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币大藏家伊莱:比肩古德曼 最受张秀青钦佩

http://www.shouxi.com 2016-04-27 14:45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作为业界最有口碑的钱币门户,首席收藏论坛一直注重纯粹钱币收藏家交流、分享、学术交流,也因此吸引了两岸三地、海内外的钱币名家、泉友。近日,来自台湾的林宪璋先生,在首席收藏论坛分享了资料极全的《无名的名家Eli Wallitt 伊莱瓦力特19xx~2003》一文,向大家介绍了中国机制币品相之王伊莱-瓦力特的故事,以下为整理摘录(首席收藏略有修改调整):

\
伊莱藏品:吉林厂平一两UNC+ 点击查看更多组图

机制币藏家张秀青先生最推崇的收藏家是谁?古德曼跟谁几乎平分了耿爱德的一级藏品?机制币集藏品相之王又是谁?所有问题的答案均指向一个人,他就是伊莱-瓦力特(Eli Wallitt),一个本该铿锵有声,却无人知晓,籍籍无名的一流藏家。

2004年,当我第一次听到伊莱的名字,才想起,原来鸿禧美术馆出版的”中国近代金银币选集”一书得以付梓,正是因为1989年张秀青先生得到“Eli Collection”(伊莱藏品)全部中国钱币藏品的缘故:当时,鸿禧美术馆开馆在即,而洽购古德曼先生(Irving Goodman)的全部藏品因故告吹,但却与伊莱藏品适时谈成,其收藏规模与古德曼旗鼓相当,因此,鸿禧美术馆的钱币部分才能有足够的精彩展品上展。

“如果没有伊莱的这些精品,张秀青的这本收藏集将失色不少!”陈吉茂先生每每论及当时的鸿禧藏品,常如是说。

两大藏家:一个名满泉坛,一个无人闻问

在上世纪70-80年代,伊莱是非常活跃的藏家,除了英国跟欧洲的金银币外,中国清代机制金银币也是他的收藏核心,这与古德曼类似,古德曼除中国钱币外,也十分喜爱收藏俄罗斯钱币。古德曼与伊莱,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欧洲,几乎主宰并囊括了上世纪90年代前所有中国珍稀银币的去向。不过,因两人处理藏品的方式不同,造成一个名满华人泉坛,称颂多时;另一个却无人闻问,甚至连姓氏都没人知道,名字也常被人拼错。

1989年,伊莱所有的中国机制币藏品通过私下交易,全数让售张秀青。而古德曼未与张秀青谈拢价格,数年后举办了最著名的中国机制币拍卖“1991年古德曼专场”,自此,两人从齐名转变成一人独享聚光灯。这一枯一荣的戏剧性变化,全因处理藏品方式的不同?还是因当年两次交易估价有误?还是因为张秀青的收藏偏好?如果当年谈成的是古德曼而转送拍卖的是伊莱,那该会是如何?当然历史无法重来,我们只尽力去补正,让事实还原。

1989年伊莱集藏私下交易时,参与或知道此交易的仅有五人,即未亲自出席的伊莱、新加坡林文虎先生、英国Agent Mr.Andre以及台北的陈吉茂与张秀青先生。由于当时未留下任何文字数据,而且交谈时,仅用音译,加之各地英语口音的不同,所以口传至今,伊莱有伊莱恩、伊连、伊连恩或伊列特等称呼,纯熙兄也曾试图以上述发音请Spink查询,但同样一无所获。

有趣的是,除了两位英国人,其余参与者对伊莱名字的英文正确拼法却一无所知,也毫无兴趣,更谈不上全名为何了。直到2016年3月透过林文虎先生,与Mr.Andre取得联系,方才得知伊莱的正确英文全名是ELI WALLITT。

张秀青:“我最钦佩的收藏家就是伊莱”

伊莱约与古德曼属于同一时期,其藏品不仅品种难度高,品相更是万中挑一。在1971年E.Kann的藏品拍卖中,其中的10枚一级品,除了张璜与刘改造各得1枚外,伊莱获得3枚,其余则全归古德曼。伊莱的这三枚分别是UNC福建官局七钱二分、Proof-BU广东寿字壹两阳蝠及UNC吉林厂平壹两。从这3枚藏品来看,伊莱在当时应以品相优先。

