国金价高,金银比价为1:18,欧洲就输入黄金及欧洲金币。实际上,在那年代在黄金贸易上,欧洲得到利润仅在80%左右,而在丝、棉、瓷器等就有100%-200%之利润。

2、黄金之输出,是以何种型制笵式为准则?

就以175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及1738年法国东印度公司等海船沉海被发现之金锭来逑说証明。或许长方型金锭容易放在木箱中,并用于船隻厌底稳固之用。

1752年1月3日星期一,荷兰东印度公司(Vereenigde Oost-Unsche Compagnie,VOC)的Geldermalsen号轮船在返回荷兰的途中,在南海撞上了暗礁而沉没。船员中有32人倖存,80人与船上的茶叶、生丝、纺织品、乾货、杂货、漆器,金锭和瓷器一起沉没。

按瓷器的货物最初是在江苏省景德镇造的,然后运到南京,再由垄断的广州的行商交给VOC船隻Geldermalsen,最后想运到荷兰。1752年1月3日,吉尔德曼号在返回荷兰的途中撞上了一处暗礁,致沉没于南海中。在1985年,由一位沉船打捞公司船长迈克尔-海彻(M。Hatcher)和他的团队发现了这批货物,并在1985年4月28日至5月2日在阿姆斯特丹市之克利斯蒂拍卖公司(Christie)以“《南京货物》”为标题而拍卖出售这批已有二百三十五年之沉船中的瓷器和黄金。(图一)。

Geldermalsen携带了147块金。 Hatcher找到了125块金。有107个长方形条和18个所谓的金元宝《如同椭圆形状的船,前后末端翅高》。金元宝尺寸为5.5x3x3厘米,长方形金条。二样式的金锭,每个重约370克或中国式秤重10两。

所有的黄金都非常纯淨,约20至22克拉,并加盖着中国质量証明及吉祥的印章。例如,在金元宝上,有一个或两个圆形印章,铭文戳印吉吉,意思是吉利多多(图二)(取自北京诚轩)。另外长方型金锭又分为三种,大致中间是盖印商铺名,面及背上下各盖印吉祥语句,例如第1种上下盖四方型印内有「宝」字,中间有葫芦形印章内有元记,是金铺商号,背面上下各有「鼎元」,是科举中状元、榜眼、及探花之总称谓之鼎元,含意是好採头之吉祥话语。尺寸为8x2.5x1.5厘米,重量约366。克左右。(图三)。第2种上下各盖四方型印为「宝」字,中间有葫芦形印章,内有臣记,是金铺商号,后面上下有「三益」,也是吉语,来自孔子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亦表示好处多多,寿延年,财发滚滚等吉祥语。,中间有「王铺」,姓王的银铺商号。重量约在365克左右。(图四)。第3种安南长方船型金锭。 大小尺寸为11.5×2.4×0.8厘米,背面戳打阴印十两二字,上左侧面打印十,右上侧面盖印田,重量372。5克,(图五)。以上共有三种长方船型及另类型之金元宝,一共有四种版式,每种版式依被拍卖出售数量的比例约各佔25%,但以安南金锭式较少见。

据Geldermalsen船发现各种物件之配装置放方式,可以了解把购来之茶叶、丝巾物件如何在贮藏安放之过程中来互相保护,例如用茶叶充塞于各瓷器盘品中及金条的空隙中,为的是保护贸易物品完整而不被破害,因此有些陶瓷及金条等等因沉淀海水中加上密封木箱中在茶叶渗水之膨胀下,再经过了235年塩水之浸润,在物件上会产生茶褐色之表层鏽色。当然了,上岸后各物品再用水冲洗污秽物,但在表层上多多少少会留有茶褐暗淡色,在金条戳印深凹处尚见茶褐汁与细砂之结晶品。看了这些奇妙的过程中,虽然无法品茗花茶满口芳香与苦涩,也会让人体会了人生就如同这群沉落之文物与茶叶,虽然不会苦了一辈子,但总会苦了一阵子吧。

