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边业银行天良券:张作霖另辟蹊径盖方印

http://www.shouxi.com 2019-07-27 07:59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张作霖

提起“张大帅”张作霖的名字,上了年纪的人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哓。这位出身贫穷的草莽英雄,凭着圆滑处世的为人、狡诈凶残的手段、阳奉阴违的态度,巧妙周旋于各派势力中,逐渐成为名闻天下的一代枭雄。北洋政府时期,曾任陆海军大元帅,后又成为北洋政权最后一个统治者。

纵观这位传奇式人物一生,污点甚多:因穷兵黩武,参与了直皖战争、两次直奉战争、江浙战争,并不惜向日本等国借款而且截留盐税等国税收入用于战争;为支持袁世凯称帝,多次镇压学生,屠戮革命党人,给人民带来了灾难。但民间也流传着一些关于张大帅的传奇故事,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张作霖手黑,寸土不让”:说的是一次张作霖出席日本人的酒会,酒过三巡,一位日本名流欺张识字有限,请大帅赏字,想当众出他的丑。

谁知张作霖抓过笔就写了个“虎”字,然后题款——“张作霖手黑”。见此状,那个东洋名流自以为阴谋得逞得意地笑出声来,大帅随从连忙提醒,“大帅写的‘墨’字,下面少了个‘土’成了‘黑’了。”哪知张作霖一瞪眼睛骂道:“妈那个巴子的!我还不知道‘墨’字怎样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在场的中国人恍然大悟会心而笑,日本人则目瞪口呆。张早期对日本采取“亲善”,到势力强大后,则不甘心受日本控制,又成为抵御日本侵华的盾牌,引起日军的强烈不满,视张作霖为眼中钉肉中刺,于1928年6月4日在沈阳西郊制造皇姑屯爆炸案,將张作霖暗杀。

这位大帅生前和边业银行也有过一段值得称颂的往事,并留存在边业银行纸币上。

\
边业银行大楼旧址

边业银行有新旧之分。旧边业银行设立于民国七年(1918年),由时任西北筹边使的皖系军阀徐树铮以“开发边疆,巩固国防”为名筹建,行名“边业”二字乃取自开边创业之意。1920年直皖战争,皖系失败,边业银行遂为直系军阀控制。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奉系军阀张作霖大获全胜,率军入关,驻扎在天津。而此时的边业银行因大股东曹锟的垮台而遭到致命打击,各种业务已无法继续维持,基本处于瘫痪状态。

该行天津分行的负责人章瑞廷是个头脑活络的人,他看准了张作霖有意染指边业银行的心思,遂采取主动迎合的姿态,以兑让的方式使张作霖收购了边业银行。随后张对边业银行进行改组,增资525万元, 其中以张氏父子的名义认股达500万元之巨,并指定张学良担任董事长,这家名为官商合办银行,实际已成为奉系军阀张氏家族独家经营的银行。经3个月的筹备,获得北洋政府财政部第777号令核准,于次年3月10日在天津法租界巴黎道边业银行原址重新开业,史称新边业银行。

据有关资料记载,张作霖曾对属下工作人员说:“这回把曹锟、吴佩孚这些小子们打躺倒了,咱们得好好的干,你们要把银行给我做好了。”开业不久,因奉系将领郭松龄倒戈反张,边业银行遂将总行迁至沈阳。该行除办理存放贷款、贴现、汇兑等一般银行业务外,还拥有发行货币、代理国库之权。一度营业繁荣,信誉颇佳,除在东北地区先后设立分支机构26处,还在北京、天津、上海、张家口设立分行,成为与东三省官银号并驾齐驱的东北两大银行之一。

\
边业银行“天良”钞券之一

新边业银行继承了旧边业银行的纸币发行权。在筹备期间,接收了该行的一批库存票,主要是财政部印刷局所印尚未加盖地名发行的民国十年版一元、五元、十元3种钞票,共约五、六十万元。此外还委托财政部印刷局订印一角、二角辅币券一批,数额为二百万元。

边业银行发行新钞前,曾将票样呈送张作霖审阅。张作霖看过票样后说:“咱们发票子,他妈的是凭天良,不能坑人,票子上要盖上‘天良’戳子”。并告诫所发行的新边业银行券要十足兑现,不能坑害百姓。“天良”二字含有“办事要讲天地良心”的意思,这对张作霖这样一位军阀,一位没有什么文化的枭雄来说,确实是难能可贵。在大帅的授意下,遂将旧边业银行库存民国十年版的一元、五元、十元3种面额钞票,及新印的民国十四年版一角、二角辅币券上加盖了“天良”二字后发行。

\
边业银行“天良”钞券之二

目前存世所见盖有“天良”二字的钞券有两种版式:其一是将纸币左下方的“经理之章”改为“天良”章,章为红色。其二是在纸币下端地名的上方分别加盖戳记,左边盖“天良”戳,右边盖“Chiang”(张作霖)戳,戳记均为黑色。民国十年版的一元、五元、十元纸币颜色分别为青、绿、蓝;正面主景图各不相同,内容均为沙漠骆驼运输图。背面图案相同,都是北京的北海白塔。该券地名有天津、哈尔滨两种。民国十四年版的一角(图三)、二角辅币券加盖“天良”章,所见只有红章一种,与上述第一种相同,地名也只见“京津通用”一地。该券图案为农民耕作图。新边业银行所发钞券无论是大额还是小额钞票,自始至终都是十足兑现,直到被日寇侵占前分文未坑害过持票人,可谓是有“天良”了。

\
边业银行民国十四年版“天良”一角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被日军占领,新边业银行在东北各地分行6000余万元的总资产,均遭日伪中央银行的强行没收。之后,张学良在天津重设总行,1936年8月1日又将总行移至上海。“西安事变”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后,边业银行的股东们见状纷纷抽回股本,致使银行无法维持正常的经营活动。经留守的几位经理请示,被软禁在浙江奉化雪窦寺的张学良,于1937年初致信边业银行,同意银行停业的请求,经营18年之久的边业银行遂告业务结束停业清理。但盖有“天良”印章的纸币流传至今,记录下了这真实感人的故事。

声明:作者王允庭,转载自“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