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清朝中央造币厂:宝泉局铸造最多+最有钱

http://www.shouxi.com 2017-07-03 14:11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乾隆京城全图》第三排 宝泉局

终清一代,作为交易媒介的制钱,在百姓日常的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清代的金属铸币体系分为中央鼓铸和地方各省鼓铸。入关之后,沿袭明制,在京师设有宝泉局(隶属户部)和宝源局(隶属工部)两个中央钱局,铸造了清朝历代钱币。此外各省也陆续设置铸钱局,在全国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制钱生产体系。

清政府的中央货币政策重点集中在铜钱上,沿袭明代的制度,继续维持在铜钱铸造方面的垄断权。

顺治元年(1644年)五月,“承明制”,迅速建立起政治、经济体制。在铜钱的铸造方面接管了明朝的三个铸钱局,即户部的“新”、“旧”两个局及工部的一个局,名为“京局”,并立即开炉铸钱,面文为“顺治通宝”,以后陆续在各地设钱局,时有增减。

宝泉局炉座设置

清朝沿袭明朝传统,设“吏、户、礼、兵、刑、工” 六部,其中户部拥有现今财政部+民政部+交通部+建设部的多项综合职能,掌管全国疆土、田地 、户籍、赋税、俸饷及财政、铸钱等民生大事,下设铸钱局为宝泉局。宝泉局是当时全国钱币铸造最多的钱局。

\

户部宝泉局在原东四牌楼街之北,为公署。雍正时,因鼓铸数量增加,于是分为四厂。其旧署不再设炉鼓铸,“但以收贮铜铝”。在东四牌楼的四条胡同设立东作厂,置炉十二座,东作厂在《乾隆京城全图》中为一方形大空院,东南角为两进院官厅。南作厂设于东四牌楼的钱粮胡同,置炉十二座。西作厂设于北锣鼓巷的千佛寺后面,置炉十四座。北作厂设于北新桥以北三条胡同,置炉十二座,正炉总共为五十座。并于东南西三厂各置“勤炉”三座,北厂一座,“以备铜铅多余,加卯鼓铸”。

\

按照清制,“户部铸二,工部铸一”,即宝泉局铸钱的数量相当于宝源局的二倍。故有初时户部宝泉局设炉100座(一说50座),工部宝源局设炉50座之说法。

铸钱数量

\

按照现代金融政策理论来讲,要想社会经济运行高位稳定,就必须有效控制货币总量,对于清政府来讲也不例外。

为控制流通中的货币总量,清政府根据市场上银钱比价的波动,不断调整铸币量。对于京城两个铸钱局,政府规定每年生产制钱的数额,采取增减铸币数量和增减铸炉数量的方法,进行控制。

据统计,从顺治至嘉庆年间,京局大约增减铸币数量十四次,以后因库存铜材不足,每月逐渐少铸。清初京局铸钱并无定数,每年自数万串递加,铸至数十万串不等。康熙二十三年以后,分定卯数 。大抵宝泉局每年为28万余串或23万余串不等。

钱局的管理

\

据《清会典》记载,京师户部宝泉设一名满汉右侍郎总理铸钱,设满汉司官监督铸钱。收纳铜铅,实施钱法与监督炉头、匠役如式按卯鼓铸等,则由两局派出的大使和笔帖式负责。

具体来讲,大使的职责是约束工匠、看守物料和掌管库藏;笔帖式为局内低级官员,掌管满汉文书的翻译和收发;再下一级便是指挥铸钱工匠从事铸造的炉头,他们是钱厂中真正大权在握的人。

具体铸钱和操作完全是由工匠负责完成,朝廷对工匠们的管理非常严格,一方面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同时还采取严厉的处罚措施,如有炉役违法,则将“分别惩处”。

当时京师铸钱业分工很精细,有看火、翻砂、刷灰、杂作、剉边、滚边、磨钱、洗眼等八行。可见,清铸钱工艺更加精密、完善。

铸钱很盈利

设置钱局大规模鼓铸钱币,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商品交换发展的需要,但不可否认,弥补财政不足、追求利润、掠夺社会财富也是清廷铸钱的最主要目的之一。清政府希望通过扩大铸钱规模,增加铸息银两,补充军费开支。

据史料记载,铸钱业盈利较大,如顺治十二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二月底,宝泉局共铸制钱三千三百七十九万二千文,值银39790两,除铜本二万两,炉匠工料银8085两,获利5707两,月利润率高达20%以上。

铸钱的使用范围

在京城钱局所铸钱币的使用方面,政府亦有着严格的管理措施,规定京城所铸制钱只供京城之用,不准运往外省。其中,宝泉局所铸铜钱缴户部库,这些制钱与银按一定的比例搭配,作为京师八旗兵营的军饷。

作为清朝最主要的钱局,宝泉局存在的历史贯穿了大清王朝的整个发展进程。宣统年间,全国各省几乎都已停铸制钱,仅宝泉局铸过一种重一钱的“宣统通宝”小平钱,数量也不多,分为大小两种。清廷在辛亥革命的暴风骤雨中迅速土崩瓦解,宝泉局也随之完成使命。(来源:华夏古泉 作者:王纪洁)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