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寿的古罗马币:铭记安东尼军团最后大战

http://www.shouxi.com 2018-05-03 07:46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近年来钱币收藏的日益火热,其中西方古币作为一大门类吸引不少喜欢外国币的藏友加入,而想要收藏好钱币,仅仅靠喜欢、了解一枚钱币是远远不够的,而更需要的是了解与这枚钱币有关的一段历史,只有这样才能使人更好得了理解其中更深层的含义。首席会员凝绿轩发布《最长寿的古罗马币:马克安东尼的军团币》一文,详细介绍了这一版别钱币和这段历史故事,以下为其原文(略有删减):

刚在ancient-origins读到一篇新闻,今年10月一个业余探宝人在英国Bridport的农田里发现了一处罗马银币窖藏,约有600枚银币。转两张图片。

上图这把银币有罗马共和时期的(公元前509-前27年),有帝国时期的(公元前27年至1453年)。其中最上面那枚是马克安东尼的军团币,这种军团币就发行于共和制到帝国制的转型期。这种转型,是一场血腥的革命,好像一个发烧的病人,微观上看其实是无数细胞的挣扎和死亡。

公元前44年,中国的西汉表面上仍然平静,但万里之外的罗马,凯撒大帝被乱刃刺死在元老院里。革命也许就是被压制了的愤怒,愤怒永远不缺理由。凯撒遗嘱中指定的继承人屋大维,和手握重兵的将军马克安东尼,雷必达组成了“后三头”军事同盟,又反过来大肆屠戮反对凯撒的共和国元老们,罗马广场上挂满了首级。

马可安东尼和屋大维结盟时发行的银币,发行于公元前41年。这时的安东尼42岁,屋大维只有21岁。这枚币打制于东方的以弗所城,是安东尼的地盘,从币的设计可以看出,左边安东尼的头像明显大于右边的屋大维头像,显示出安东尼要占据主导的野心。

清场后的罗马,只剩下强势的马克安东尼和年轻却被军队视为凯撒的屋大维。想一想,你的顶头上司只有你年龄的一半,你什么感觉? 况且,马克安东尼有凯撒骑兵统帅的骄傲,有征服东方的辉煌,有埃及的粮仓,以及艳后克娄巴特拉的爱情力量。公元前33年,马可安东尼和屋大维签署的五年同盟到期,两人都没有意愿再续。至少,罗马人对待契约还是光明正大的。

公元前32年秋天到公元前31年春天,在与屋大维决战前夕,为了给自己的军团和舰队支付军费,安东尼发行了这批著名的“军团币”。

马可安东尼的军团币:背面刻有一艘十人浆的领航舰,代表安东尼的整个舰队。铭文“ANT AVG III VIR R P C”,ANT为安东尼(Antonius)缩写,AVG为大祭司(Augur)的代称。安东尼为了体现自己和凯撒的关系,强调自己和凯撒一样担任这一祭司职位。”III VIR R P C”意为“共和国重塑三人组”(tresviri rei publicae constituendae)。银币正面中间刻有军团鹰旗,两侧各有一军团指挥旗。铭文为“LEG VI”,意为“第六军团”。公元前52年,凯撒征募了这一军团远征高卢。前58年,凯撒与庞培争霸时,第六军团也在最后一战(公元前48年,“法萨卢斯之战”)中立下战功。凯撒死后,雷必达重组该师并由安东尼继承。安东尼败于屋大维之后,该军收归赢家旗下。

奥古斯都屋大维的军团旗银币 ,公元前19年发行,背图左边是代表一个罗马军团的天鹰战旗(aquila),右边是代表一个百人队的希格纳姆军柱(signum)。中间的盾牌称为“英勇之盾”,上面文字CLV是罗马文Clypeus Virtutis的缩写,意为英勇之盾。公元前27年罗马元老院向屋大维进献英勇之盾,就摆在元老院议事堂里,这一年屋大维35岁。

战舰被焚,军旗易主,胜负已分,革命结束,但军团币的生命还在继续,而且一不小心成了最长寿的罗马银币。在罗马帝国时期的窖藏中,仍然常有军团币混杂其中,说明军团币被继续使用了几百年。 货币流通中一个普遍规律是劣币驱逐良币,军团币就是一种劣币。罗马共和时期的第纳尔银币一般含银量是99%,而军团币含银量仅有83%,而且军团币平均比正常共和国币轻0.3克左右,虽然一枚可能感觉不出来,抓一把就很容易发现。难怪罗马人都想把它花出去。

尼禄(公元58-68年)为了弥补国库空虚,大肆贬值银币。银币在重量上从3.9克减到了3.4克,含银量降到了85%。这样,罗马人在纳税时都会尽量使用尼禄以后发行的劣币,而把早期足重的银币存下来。今天挖出的罗马存钱罐,只要晚于公元二世纪,几乎找不到尼禄之前的银币,都已经被聪明的先人存起来鸟。但马克安东尼的军团币是个例外。即使在公元三世纪的存钱罐中还能发现它的踪影。原因很明显,就金属价值来说,“军团币”和尼禄贬值之后的银币没什么大区别,没人愿意存它,因此得以继续流通。

这个和军团币没关系,只是喜欢这原味的存钱罐。最纯的银币反而不适合流通,近代的银币含银量多在85%-90%左右,不知是不是这个考虑。从军团币想到了庄子“无用之树”的理儿,大概意思是说一颗大树要长得七扭八歪才不会被砍掉盖房子,才能存活下来。惠子说,这树没有用呀,存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庄子说,可以乘凉绕着溜达呀,好像说的没有惠子理直气壮。2000多年后再看,原来“树”的用处不只是做木头。扯远了,就此打住。

声明:首席收藏(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凝绿轩)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