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京城最窄胡同:仅宽0.4m 却藏清银钱交易厅

http://www.shouxi.com 2018-03-07 09:10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钱市胡同位于北京市珠宝市街西侧,临近著名的商业区大栅栏。历史上和现在一直是北京最窄的胡同。胡同全长55米,平均宽仅0.7米,最窄处仅0.4米,两人对面走过都要侧身而行,或者需要得有一人先退入胡同中的门楼,街内南北共有九组建筑。 一个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就难以通行了。尽端是一庭院,上有罩棚,旁有铺房,是清代官办的银、钱交易的“钱市”遗存,是早期金融市场的雏形。钱市胡同是北京最窄的胡同之一。

珠宝市街是清代炉行最集中的地段,形成了钱市,民国以后炉行萧条,钱市无市,才改建成银号铺房,形成一条窄胡同。 街南四组三合院和一间铺面,每组三合院占地80平方米,从门上匾书有更改的迹象分析,当时是炉行,后改为商店作坊。街北四组均为独立式房屋,有二层、三层楼,原是银号。

三合院结构均采用中国传统的木结构形式,砖门楼,抬梁式屋架,仰合瓦顶,屋顶现尚存气窗,是炉行冶炼银锭的作坊,北面楼房是中、西两种式样,栓、窗套、檐口线脚及铁花护栏等装饰,都体现中西结合。三层楼后半部用中式建筑,前半部有一个两坡顶凉棚,做为中西两种风格的过渡,门上有石匾,匾名“大通银号”。二层搂门上有石匾,匾名“万丰银号”。 小巷西端是钱市的两排平房,中间天井升高,上加五撰悬山式屋顶,两侧升天窗。 钱市胡同是中国现存最早,也是最完整的金融交易所;同时,在一片狭小的土地中创造出紧凑而多样的建筑空间环境,既反映这条街巷特有的属性,也显示出建造设计者的聪明才智。

在清朝钱市胡同两侧都是当时的政府特别批准的专门从事贵金属熔铸行业的作坊,这种行业在当时被称为“炉行”。清《朝市丛载》记载:“银钱市,在前门外珠宝市中间路西小胡同。”在清末废两改元之前,北京全城的钱庄、粮栈及各行各业较大的商号,每天早晨都要到钱市参加交易将银两换成制钱,或将制钱换成银两,于是钱市就变成了当时的重要金融市场。民国建立之后,炉行失去了政府授予的特许经营权,加之币制改革,对贵重金属熔铸的市场需求萎缩,炉行萧条钱市无市,改建成银号铺房,因而这里可以算是中国现存最早,也是最完整的金融交易所。当时钱市胡同两侧的银号利用法律的漏洞,无节制地扩建他们的商号建筑,侵吞公共通道,最终使钱市胡同成为北京最窄的一条胡同。

钱市胡同最窄处仅44厘米,建成这样是因为此地有大量银钱往来,需要防盗

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目前,有着“北京最窄胡同”之称的西城区钱市胡同正准备建银钱业博物馆。这条55米长的胡同一直是北京最窄胡同,平均宽度只有70厘米,最窄处仅有44厘米。钱市胡同的尽头曾是清代官办银钱交易大厅,也是老北京的金融中心。

西城区文物保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介绍,相关人员已经对钱市胡同的历史等进行了资料收集和整理,目前计划是在钱市胡同建立传统银钱业博物馆,留住这段历史。她表示,这些年改造的原则是,不会破坏胡同原有肌理,因此钱市胡同可能仍会是北京的“最窄胡同”。

北京最窄胡同最窄处仅44厘米

从地图上看,这条仅有55米长的胡同确实很不起眼,但在北京的民俗爱好者中,这条胡同却有个大名鼎鼎的称号:“北京最窄胡同”。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发布的数据显示,这条胡同的平均宽度只有70厘米,最窄的地方更是仅有44厘米。“两个人要是在钱市胡同里对着走,到了最窄的地方就得错着身子,互相蹭过去,连对方的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位北京民俗爱好者说。

此外,令很多民俗爱好者津津乐道的是,钱市胡同是北京最古老的“金融街”之一。据记载,清代的时候胡同最深处就是官办的银钱交易大厅:商人们在这里将白银兑换成铜钱,或者反过来将铜钱兑换成白银,这里的汇率影响着全国的金融市场,“钱市胡同”也因此得名。直至今天,当年银钱交易大厅的大棚仍然矗立在钱市胡同最深处,成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钱市胡同炉房银号建筑群的一部分。

近日,有民俗爱好者注意到,钱市胡同入口处出现了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的告示。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此次项目计划的征收范围涵盖了钱市胡同内的多所院落。