而古德曼所得的5枚一级品,有3个品相虽是XF-AU,但却有贵州黔宝双龙、奉天壹两及山东足纹壹两等3枚孤品。另外,还有一枚XF新疆省造七钱二分,极有可能是第一枚在拍卖会中出现的新疆省造七钱二分,在当时可能也是孤品。这样看来,古德曼则对品种更加在意。所以,这两位大藏家一个拼品相,一个要品种,一时瑜亮。

如果比较伊莱的藏品与古德曼藏品的份量,可从当时鸿禧美术馆洽购二者藏品估价着手。当时两批藏品分别于1985与1989由鸿禧出价评估,古德曼的藏品总值略高伊莱三成,但古德曼藏品整批有一千多枚,是伊莱数量的四倍。两相权衡足见伊莱的藏品分量之重。同时也可看出伊莱贵在精,古德曼则重全。虽然古德曼的藏品有3枚孤品,但这对当时也拥有10枚以上一级品的张秀青来说,不是必要的选择。

藏家伊莱瓦力特:比肩古德曼 最受张秀青钦佩
伊莱藏品一级品及去向

伊莱共收藏250余枚中国机制币,只有清代龙图主币,没有辅币与民国钱币,其中包含10枚一级品分别是,一套有编号的京局庚子Matt Proof、台湾大清国宝老公银、大清银币短须龙壹圆、吉林厂平壹两、中外通宝壹两、湖南省造七钱二分、福建官局七钱二分,广东寿字壹两阳蝠、新疆省造SUGAREI七钱二分和陜西省造七钱二分。

当然还有大清银币大尾龙、湖北本省七钱二分、上海壹两有无芒线一对、北洋一两、户部一两、一套老江南Proof、大清金币丁未、一对丙午大小云各、广东七三Proof等等数枚二级品;除此之外,长须龙、反龙、吉林戊申、丁未、中字以及其他完整的省份主币就更不在话下了。在1991年出版的”中国近代金银币选集”书中,精选了鸿禧美术馆100枚钱币,其中便包含了长须龙银模金样壹圆,而伊莱藏品更占了近五成。

若就这些钱币品相而论,每一个都是顶级品相,原色原光,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在那个大珍品不多见的时代,伊莱不仅拥有10枚一级大珍,而且个个都是UNC以上品相,甚至都是原色原光、原彩干净。我们从表上一级品即可知,其中有八成都是目前存世品种中品相最好的,除非该品种根本没有最好的品相,否则伊莱藏品永远有更好的品相。

据当时经手交易的陈吉茂先生回忆,他在伦敦替张秀青先生洽谈此批藏品时,大为惊讶怎会有如此品相绝伦的中国银币,虽然他已见过很多一级品及高档银币,但伊莱的几乎每个银币品相都是他与张秀青所见最美的,“夭寿美喔!”陈先生每每提到伊莱银币的品相之美,总是特意抬高音调,用台语再强调一次。而张秀青先生生前也曾数次提及”我最钦佩的收藏家就是伊莱”因为他的收藏品种品相兼具,难度很高。

“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我个人在收藏银币的过程中,也坚持着不达标准决计不收的标准,因此常被藏友、币商笑称为”病态品相”。甚至与张秀青熟捻的陈吉茂,也不时的感叹“连张员外(张秀青)都没你挑,他都能接受了,你还挑?”因此,有一段时日,我心下常煎熬着,因标准太苛,总买不到或错失佳品之憾,本想退而求其次,却次次后悔。

直到2005-2006年,当我在鸿禧取得伊莱的十多枚省份币时,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才完全消失。如今,就算见到心仪已久的孤品钱币,若品相条件不符合标准,我也能泰然处之,不为所动,正如同诗品所言”浅深聚散,万取一收”的境界。这种(病)心态,古今皆然,非我独有。

回想十年前,望着伊莱的藏品,震撼无比,就像观赏钱币的感官之门被这十几枚银币一一打开,所有细节质感清晰可见。自此,所有杂念疑虑完全散除,如果收藏的轨迹是张地图,那伊莱就像地图上的指南针标示,让我的方向更趋一致。确立了自已的收藏观。

如今时隔多年,每次重新检视伊莱的藏品,似乎仍可以感受到陈张二人被藏品震摄时的惊呼”夭寿美喔!”。不管你是否欣赏伊莱收藏的美,但希望能藉此篇文章,让华人泉坛记得伊莱-瓦力特(Eli Wallitt)。

声明:首席收藏网(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席收藏网|论坛贵宾会员 喀人)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