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私人之国 亚特兰蒂姆币等值澳元

http://www.shouxi.com 2018-10-04 10:05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很多国家土地是可以出售的,也就是永久地权,取得土地的人们似乎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为所欲为了,比如建立个国家什么的,现实没那么美好,在很多地方你在自己的土地上挖个洞造个房子或是砍棵树都要经过各种审批和认证才行,建立个自己的独立小国就更是天方夜谭了。不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还就是有很多“有理想有胆识”的人这么干了,方式多种多样,成就也各不相同,这里举几个有名或是不那么有名的例子。

首先看看所谓私人国家的鼻祖,也是历史很悠久的一个,西兰公国(Principality ofSealand)。该国1967年9月2日建立,在这一天,前英国皇家海军上校帕迪·罗伊·贝茨(Paddy Roy Bates)率领家人登上了怒涛塔,宣布在这个二战中英国人建造以抵抗德国空军的废弃北海塔楼平台上正式建国。该国国土大约4000平米,可居住面积550平米左右,所以虽然该国名义上有27名国民,但实际上常住人口不超过5人。其中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建国者,该国的元首“罗伊亲王”及其“皇室”一家。

\

西兰公国大概是所有私人国家里得到待遇最好的一个,就在他刚独立没多久的1968年,罗伊亲王的儿子麦克就与入侵了西兰公国领海的英国海军一艘辅助船交了火(鸣枪示警),虽然西兰公国方面宣称对方入侵本国是要驱赶他们,但英国海军表示他们其实只是要去修理一个浮标。总之,等麦克一登陆英国,立刻就被以违法使用枪械罪逮捕,但之后的法官最终撤销了案子,并在结案陈词中写道,因为西兰公国不在英国领海范围内,故此不是英国领土,本法庭没有管辖权。西兰公国将这个判词视为英国政府对其地位的承认而十分雀跃。

这个一共只有20多位国民的海上平台还曾经上演过“首相”政变,亲王率领雇佣军夺回国家的戏码。之后政变失败的首相被囚禁,因其是德国公民,德国政府还派遣了外交人员前去商讨营救事宜。最终,首相被释放,还组织了流亡政府并大肆发行伪护照。这个护照并不被真正的西兰公国政府所承认,但因为发行量实在过大,西兰公国只好最终宣布所有的本国护照都无效。德国派遣外交官的事实也被西兰公国当作德国正式承认其地位的象征,和英国一样,德国也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儿当真。

\

2012年,罗伊亲王逝世,享年91岁,国家元首变成了琼王妃(他老婆),由麦克王子摄政(他儿子,就是开火打英国船的那位)。2014年,麦克王子的孙子佛莱蒂王子出生,这个王室家庭顺利延续着香火到了第四代,可喜可贺。西兰公国可说是在无主土地上建国的代表,由于这个平台算是人造土地,而二战后英国政府又正式废弃了该设施,所以罗伊的举动并没有违法,英国法官的判词也言之成理。虽然是自嗨型的国家,但实际上如果有一个“一般”国家承认了西兰公国的主权并与之建交,他基本就是正式的国家了。当然,私人国家之间互相承认是没有意义的,就如当初西藏与外蒙都号称独立之后互相承认以谋求独立主权的地位,结果这俩国家之外谁也不承认他们,于是这种承认也就只存在于自嗨的逻辑中了。

如果说无主土地建国没有问题,那么在自家建国又怎么样呢?赫特河省公国(Principalityof Hutt River)是另外一个例子。与西兰公国不同,赫特河省公国的独立按照建国者 “至高无上的赫特君主伦纳德殿下”(His Royal Highness Prince Leonard of Hutt)也就是农场主伦纳德.卡斯勒的话说是被澳大利亚政府逼的,主要原因是小麦配额的问题。为了农业补贴和农产品配额等复杂的问题,澳大利亚政府对小麦种植有严格规定,也就是说差不多相当于计划经济,卡斯勒对此十分不满,在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干脆于1970年4月21日率领他的老婆与七个子女,从澳大利亚独立了。

可以看出,有自治传统的国家尤其是英系的国家,对于这类事儿都抱持着一个轻松甚至有几分幽默的心态来看待。与天朝发现称帝的不法行为就由派出所,有时候是街道居委会大妈或是村干部前往剿灭不同(关于这个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一下关键字:建国后称帝的人),澳大利亚和英国都有些听之任之的感觉。赫特河省公国就这么一路自嗨了下去,成为了澳大利亚一个相当有名的景点,并靠着卖邮票与纪念币赚取收入。1976年,澳大利亚外交部曾经在一封给总理的内部电报中提到要会同英国有关部门警惕赫特河省公国被外界承认。2005年,澳大利亚政府税务部门发出的税单将卡斯勒夫妻列为了“非居民”而免税。这被视为赫特河省公国终于被澳大利亚政府承认的标志性事件,这份税单也就成了镇国之宝。