用信鸽报汇率曾是前门一景

对于钱市胡同的老居民来说,钱市胡同充满了历史和回忆。据介绍,在清末,每天黎明时分,北京全城的钱铺、粮栈及各行各业的大型商号,都要到钱市胡同参加交易,到了钱市开盘的时间,经纪人们将兑换比例写在一块水牌上,然后站在各自的案子上,高声呼唤买或卖。

据介绍,当年被派来交易的员工会携带几只信鸽。钱市开盘后,各家将当天“汇率”小条拴在鸽子腿上放回自家店铺。店铺会有专人将鸽子带来的“汇率”摘下,并按此作为买卖标准。那时候,每天清晨,住在大栅栏附近的人们总是能够看到几百只鸽子同时从钱市胡同里飞出,然后又陆续飞回,成为一道特别的景致。

李艳茹家曾是“钱眼”,有游客专门来拜她家天窗李艳茹家曾是“钱眼”,有游客专门来拜她家天窗

百年过去,曾经的钱市已经不复存在。如今的钱市大棚下已经是钱市胡同7号院,成为不少市民的家。在这里住了20多年的李艳茹提起自己的家,就停不下话匣子:“别看这个房子小,但是我可是住在‘钱眼儿’里呢。”李艳茹说,自己的房子是老钱市的炼银炉所在地,她介绍,当年搭建炼银炉讲究“金三银四”,这间房从西边数第三间,从东边数第四间,所以是聚敛财气的“钱眼儿”。

2009年7月,钱市胡同被定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那段时间我们家接待过不少游客,有个日本游客进来就冲着那个家里的天窗鞠躬,导游说他是做生意的,专门来沾财气。”李艳茹说。

令李艳茹遗憾的是,20多年前,大棚里住着位老太太,曾给李艳茹的丈夫讲过很多关于这处老钱市的传奇故事,但随着老太太和李艳茹的丈夫等老人的过世,很多老故事都失传了。多名老居民表示,希望能够将钱市胡同的老记忆保存下来。

小时候住在钱市胡同的王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大栅栏一带的孩子玩捉迷藏的时候,都不敢往家这边跑,因为太窄了,又是个死胡同,跑进去肯定要被抓住。大一点的孩子就有经验,堵着别的方向,一点点缩小包围圈,把我们赶到钱市胡同这里,我们常常被他们‘包饺子’。”

最窄胡同能防贼拟建银钱业博物馆

“全球互市翰琛赆,聚宝为堂裕货泉”,王先生至今还记得钱市胡同4号院门板上的这副对联,“这对联藏着头,听有的老人说是‘全聚’的意思,院子里其他门板的对联也都有个好彩头。”

北青报记者看到,至今钱市胡同的很多门板上都刻着对联,比如10号院门上的“聚宝多流川不息,泰阶平如日之升”、2号院门上的“增得山川千倍利,茂如松柏四时春”等。“这里以前都是一些银号,从门板就可以看出来,一方面要追求商业利益,另一方面这些人也很有文化素质,并且有利用经济报效国家的愿望。”王先生说。

让老居民们感慨的是,作为北京最窄胡同,“小毛贼”根本不敢来胡同里偷东西。因为“把入口一封,跑都跑不了”,这也恰恰是钱市胡同建成这样的原因,据大栅栏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介绍,钱市胡同之所以如此狭窄,就是因为这里曾经有大量的银钱往来,很容易遭到歹徒觊觎。胡同宽度只容一人通行的话,即使歹徒在此得手也很难逃跑。可以说是不用围墙,却比围墙还好用的防盗之术了。

“街坊之间的关系都很亲密,毕竟经常会在胡同里擦身而过,那么近的距离肯定要寒暄两句,不可能像住在楼房里一样视而不见。”李艳茹则告诉北青报记者,从丈夫过世后自己一直独居在此,遇事都是邻里之间相互帮助。“前几天我家没电了,就是对门儿的小伙子一大早帮我买的电。”

北青报记者从西城区文物保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的计划是将在钱市胡同建立钱市胡同传统银钱业博物馆,将珍贵的文物建筑和历史记忆保存下来。“我们已经对钱市胡同的历史等进行了资料收集和整理,一旦修建博物馆,就可以提供相关的展览内容。”

她表示,这些年对北京老胡同的改造工作都遵守着“不破坏胡同原有肌理”的原则,而且钱市胡同的古建筑属于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因此即使进行升级改造,钱市胡同仍然可能是全北京的“最窄胡同”。(北京青年报 李卓雅)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