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山破特大盗卖文物案 或证张献忠沉银地址

http://www.shouxi.com 2015-09-15 10:25 成都商报 发表评论

\\
点击查看组图-彭山破特大盗卖文物案 或证张献忠沉银地址

成都商报讯 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字秉忠,号敬轩,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即帝位,年号大顺,他的历史地位中甚至可以与李自成齐名,不过当今人们对于他的记忆,想到最多的或许就是沉银之谜。

大约300年前,张献忠携带打劫而来的千船金银珠宝从成都顺水南下,在四川彭山县江口镇“老虎滩”一带遭到川西官僚杨展的突袭,张献忠的运宝船队大败,千船金银沉入江底,张献忠只带少数亲军突围成功,千船金银珠宝绝大都分随船队沉落江中。清史料中《蜀碧》记载到:“献忠闻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10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同时,《蜀难纪实》中也记载了详细的白银数量“累亿万,载盈百艘”。

百艘再有白银的船只全部消失,到底沉到哪里,直到现在也是一个谜案,而近日四川彭山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盗卖文物案,而随着案情的明朗,竟然发现此事竟然与张献忠沉银地点之谜有关。

根据成都商报报道,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警方、检察院等多个部门了解到,该区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盗掘、贩卖文物案,多名省内外的犯罪嫌疑人被刑拘。检方称,据专家初步估计,一级以上珍贵文物有多件,其中有金狮、金印、金册子等,其价值估计过亿。

张献忠稀世宝藏被盗掘

今年6月25日,彭山区检察院官网刊登了一则消息——《彭山检察院主动介入张献忠稀世宝藏被盗掘案》。消息显示,2015年5月5日,彭山区人民检察院侦监科主动提前介入彭山区公安局侦办的盗掘“江口沉银——张献忠沉宝遗址”重大案件。该案系多个团伙作案,涉案人员众多……作案时间从2011年至2015年4月,长达4年之久;涉案文物据专家初步估计,一级以上珍贵文物有多件,其中有金狮、金印、金册子等,其价值估计过亿……目前,彭山区公安局已以盗掘古文化遗址、倒卖文物罪刑拘了25人。其中主要涉案人员有彭山人王某、何某某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罪。湖北人袁某某、成都人杜某某涉嫌倒卖文物罪。至此,张献忠沉宝在彭山区境内这一考古谜团终于逐渐浮出水面。

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检察院证实,该消息是彭山区检察院发布,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部分案件已移交至检方,但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已鉴定出部分真文物

9月14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公安局了解到,检方将该案称为“张献忠稀世宝藏案”,警方则将该案称为“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

彭山区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事发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属公安部督办案件,因涉案人员众多,身份复杂,公安部和国家文物局的相关人员已到过彭山督办此案,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对于涉案文物是否有金狮、金印和金册子等,这位负责人称,文物鉴定工作一直在持续,部分文物鉴定结果已出炉,有真文物,但具体有哪些真的不知道,昨日又送了一批文物进行鉴定。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文管所了解到,此次涉案的部分文物鉴定结果已出来,有部分银锭是国家二、三级文物,这些银锭应该都和张献忠有关。

对于该案,彭山区文管所称,一两年前文管部门就发现有人在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附近盗掘,将此情况汇报给公安后,由于盗掘分子在水下作业,取证困难等原因,所以今年才破获。

此外,成都商报记者也和部分该案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取得联系。其中一名律师介绍,他的当事人牵涉的罪名为倒卖文物,“该案仍处案侦阶段,还没有移送检察机关。牵涉的倒卖物,目前也在等待鉴定结果。目前案件最大的争议点为倒卖物孰真孰假。”

能证明张献忠宝藏就在彭山

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表示,如果涉案文物都是真的,可以和史书上记录有关张献忠在江口作战、稀世珍宝沉落岷江等相互印证,也就是说,能证明张献忠的宝藏就沉落在彭山的岷江中。

吴天文举例称,2011年,岷江彭山段河道里出土了一页残缺的金封册,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此次涉案的金册子如果是完整的一套的话,其历史、文物价值将更高。根据吴天文提供的图片显示,一页残缺金封册上刻着29个字。“长12厘米、宽10厘米,重730克,有尔湖广武昌………(24字)残。”吴天文猜测这是当时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国后颁布的法令的第一页,因为残缺无法获知金册上全部内容,估计是类似皇宫里面需要遵守什么制度等。

