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炉花钱名品诗书画3绝 四君子之首梅花诗文

http://www.shouxi.com 2015-01-08 16:46 首席收藏网 发表评论

\\

梅花诗文,川炉花钱大名誉品,为“梅、兰、竹、菊”四君子花钱系列之首。原味包浆,钱体厚重,铜质精良,铸工精美,钱文深峻,字口高挺,图案清晰,穿口精整,光洁利索,外廓圆润,边道完好,品相极美,近未流通。就其铸造风格而言,当属清季之物。

与四川其他各类钱币一样,川炉花钱在同类花钱中地位卓尔不凡,素以精选铜料和独具特色的工艺而闻名,其中“梅、兰、竹、菊”四君子系列花钱,更因其融诗、书、画于一体,图文清雅,铸工精良而备受青睐,成为川炉花钱中的名誉品,也成了各路钱币藏家追逐的对象。

“梅、兰、竹、菊”四君子花钱整套钱共计四枚,一般认为是文人雅士的清玩之物。每枚花钱的钱文与图案的布置变化中有统一,其中正面为题咏诗句,书体依次为真、草、篆、隶,钱的背面为图案,画面布局都是主枝在穿左,枝叶、花朵则按顺时针方向过穿向右延伸展开。

其中梅花诗文的正面诗文为楷书诗句“而今未问和羹事,先向百花头上开”,布局匀称协调,书法端庄秀丽。此句出自宋朝诗人王曾①的《早梅》一诗:“雪压乔林冻欲折,始知天意欲春回。雪中未问和羹事,且向百花头上开。”由此可见,钱文诗句出处清晰,仅与原诗略有出入。

“和羹”在此喻宰辅之位,语出《书·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孔传:“盐,咸;梅,醋。羹须咸醋以和之。”后以喻良臣辅佐贤君综理国政或代指宰辅。在宋人王禹偁的《授御史大夫可司徒门下侍郎平章事制》也有类似记载:“弄印之名已著,和羹之命爰行。”

而梅花诗文钱的背面为傲然绽放的梅花,作为四君子之首,梅花耐寒,花开得特别早,在早春即可怒放。除了四君子外,还与松、竹一起被称为“岁寒三友”。通过各种方法表现梅花,主要是敬慕那种不畏严寒、经霜傲雪、坚韧不拔的品质,唯有历经苦寒,梅花香气方才更加浓郁。

据画史记载,南北朝已有人画梅,北宋形成风气,最有名的是仲仁和尚,并首创墨梅画法,杨补之在此基础上创造双勾画法。元明以来,最大画梅大师首推“梅花屋主”王冕,存世名作便是《墨梅图》,此外历代画梅代表还有刘世儒、石涛、金农、汪士慎、朱宣咸、关山月等。

咏梅也是历代文学创作主要题材,陆游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李煜的“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当然,名气最大的当属毛泽东的咏梅,也是反其意而用之和陆游,“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无论是画梅咏梅,都是人们追求的一个精神层次与境界,仅以艺术作品而言,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的,画梅、咏梅之人还必须有其想匹配的品格,有人称之为“梅气骨”,一种高尚的情操和洁身自好的品格,正所谓,“画梅咏梅皆有品,人与梅花一样清。”

而“梅竹兰菊”四君子的提法,最早见诸于明代黄凤池辑有《梅竹兰菊四谱》,从此,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世人常用“四君子”来寓意圣人高尚的品德。“四君子”是中国传统文化题材,分别是指:梅花、兰花、翠竹、菊花,分别代表品质:傲、幽、澹、逸。

在其后历代文人墨客咏物诗文和艺人字画中,常常成为借物喻志的象征,寓意为:梅,探波傲雪,高洁志士;兰,深谷幽香,世上贤达;竹,清雅澹泊,谦谦君子;菊,凌霜飘逸,世外隐士。这也成为了内心高洁的君子所追求的精神与境界,没有媚世之态、遗世而独立。

首席收藏注①:王曾,北宋名臣。少孤,养于叔家。真宗咸平五年(1002年),25岁时以解试、省试、殿试皆取第一,大魁天下,成为“连中三元”的状元。此处选王曾咏梅诗,其意在劝喻奋发勤学。若做“和美”读,则不知所云矣。

声明:首席收藏网(shouxi.com)独家稿件,版权所有,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首席收藏网|shouxi.com 亚高)

拍品推荐

分享到: