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唐代马蹄金调包案:总价值高达3360万文

http://www.shouxi.com 2019-03-02 09:43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作为财富的象征,黄金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竞相追逐的对象。对黄金无限的渴望、血脉中流动着的贪婪,为了拥有它,很多人铤而走险,不惜以身试法。在开明盛世的大唐时期,就曾发生过一起非常轰动的“马蹄金”失窃案,这是一起颇为离奇的掉包案件。

\
马蹄金

马蹄金,正面内凹,呈椭圆形,背部周壁向上收敛,底大口小,形似马蹄,每枚重量在240—270克左右。马蹄金在唐代曾屡有出土,如唐人颜师古在注《汉书》时就曾写道,“今人往往于地中得马蹄金,金甚精好,而形制巧妙。”

建中年间(780—783),在今陕西凤翔县,一个农民在田间耕地时,挖出一只陶罐,里面装满“马蹄金”,后被人掉包,县官锒铛入狱,幸亏一名叫袁滋的人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最终将案件破获。

这件事见于南宋人郑克著《折狱龟鉴》卷一“释冤上”之“袁滋称金”条。《折狱龟鉴》是我国古代一部著名的案例汇编,主要分析和评论历史上曾经发生的各个案例,全书共二十卷。

“袁滋称金”条目全文如下:

唐李勉,镇凤翔。有属邑耕夫,得马蹄金一瓮,送县。为令者虑公藏主守不谨,而置之私室。翌日,开视之,则皆土块耳。以状闻府,遣掾案之,不能自明,诬服换金。初云“藏之粪壤,被人窃去”,后云“投之水中,失其所在”。虽未穷易用之所,而皆以为换金无疑。府中宴集,语及此事,咸共嗟叹。时袁滋在幕府,独疑其枉,勉乃移狱就府,俾滋鞫之。滋阅瓮间,得二百五十余块。诘其初获者,则二人以巨竹舁至县。乃于列肆索金,依块形状,镕写校量。始秤其半,已及三百斤,计其大数,非二人以竹担可举,即是在路之时,金已化为土矣。令乃获雪。旧出康骈剧谈录。

整个案件的过程是这样的,凤翔一农民在耕地得到一只装满“马蹄金”的陶罐决定由官府处置,就请了两个壮劳力将陶罐抬到县衙内,县令为安全起见先存放在自家。

第二天一早,县令打开陶罐,发现“马蹄金”不翼而飞,代之以黄土块,人们都认为是县令贪婪,监守自盗,暗中做手脚,实施掉包。

太守李勉闻此很是震怒,责令县令交出“马蹄金”,县令有苦难言。这时,洽袁滋在太守府中,听闻此事后怀疑或许有冤情,李勉就让袁滋重新审理此案。

因为陶罐里内有250余件黄土块,形状类似马蹄金。袁滋就派人到市场购买一定数量的黄金,重新熔铸成与“马蹄金”大小相等的金块。然后进行称重,称到一半时,就已达300斤重。

当时是两个壮劳力用扁担将陶罐从田间抬到县衙的,250块“马蹄金”,总重600斤,这个重量远远不是他二人用扁担抬着就能完成的。

最后,真相大白,原来在路上,两位壮汉使用了掉包计,将250块“马蹄金”替换成随地可见的黄土块,县令也沉冤得雪。

虽然大家都知道黄金价值昂贵,增值保值,那么这批马蹄金有多值钱呢?这批马蹄金总重600斤,唐代一斤约合今661克,总计396600克,按照近日黄金牌价每克288计算,共折合人民币114220800元。

那么,这批马蹄金在唐代购买力又如何呢?

终唐一代,黄金的价格始终维持一个较高水平。王仲荦在《金泥玉屑丛考》中,指出唐代中期大历年间(766—779年),二百两黄金折合七百贯铜钱,一两黄金折合3500文开元通宝钱。这批马蹄金共计折合33600000文开元钱。

以《新唐书·食货志》记载天宝五年“斗米之价,钱十三”,为依据,这批马蹄金可以买到2584615斗大米。在这起案件中,两个壮汉犯的是盗窃罪,盗窃可以算是人类最古老的犯罪之一,历来受到人们的鄙视。在开明盛世的大唐社会,官府对盗窃罪的处罚改为杖刑,法官给盗贼量刑,是将偷窃的财物价值折算成绢数。

《唐律疏议》是唐朝刑律的汇编,是我国现存最古、最完整的一部封建刑事法典,其对盗窃罪处罚规定:“诸窃盗,不得财,笞五十;一尺杖六十;一匹加一等;五匹徒一年……。” 依照如此处罚力度,那两个壮汉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这个故事读起来还是十分有趣,一方面通过称重方式巧断案,让我们见识了古代官吏的智慧;另一方面,我们也从中知道唐朝时期“马蹄金”也是大量屡有出土的。

声明:本文原作者王纪洁,“ 钱法堂”微信公众号授权转载。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