“如果涉案文物能全部追回来,张献忠更多的珍宝就将重见天日。”由于尚未得到更多消息,吴天文也盼望着早日见到这些文物,“无论从历史文化还是研究价值而言,都是一笔不可估算的宝藏。”

曾出土金牌金册等文物 多指向张献忠

让众多盗掘文物者惦记的“江口沉银遗址”从表面上看,并不神秘,如果说通俗点,江口沉银遗址就只是一段长约两公里的岷江河道。

彭山区文管所资料显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彭山区江口镇,是一处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代战场遗址,对研究明代社会、经济、文化等有非常重要的意义,2010年被眉山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东至公路,西至河堤,南至岷江大桥南1000米,北至双江汇合处向北500米,南北外延500米。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驱车从彭山城区出发,一过岷江大桥,就看见一些文管部门等张贴的通告,称有部分人无视国法,在河道内乱采乱挖、盗掘国家文物,给文物保护单位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为保护好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确保文物安全,严禁在河道内爆破、钻探、挖掘等。彭山区江口镇双江村村委会外墙上也张贴着一则彭山区法院、彭山区检察院、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分局和彭山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四部门“敦促在江口沉银遗址实施盗掘、倒卖文物的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通告。

江口古镇位于武阳江、锦江与岷江交汇处,水路运输十分便利,古时为商旅云集之地,曾船桅如林。据《彭山县志》载:“顺治三年四月,明参将杨展占领嘉定(今乐山(微博)市中区)后,沿江而上攻占彭山。秋,张献忠部与杨展决战于江口镇,张部战船被焚,沉没过半,伤亡惨重,败回成都。”“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彭山区文管所的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彭山打鱼捞沙者曾捞起过明代银锭、金银器等。2005年,江口古镇岷江河道出土明代银锭,其形制与堑刻铭文表明为崇祯时期所征解的税银。而且与张献忠曾转战四川、湖北、湖南的路线及所占地点十分吻合。充分证实了张献忠江口镇沉银之说,并为之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证据,同时为研究明代的政治、经济提供了重要依据。之后,此地陆续出土了金牌、金册、银币、银锭、铜盘、银簪及碎银等,其中为国家珍贵文物,且与张献忠有关的,如西王赏功币、金牌充分证实了张献忠江口镇沉银之说,并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证据,为研究明代历史、经济、文化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最猖獗时,两公里江面有十余艘船“寻宝”

站在“江口沉银遗址”碑处,望着滔滔岷江水,51岁的郭建华感慨,现在晚上巡护起来省心多了。郭建华是彭山区江口镇双江村支书,自小长于此处,不过,从2014年4月起,他又多了个身份,江口沉银遗址看护员。郭建华介绍,聘请他的是当地文管部门。他需要每天驾驶摩托车,在入夜后沿彭山区岷江大桥至江口镇两江汇合处来回巡逻,巡逻江段约两公里左右。

014年5月起,郭建华注意到,每到夜深人静时,就会有船只从不同方向驶来,目的地只有一个:“江口沉银遗址”外百米左右的岷江江心位置。这些船只到了江心后就抛锚固定,郭建华明白,那些“寻宝人”又出现了。

由于缺乏水上交通工具,再加上没有执法权,郭建华只能隔空喊话,要求对方赶紧将船开走,“这种喊话有时有效果,有时则没效果。在这种情况下,郭建华只得拨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对方随即逃之夭夭。”郭建华回忆,在当看护员的一年多时间里,最猖獗的是冬春枯水季节,“有时一晚上,两公里江面上有十多艘船在‘寻宝’。前脚刚撵走,转个身这些船又回来了。”

岸边距离江心超过百米,郭建华曾看见有人在船上奋力收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则淹没在滔滔江水中。郭建华听说,那是有人身着潜水服在江下寻宝,只需拉几下绳子,船上的人就会迅速拉动绳子,拉上“寻宝人”或其他物品。

不过,这样的状况在今年四五月份戛然而止。当时,也正是警方对“江口沉银遗址”盗掘、贩卖行为收网的时间节点。据郭建华讲述,仅双江村就有11位村民被警方带走。迄今仅1人被释放回来。“回来的那位据说是因涉案不深。回来后该村民很快就外出打工。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他说。(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张柄尧 摄影报道)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