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请登录 | 免费注册 | 联系客服

客服QQ:18520648
微信账号:shouxicom
电话:0086-10-62669610

| 手机首席

关注首席官方微信号
掌握最新最全钱币动态

联合创办 CICE/HKCS 系列钱币展销会

联合创办 CICE/HKCS 系列钱币展销会

首席收藏网 > 钱币资讯 > 观点视点 > 正文

青蚨钱说:飞去复飞来寓意兴旺 多现清代花钱

http://www.shouxi.com 2016-08-13 05:59 中国钱币博物馆

青蚨,经常被引用的出处是干宝《搜神记》:“南方有虫,名蝦蝺,其形似蝉而差大,味辛美可食。每生子,必著草叶,大如蚕种。人得之以归,则母飞来就之,不以远近,虽潜取必知处。杀其母以塗钱,以其子塗贯,用钱货市,旋即自还。故<淮南子万毕术>以之还钱,名曰‘青蚨’,云:‘青蚨,一名鱼伯。以母血塗八十一钱,以子血塗八十一钱,置子用母,置母用子,皆自还也。’”

《淮南万毕术》原文:“以其子母各等,置瓮中埋东行阴垣下,三日后开之,即相从。以母血塗八十一钱,亦以子血塗八十一钱,以其钱更互市。置子用母,置母用子,钱皆自还。”

两相对照,《搜神记》文字显然出于《淮南万毕术》而加以润饰变化。晋去汉未久,传承固当如是。另,《说文》亦云:“青蚨,水虫,可还钱。从虫,夫声。”足见还钱之说汉时已经完备了。再来看成书更早的《鬼谷子》,其《内揵》篇有云:“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若蚨母之从其子也。”这可能提示着一个更原始的版本。所以,关于青蚨的传说,由起初的母从其子(此中隐约的父系宗族观念如果加以讨论也颇有趣),后来逐渐衍变至于子母相就并且有了还钱之神奇,这样一个发展的脉络是显而易见的。

接下来必须提及的是“青凫”,因为一直有人认其为“青蚨”之误,如中华书局《新辑搜神记》卷二八“青蚨”条后注云:“《御览》卷八三六、《事类赋注》、《山堂肆考》讹作‘青凫’。案:《御览》卷九五〇引《淮南万毕术》及《酉阳杂俎》续集卷八俱作‘青蚨’。”“凫”、“蚨”同音,前此后彼,似乎必有一正一误,然而“青凫”自有典故。旧传为汉郭宪所作《洞冥记》卷四:“帝升望月台,时暝望南端,有三青鸭群飞,俄而止于台。……青鸭化为三小童,皆著青绮文襦,各握鲸文大钱五枚,置帝几前。身止影动,因名轻影钱。”因此,“青凫”乃是钱的另一别称,惟无还钱之用而已。六朝时,梁元帝《与诸藩令》云:“即日青凫朽贯,红粟盈仓。”张正《见钱启》云:“青凫委质,笑夷甫之不言;赤仄垂缗,重河间之能数。”皆用此也。又,东坡词别本作“起舞弄轻影”,实亦用此典故,正如玉楼银海之事,信手拈来皆是仙家语,其博学真不可及也。

青蚨也好,青凫也好,历代诗文中所见多有,至于青蚨的形象,在古钱中同样难觅其踪,即使在花钱琳琅大观的宋代,似乎也不见好事的雅客以青蚨为题材有所创作,可发一叹。看来,除非有新的发现或考据,很难得知汉唐宋元人眼中笔下的青蚨是怎样一种似蝉的水虫了。然而从清之后,突然有点耳目一新,青蚨们翩然而出了。

\
青蚨马兰钱(首席论坛会员huanyin供图)

\
青枫巨蝶图

四川“马兰钱”中有一种“青蚨飞去复飞来”,其上一物大致如蝶,双翼则刻意作蝠形,兼寓福至之意。背面花枝繁盛,无任何细节关乎“水虫”,考其渊源,乃以宋“青枫巨蝶图”扇面为本,因此,姑不论其有稽无稽。

\
光绪三十四年信成银行银元券

清中期以后,青蚨就是这蝶一般的面目。浙东代用币“冯记合祥”钱背亦用青蚨,惟躯干肥短,稍近似蛾。同时期纸币也不例外,光绪三十四年信成银行银元券上,四角所饰的蝶形物亦当为青蚨,以附庸古典并取利市之吉义。(潘懿)

拍品推荐

农作物试铸样币二套

价格:RMB 2,242,500

结标:2020-12-15

有利银行伍圆样票

价格:HKD 600,000

结标:2021-01-09

民国17年张作霖像壹圆

价格:USD 2,280,000

结标:2021-04-06

1825俄罗斯康斯坦丁样币

价格:USD 2,640,000

结标:2021-04-06


展会日历 DATE
2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