\

从澳大利亚政府处理赫特河省公国的情况可以看出,一个以自治为基本逻辑的政体,在构建起以联邦制或邦联制这种政治连结方式之后,对于挑战其内在逻辑的事物实际上都还是比较宽容的,可谓是不忘初心。而像是俄罗斯这种本质上是中央集权逻辑的国家,无论当初叫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还是今天的俄罗斯联邦,实际上都不会容忍这种打开独立套娃的行为,因为他惧怕多米诺效应的发生。这一点不是说英系国家不担心,不然卡梅伦也不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挽留苏格兰,加拿大也不用着急麻慌的修改各种法律限制魁北克公投了。只是他们相信的逻辑是自治为第一基础,所以当无法联合的时候,分开是合理合法的。这一点林肯不会同意,所以打了一场违宪的内战以留住了统一的美国。

\

说到澳大利亚,这里还有另一个世界知名的私人国,亚特兰蒂姆帝国。帝国的建国者乔治二世皇帝陛下(自称的)在1981年11月,也就是他15岁的时候在自家公寓里建立了亚特兰蒂姆帝国,国土面积61平米,当然现在随着皇帝陛下本人的辛勤工作已经有了一片乡间土地。有趣的是和前两个私人国一样,这些英系国家的人都很喜欢皇家、贵族的感觉,国家都建成了君主立宪体制,之前所谓公国严格来说算是亲王级别,而这次乔治二世则干脆自己当了皇帝。

\

亚特兰蒂姆帝国有自己的宪法,使用一种从冰河时代结束开始纪元的日历,以建国的1981年为纪元10500年,2016年则是10535年(实际的日历要更复杂一些,大体上是一年10个月,每个月36-37天,总共也是365天)。他的货币单位叫做Solidi,原则上与澳大利亚元等值,当然他出品的都是纪念币没有流通货币。亚特兰蒂姆帝国的立国精神是国家无领土概念,他认为在拥有自由迁徙能力的今天,人们可以身处世界任何地方而不妨碍他作为某一国公民的认知,所以亚特兰蒂姆帝国只会认定你的公民身份而不会以国土和国界这样的具体形式限定你在哪儿才算是进入或离开了帝国领土,换句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原力与你同在。

\
\

它的公民申请也很简单,只要到官网上提交表格就可以,如果需要实体证书则要支付15美元的邮费和打印费。在之前尼日利亚内战冲突和马里内战厉害的时候,帝国政府还特意发表过声明暂停接受这些地区的公民申请,自己玩的很严肃。相对的,所谓的地球村国际化其实只是现实中大国扩张自己管辖权的口号与手段,美国自己根本不接受国际化,很难签署一份多边协定,也不加入什么国际公约和国际组织,国际法庭可以审判对手却不能审判自己,联合国仍然是五常一票否决,一切都还是那么的19世纪。这么看来,亚特兰蒂姆帝国可能离着所谓的现代化概念更近一些也说不定呢。

我因为很喜欢亚特兰蒂姆的纪念币而给皇帝陛下写过邮件,有幸在几个月还是大半年之后我已经忘了这回事儿的时候收到了回信(想必皇帝陛下日理万机,没太多时间查看邮箱),可惜再次回信就没有了下文。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在去澳洲旅游时预约一下,印象中120美元就可以前往其在澳洲的“省份”游览参观,再多付一些钱还能得到皇帝陛下本人的亲切接待并共进午餐。

说了这些欢乐的例子,我们再看一个不那么快乐结局的国家,米涅瓦共和国(Republic ofMinerva)。故事是这样的,1972年(是的,70年代就是这么欢乐)一群自嗨的人在太平洋的两处暗礁上堆了一堆的水泥和珊瑚,把暗礁堆成了“明礁”,于是很高兴的宣布他们是这两块新土地的所有者并宣布建国。可惜好景不长,因为他们的国家离美国太近离上帝太远,哦不对,是离汤加太近,所以他们的建国行动触怒了这个巨大的邻国(陆地面积747平方公里,人口超过10万,相比之下米涅瓦共和国只有不到1平方公里的领土和还没来得及成为公民的0人口)。身为体重220公斤(汤加是有名的以胖为美的国家)的吉尼斯世界最重国王记录保持者的汤加国王图普四世很不开心,于是率领着由铜管乐队为主体的警察部队,身着传统树皮装束,驾驶着英国时代留下的接驳渡船,凶神恶煞般来到了米涅瓦共和国。

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因为礁岛上并没有人),汤加完成了对新领土的征服,米涅瓦共和国只存在了几个月就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当然,建国者为了缅怀逝去的祖国还是在1973年制作了纪念币。也许你会觉得1平方公里的土地很可笑,汤加自己也不过是个弹丸小国,而这所谓的领土吞并则更像是一出喜剧。然而在现实中,这个1平方公里的地方也许是一个几百几千甚至几万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汤加也许就是美国、英国或是俄国、德国,而领土的吞并可就不是那么喜剧了。

\
\

一个国家的诞生和存在除了其自身的意志外,还无可避免的要受到环境的约束和影响,这就是我们山沟里那些皇帝们无法国祚绵长(当然他们自己倒行逆施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毕竟农民皇帝们最喜欢的就是三宫六院),而上述的几个国家却可以自嗨30年的缘由。“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句话用在国家身上也合适,国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主权的边界又在哪里,国际秩序是不是与普世价值八杆子打不着,这就是这些自嗨国家能够带给我们的思考。

声明:本文为杨然原创,"喧嚣年代的沉静"微信公众号授权转载。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