按发现者Hatcher之访问谈话中之文章说:比金矿更具历史意义的是,回收的瓷器数量巨大:超过150000件。风格犹如18世纪中期的特徵。当我们将这些商品的性质和成分与Geldermalsen的运输发票和其他档案文件进行比较时,毫无疑问证明我们在我们面前看到的确实是Geldermalsen的瓷器。

又说:我们有一个简短但完整的发货发票,这要归功于当时的习惯,可以制作几乎所有书面文件的副本。毕竟,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之文件在其服务中有很多是个人或船上职员的资料。这份清单正是Geldermalsen前往Zeeland商会的信件的副本。尊敬的先生们请接受了这封信的通常调查。在公司交易副印表中有提到黄金购买的字母中,Hatcher有读到大部分是通过香港商名浩官 Hongqua〔伍秉鉴的怡和行〕,许多商品是在南京购买的。在那些日子裡,南京已经是一个重要的交易中心。那裡生产生丝和南京麻布,广州的中国十三行商人与这个地方有密切接触。按清政府的十三行制度是沿明代之三十六行之基础上产生,凡茶,丝织,瓷品等大宗交易均由大行商垄断,为的是抽洋船税,捐输与管理外商住行,及採办皇帝的贡物等较容易控制管理,而这些牙行商因利益衡突下而成为官员牟利之工具。制度之不良,延续了清代对外战争及不平等条约之后遗症。

此外,在1746年,法国东印度公司的船,名为The Prince de Conty,在1746年12月从中国回到本公司停泊港Lorient,但在不到2小时就到达目的地之海域上 South-Western coast of Belle-lle-en-Mer而沉没海底,在1976年被Patrick Lize发掘,又经过英国博物馆 Joe Cribb之报导确实有如同荷兰东印度公司沉船Geldermalsen一样的三种不同的金锭。

共有三种长方船型及另类型之金元宝,一共有四种版式,每种版式依被拍卖出售数量的比例约各佔25%,但以安南金锭式较少见。

3、其他文献资料:

在1738年(乾隆三年)在伦敦出版之独哈尔(Du Halde)之中国志书中有云;。。。在广东所交易的金,一部份是从中国内地运来,又部份是从阿起Aceh(苏门答拉)交趾支那,日本等运来的。而除交趾支那运入者之外,其馀皆在此(广东)改铸。从这本书及从法国东印度公司沉船时间1746年及荷兰VOC沉船时间1752年等二沉船打捞出来的物件及金锭是可以互相引証,也就是说当时安南金锭10两的型制与质量是够标准不必要再改铸而保持原状。这些有可能是从云南边界与安南贸易得来的,或由海上贸易得来的,重量375克。

又按日人。加藤繁著。唐宋时代之金银研究一书,p236及p。237也记载宝历十三年(1763年)及明和三年(1766年)由清国传入上逑的金元宝,背有益元二字之长方金锭及安南板金。等图鑑。这表示不仅输出欧州也有输出到日本。

又有一本英文书 DYE'S COIN ENCYCLOPAEDIA COINS of the Worlid。著书于1861年,作著 JOHN S。DYE在1883年出版于美国Philadelphia。(图六)在中国钱币部份以描画图样示之,其中以第一种元记金锭以手笔画图,TWANGHAN CHOP(可能是广东话'元记'),并说它是在北京附近 Coe Sue之政府公估局造(可能有误,是否是指苏州的姑苏?),并告知眞的金锭背面或底层是很粗糙,如果很光滑,而戳印又不对的话,便是假金锭或金量不够。可见那个年代也有造假之金锭呀。

推想这种长方型金锭至少从1700年到1861年之间并没有改变,,按英国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文之记录:1700年(康熙39年),Macelesfield船名,从中国购买小金锭(十两一锭),共有776.5两,付银6887.10两,当时中国的金价比欧洲便宜得多,中国金银比价是1:10,而欧洲比价是1:15。

声明:首席收藏网(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瑞恩)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