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芒十一世银币:见证宗教礼仪之争的教皇

http://www.shouxi.com 2018-04-13 09:29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首席收藏讯 想要收藏好钱币,仅仅靠喜欢、了解一枚钱币是远远不够的,而更需要的是了解与这枚钱币有关的一段历史,只有这样才能使人更好得了理解其中更深层的含义。近日首席会员新羽发布《一枚见证了宗教“礼仪之争”的教皇币》一文,文中详细介绍了克雷芒十一世银币及他的传奇一生,以下为文章全文(略有删减):

经过漫长的等待后,朋友于年初三帮我人肉带回该教皇币并交于我手。这是一枚Piastra教皇币(当时教皇国的主币单位为piastra),ngc评分为63分。正面侧胸像是当时的教皇克雷芒十一世,周边一圈拉丁文的意思是克雷芒十一世教皇在位第十五年(1715年);背面的章纹则是克雷芒十一世的教宗牧徽。

该枚教皇币整体设计风格中庸大气,仅以教皇侧胸像和其教宗牧徽作为币正反面图案;但细观看,正面教皇克雷芒十一世侧胸像的眼部刻画生动,脸部肌理栩栩如生;背面教宗牧徽端庄大气。结合克雷芒十一世在位期间对艺术的态度(成立艺术委员会、赞助梵蒂冈图书馆、移位方尖塔、修复古建筑等),猜测该币设计雕模应出自名家之手。

该枚教皇币同其他同时期的教皇币一样,采用了滚轴碾压的铸币方式。这类铸币成品精美,但因受力不均匀等问题容易使钱币弯曲、印压错位,加之当时银技术不过关,使得此类银币易产生龟裂、金属缺失、开裂等问题。而这枚克雷芒十一世的Piastra印压周正、准确,币面基本无龟裂及金属缺失,实属不易。另一方面,教皇国主币仅以教皇头像及牧徽作为币面图案的寥寥无几。

该教皇币铸于1715年,正值教皇国与大清的礼仪之争开端。受其影响,大清在日后采取了闭关锁国的政策,最终导致被日不落帝国用鸦片和大炮砸开国门。

这里有必要详细的介绍一下这个克雷芒十一世(之前有篇文章也提及过):克雷芒十一世(1649.7.23-1721.3.19),原名:Giovanni Francesco Albani,出身于乌尔比诺(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也出生于此),自1700年11月23日被选为教皇国大祭司(即教皇)直至其去世。

克雷芒十一世出生于乌尔比诺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卡洛-阿尔巴尼是乌尔比诺贵族;母亲埃琳娜-莫斯卡为意大利人,是皮萨罗的莫斯卡家族后裔。

克雷芒十一世成为教皇后不久,便被卷入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末代国王卡洛斯二世临死时选了法国波旁家族的腓力五世继承王位,克雷芒十一世即予以承认,引起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的不满,并指责克雷芒十一世袒护法兰西。其实克雷芒十一世只想委屈求和避免战争,使意大利免遭灾祸。但是他失败了,法兰西出兵占领意大利北部要塞曼图亚,又被神圣罗马帝国名将萨伏依的欧根亲王逐出,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就此开始。神圣罗马帝国的约瑟夫一世继承其父利奥波德一世为皇帝后,更加敌视克雷芒十一世。他在1708年派遣军队进攻教皇国,占领那不勒斯王国,次年逼教皇承认其弟查理大公(以后的皇帝查理六世)为西班牙国王。于是腓力五世与克雷芒十一世断绝外交关系。

克雷芒十一世也如前几代教皇一样介入法兰西国内斗争,面临法兰西高卢主义与詹森主义的困扰。1713年,他应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的请求发布通谕(即《克雷芒通谕》)谴责詹森主义者的著作《道德思索》,提出101条神学论点。詹森派在法国国内获得法院官员的支持,认为教皇这个通谕是对法兰西教会的无理干涩;而国王和赞成者项通谕的各主教都支持教皇,他们同法官日趋对立,后来国王干脆宣布此项谕令就是国法,此后发生了长达30年的纠纷。

天主教传入中国后,教会内部派系林立,内讧不断。在中国的多明我派。法兰西派与耶稣会神学思想的冲突与矛盾,进一步引起了中国统治者的疑虑和传统文化的抵制。明清时发生两次大的教案,1700年11月30日康熙正式发布圣谕,指出中国的祭祖和祭祀孔子不过是宗教礼节,并无宗教性质。耶稣会和多明我会继续进行中国人祭祖祭孔所引起的所谓礼仪之争,克雷芒十一世支持多明我会,1704年,克雷芒十一世派多多东来,带来教廷禁约,干涉中国内政,他们指责中国教会和印度马拉巴尔教会礼仪,遭到康熙帝驱除,多罗离开北京到南京继续活动。

1715年,教皇发布通谕重申教士必须宣誓恪守教皇禁令,否则革除教籍,使礼仪之争达到顶点。康熙皇帝维护国家主权,支持耶稣会,坚持认为祭祖祀孔是中国固有礼仪,于基督教义并无违背,罗马教廷如不改弦易辙,将禁止传教。教皇固步自封,一意孤行,于是有了康熙末年及雍正、乾隆和嘉庆三朝严厉禁教,前后长达百年。

声明:首席收藏(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新羽)

拍品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